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五百六十六章:今科之后 还有谁

第五百六十六章:今科之后 还有谁

        从前一文不名,而今遇到了师公,人生的际遇天翻地转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杰感觉自己头皮都要炸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是会元啊,是会元,他哪里料到,自己会有今日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他涕泪横流,彻底的折服在方继藩的脚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师公,才有了今日啊,师公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,真比自己的爹还要亲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……爹虽给了自己身体发肤,而师公,却使自己黯然无光的生命,增加了色彩,不,是增加了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此之后,那个碌碌无为的刘杰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,是大明会元,是大明朝的文曲星。

        父亲的光芒,再也掩饰不住自己,又何止如此呢,自己自此,光耀门楣,刘家,是真正的后继有人,河南刘氏的家门,在自己手里,还可以继续振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师公栽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师公栽培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杰话音落下,又有两个徒孙跪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连方继藩都懵了:“你们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学生陈健剑,名列第二的,便是学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学生朱韬,名列第三的便是学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恍然大悟,难怪,这榜上第二、第三的名字,看着有点眼熟,诔,竟也是自己的门生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想:“门生太多最大的麻烦就在这里,尤其是徒孙,徒弟还好,只有六个,欧阳志、刘文善、江臣、王守仁、唐寅还有戚景通,你看,我方继藩都能倒背如流了。可徒孙却太多了,只记得刘杰几个,其他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陈健剑和朱韬二人,看着虽是面生,不过不打紧,这都只是细节,可以不必在意,至少,他们有出息了,自己很高兴,方继藩欣慰的颔首点头:“第二、第三,尚可,嗯,不错,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读书人们看着这十五个徒孙拜倒在地,一个个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    敢情自己考不上,是因为被西山书院的考生直接将自己挤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五人啊,一个书院,十五个考生,统统入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还让不让人考了?

        不公,不公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不公二字,也只能心里喊一喊,此次主考乃是谢迁,谢公以清正严明而著称,理应不会舞弊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西山书院的考生到底考试时,交了什么卷子,到时放出了卷子,一看便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扎心的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西山书院的考生,绝大多数人大家听都没有听说过是什么人,文名不显,可偏偏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那徐傲凌更是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来自于湖南,每日闭门读书,方才还在为自己能入榜而沾沾自喜,而现在才知道,自己莫说是在方继藩面前,就算是方继藩随便挑出一个徒孙,都可以将自己按在地上摩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脸腾地一下……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和颜悦色的看着陈建剑和朱韬:“很不错,很不错,不枉恩师看重你们一场。自然,刘杰也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建剑和朱韬二人大喜,忙是磕头:“师公看得起学生,学生幸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仿佛,这比他们中了贡生,且名列前茅,都要值得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另一边,那三个起初高中,却名列中游的三个徒孙有点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敢情自己以为自己中了,自己好棒棒,原来自己在西山书院里,是垫底的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猛地想起一个传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传说之中,考了十九名的师伯,被师公狠狠臭骂,而现在……自己好像还没有十九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脸上的笑容……逐渐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转眼之间,变成了苦瓜脸,如丧考妣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事,就怕比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和自己的师兄弟们一比,自己便宛如智障一般,属于没开窍的榆木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公,学生惭愧,让师公蒙羞了。”方才还激动的人,转眼之间,便心疼的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请师公责罚,学生人等,真真猪狗不如,有辱西山书院的名声,师公要打要骂,悉听尊便!”

        三人磕头如捣蒜,这一次,真的心……伤了,竟觉得这所谓的贡生,考中了,也是索然无味,一丁点意思都没有,其中一个咬咬牙:“所谓知耻而后勇,学生希望朝廷能革除学生的贡生功名,学生愿发愤图强,继续在西山书院,发奋读书,三年之后,力争上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重考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人家不想要这个贡生了,哪怕这个贡生,若是运气不太差,殿试正常发挥,混个二甲进士,也不算什么。可在这徒孙眼里,二甲进士,也成了鸡肋,食之无味。

        西山书院的考生,似乎并不畏惧三年之后,没有机会,在他们看来,考个进士,就好似游戏一般,他们所注重的,也不是和其他渣渣们夕相比,要比,那也是和自己的师兄弟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句话,真的伤尽了所有读书人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你都要重考,都觉得羞愧,都觉得自己猪狗不如,让自己师门蒙羞。这不等于是说,我们这些人,寒窗十年,还不如去死,活着也没意思?至于科举,都别来参加了,还不如回家耕地去?

        可这徒孙,却像是下定了决心,竟是当了真:“还请师公成全。”郑重其事的磕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们似乎又感受到了三年前的场景,那个时候,也是一模一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种令人窒息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数人都有想一头撞死的冲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沉默着,相比于三年前,他没有冲动的要揍人,毕竟,自己长大了嘛,涵养也已经有了,他只是叹口气:“将就着混个二甲进士吧,你若重考,三年之后,你的师弟们怎么办?你占了你师弟们的名额,他们岂不是也要被你挤下去,这是你的命啊,你要服输,更要给你的师弟们,一点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师弟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这十五个徒孙背后,有一百多个秀才,这些秀才,已准备好了来年参加乡试,等有了举人功名之后,参加会试,也如他们的师兄一般,金榜题名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听到了恩师的话,纷纷松了口气,还是师公想的周到啊,师兄一重考,三年之后我们怎么办?师兄得给师弟一条活路才是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,其他的许多读书人已要昏厥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敢情西山书院今年霸了榜,三年之后,他们都内部都已经安排好了,还要继续霸占下去啊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……往后我们考个啥?我们考啥?一次会试便是三年,三年之后又三年,这一次是十五个名额,可后头,还有一百多个嗷嗷待哺的秀才,这些秀才一旦中举,三年之后,这些人即便不霸榜,有一半人中了,那么其他还能金榜题名的名额,又还剩多少?

        考你大爷!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法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好了,回去吧,考的不好,就不好,没有关系,人生的道路,并不只是考试这一条途径,毕竟,还可以选择去死嘛……对不对,回去,师公正好,考考你们的弓马!”

        西山书院上下近两百人,一个个气势如虹,在这榜下行走,个个骄傲的不得了,经过了这一次验证,他们已经不将天下的读书人放在眼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似想起什么,回眸,看到了那徐傲凌。

        徐傲凌面如死灰,早没了当初金榜题名的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脸色铁青,沉默着,见方继藩朝自己看来,他忙是撇过眼睛,不敢和方继藩的目光对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上前,拍了拍他的肩:“不要怕,我是一个斯文人,不会打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又道:“程朱的学问很深,你要好好学,否则,科举即便不名落孙山,那也屈居末座,所以一定要找对老师,否则,被人误导,这学问学歪了,可就不好了,你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傲凌脸色又青又白,他想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这辈子,没有这样惭愧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程朱门人,还好意思指责人家是误人子弟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又如何?人家教授新学,误人子弟,那八股文也做的堂堂正正,显然,方继藩的徒孙们,对于八股和程朱的理解,比自己深厚的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哪里有什么资格,向人挑衅?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……”方继藩和颜悦色道:“你若做了官,千万不要弹劾我,我这个人脾气不好,你也知道,我不客气的说,你若是弹劾我,我的徒子徒孙,在朝中,人比你多的多,身份还比你清贵,你可要想仔细一些,到时候几十人反过来弹劾你,你区区一个新官,这不是找死吗?徐……傲凌……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傲凌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叹了口气道:“要坚强的活下去啊,不要找死,多想想你爹娘,想想你的乡亲,要坚强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淳淳嘱咐之后,方继藩旋身,在徒子徒孙们的拥簇之下,信步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还不忘朝这沉默的人群招招手:“在此的诸位,要加油啊,我们到时再见,三年之后,我还来看榜,咱们……不见不散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回应方继藩的,只有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心灰意冷!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十五个盟主,由断情ヅ绝义兄领取,他是一个还没脱离低级趣味的人,妄图让老虎走向堕落,老虎不得不说,这一届的读者啊……哎……真的……好棒棒啊!大家快来投票支持老虎吧,月票双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