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五十七章:成功了

第五百五十七章:成功了

        下笔之后,弘治皇帝满怀着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即他笑了笑,道:“前日,得了一封奏疏,也是说起读书之事的,不过却多有牢骚,说是你们西山书院,明明学的是新学,却依旧用理学来作八股,纯粹是误人子弟。朕倒是很想看看,西山书院……到底是不是误人子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欧阳志抿着嘴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这不反驳的态度,令弘治皇帝甚为欣赏,弘治皇帝笑了笑:“好啦,去将朕的朱批送司礼监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臣遵旨。”欧阳志躬身,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开考在即,所以虽是大过年的时候,整个西山,依旧传来了郎朗的读书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和江臣,趁着年前和年后的沐休,二人轮番出题,一遍遍让读书人们作文,同时,又一次次的针对他们的文章进行讲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爷,少爷……”王金元手中拿着抄来的皇榜,寻到了方继藩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嫌弃的看他一眼:“干什么,以后没什么大事,别来打扰本少爷,有些事,你自己做主便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早已习惯了方继藩的‘坏脾气’,便像哄着孩子一般,不疾不徐的取了抄来的皇榜:“定下来了,春闱定在明岁的二月二十二日,主考官乃是谢迁谢学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听,愣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谢迁。

        居然历史没有改变,终究,题目还是谢迁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这一场科举的考题,是否会变化呢?

        若是不会变化,那就厉害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西山书院,每日都在做题,这做的题,没有一千,也有几百,其中,方继藩将弘治十六年的考题,偷偷的夹抄在了其中,不显山露水的,让这些预备要考的考生做过几次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时让这些家伙天天做题,考验的是他们做题的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会试有几场,而真正决定录用的,还是八股,八股只考一场,一场就是一天,一天时间,要做出文章,对于绝大多数考生而言,其实都是一次考验。

        针对八股的考试,靠所谓的理解圣人的经典可不成,得研究和琢磨,专门针对八股,进行训练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西山书院这一科的考生们,每日啥都不做,就是进行这种训练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他们的基础还是有保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能考中举人的人,水平太差,也差不到哪里去,有了专门的训练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们做过无数次题之后,那么,其实就算出的题,不是方继藩想要的那个,对于这些考生而言,其实问题也不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许多题,本身就是互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融会贯通了做题的技法,方继藩也深信,这些人考中的可能性很高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若是考试的题,恰好考生们作过,即便他们已经忘记了当初做题的细节,可对此题如此熟悉,想要考中,却是不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总而言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得知这一科乃是谢迁,乐了:“噢,谢公啊,谢公虽脾气坏了一点,却是个极公正廉明之人,有他做主考,我很放心,怕就怕朝廷所托非人,请了个不着调的家伙做了考官,徇私舞弊,破坏了科举的公平公正,这才可虑。可现在嘛,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谢公对别人公正,可对我方继藩而言,其实就是天大的好事啊,一窝磨刀霍霍,且经过了科举做题苛刻训练,有一定儒学功底,甚至还可能对试题耳熟能详的考生即将出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将走出西山,迈向全新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却显得有些紧张:“少爷,说实话,外头有些闲言碎语,他们说,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懒得理他们,他们不服气,欢迎他们来找我,本少爷是很喜欢讲道理的。”方继藩摆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温艳生的调料已经制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亲自试了试。

        温艳生对于方继藩,很是感激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这调料,还多亏了方继藩的一些‘指点’,才使他有了灵感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终,他从玻璃瓶里,倒出了一堆粉末,这粉末,便是添加了许多调料,最终经过熬制,再进行烘干之后的成品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弓着身,仔细的看着这些粉末,抬头:“能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便用手指头,捻了一些,轻轻的放入口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味道有点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其实是可以理解的,毕竟还没有放进食物里呢,不过……能感受到一股鲜味,这味道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咂咂嘴。

        还真有些像后世的十三香。

        温艳生很厉害嘛,果然他对调料的理解,和后世的烹饪不谋而合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乐了:“找个没有下厨的傻子来,让他来做一桌菜,就用这调料!”

        温艳生苦着脸:“哪里有傻子,西山的人,都挺聪明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说没有?”方继藩反驳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片刻之后,正在操练飞球营的新安伯杨彪便被寻了来,一听恩公召唤,他美滋滋的跑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恩公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    温艳生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彪乐了,这个老先生,怕不是傻子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做过饭菜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做过。”温艳生点头:“熬过红薯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那就你了,来,给我做个菜瞧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彪呆住了:“恩公……这……这……俺做的不好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相信你自己,你行的。”方继藩鼓励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彪疑惑的样子,点了点头:“好,恩公吩咐,小人来做便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到了灶前,所有的食材都准备好了,大黄鱼早就开膛破肚,清理的很干净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彪道:“恩公,我想撒个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哪里这么啰嗦,先炖了鱼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,噢,那俺憋着。”杨彪又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爱笑的孩子,运气总不会太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憋着尿,温艳生亲自给他烧灶,杨彪则手忙脚乱的给灶添水,接着摸着自己的脑袋:“接下来,干啥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觉得这家伙真傻,汗颜道:“放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,恩公真厉害,什么都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坐在灶前烧灶的温艳生心中火起,忍不住想骂,两个白痴,放个屁的鱼,该先等水沸了热锅之后,再放鱼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温艳生还是住了嘴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这是试验这作料的用处,毕竟,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厨艺,将来这作料要卖出去,走进寻常百姓家,就必须得接受一群啥都不懂的厨子,若是连他们做的菜,通过作料味道都不错,自己的作料才算成功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彪放了鱼,又摸脑袋:“然后呢?然后做啥?恩公,我真尿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方继藩无言:“去吧,快去快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尿,就是足足半盏茶功夫,方继藩实在无法理解,为啥,竟可以历时如此之长,你大爷,为啥你不去申请吉尼斯纪录?

        杨彪才一面绑着裤绳,一面匆匆回来,一看锅,啊呀一声:“水要烧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大骂:“赶紧,放作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。”杨彪才恍然大悟:“作料,作料……盐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放了一点儿盐,接着……有点懵:“接下来该放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这个……”方继藩指了指温艳生的调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觉得自己的修养已经彻底的被磨了个干净,却深呼吸:“随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彪便一股脑的放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随后,这鱼几乎要烧干了,好端端的鱼汤,成了清蒸大黄鱼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彪匆匆将这鱼盛上来,除了鱼之外,还有一些汁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吃不,好吃不,看着挺香的。”杨彪颇有成就感,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警惕的看着鱼,香,好像是挺香的,只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你来尝尝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。”杨彪颔首点头,伸出了手指,在这鱼身下的汁水里拌了拌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方继藩以为,他该拿筷子的,可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恶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汁水便沾在了杨彪的手指上,杨彪将手指放入口中,吸吮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紧张的看着杨彪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彪舔着自己的手指,脸色沉默了很久,将手指取出,咂咂嘴,突然道:“真香啊……哈哈,哈哈我老杨,也会下厨了,快来,快来试试看,看看好吃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恩公,你来尝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沉默了很久,才道:“乖,别闹,恩公旧疾犯了,不能吃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方继藩看向温艳生。

        温艳生想死,可显然,这是他自己的作料,连杨彪这样的傻子做出来的东西,能不能吃,这考验了他的作料成败。

        温艳生硬着头皮,取了筷子,很小心翼翼的拨开了一片鱼肉,深吸一口气,幽怨的看了方继藩一眼,将这鱼肉放入口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耐心的咀嚼。

        口中……那作料与鱼肉混杂的香气刺激着他的味蕾。

        味道……竟不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!”温艳生点头,露出了欣慰的笑容:“真的很不错,定远侯可以来尝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温艳生眉飞色舞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摇摇头:“下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成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温艳生接着将鱼肉吐出来,之后,取了水漱了口,这才喜滋滋的道:“这作料的效果,比老夫想象中要好的多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还是觉得有些疑惑,不会是老王卖瓜自卖自夸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五章送到,手已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