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七十二章:这病 能治

第五百七十二章:这病 能治

        回到了‘小朱秀才是坏人号’的时候,张鹤龄激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睛通红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没开始到达金山,他觉得,自己已经发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下去,岂不是以后,得整船整船的往大明拖银子?

        风吹着他略带古铜的脸,他仿佛看到了,无数的财富,在对自己招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汪洋大海带给他的磨难,都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五十例病人,终于缝合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死亡率又降低了许多,他觉得很是欣慰,他觉得自己还可以在做五十个,等这些人统统恢复过来,可以活蹦乱跳时,自己就该入宫,觐见自己的父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他活络了一下子酸麻的手脖子,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是正午,天色不错,春意盎然,却在此时,宫中有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个宦官,一脸惊恐莫名之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疯狂的寻觅着太子,等见到了朱厚照的时候,啪的跪下,脸色苍白如纸:“殿下,陛下病危,娘娘急诏殿下入宫……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看了方继藩一眼:“还有定远侯方继藩,一道入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身躯一震,他万万没料到,父皇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惊恐的看着方继藩:“老方,不是说,没这么快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是啊,按理来说,没这么快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驾崩时,是弘治十八年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……这只是一次病发,还不至病危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这肠瘫的病患在临死之前,是极痛苦的,会经历许多次反复的发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也不排除,历史已经改变,自己的出现,提前加速了陛下的驾崩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会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想到这种可能时,有些怀疑,自己不是扫把星啊,一直挺有运气,陛下认识了自己,应该活的比较长的可能性要大一些才是,毕竟,自己是爱笑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不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一跺脚:“赶紧的啊,入宫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眼圈都红了,紧张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方继藩也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陛下病危,召朱厚照入宫,可以理解,毕竟此时,肯定有后事要料理,需将许多事都交代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为何召自己入宫呢?

        能在这个时候,被召唤入宫的人,几乎连傻子都明白,这定都是陛下意图要托付的人,自己区区一个定远侯,陛下这是要托付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一念至此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的眼睛居然也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虽然吝啬归吝啬,可弘治皇帝是个好人,说实话,自己如此作死,做了许多的缺德事,还能活着,也多亏了这皇帝的宽厚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以来,方继藩虽是嘴上不说,可心里,对弘治皇帝却是敬佩的。换做是自己,做了天子,还天天批阅奏疏,废寝忘食的署理国事,不沉湎女色,不爱享受,不尚奢华,这……是什么样的坚持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转眼之间,朱厚照和方继藩骑马已至午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预备下马步行入宫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却道:“这个时候还顾得了这么多,跟本宫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骑着马,冲入午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也没疑虑了,飞马尾随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宫中骑马的滋味很爽,可方继藩的心,依旧是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转眼之间,二人已至乾宁宫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乾宁宫外,早已是人山人海,到处都是如丧考妣的宫娥和宦官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和方继藩入寝殿,寝殿里,太皇太后、张皇后、太康公主都在里屋的帘子候坐着,低声哭泣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在病榻上,气若游丝,似乎忍受着无法忍受的剧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双目浑浊,脸色苍白,在塌下,则跪着刘健、李东阳、谢迁、马文升、张升、王鳌、英国公张懋,以及几个勋贵大臣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个人都面如死灰,刘健更是脸上,带着难掩的悲痛,几乎要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看这架势,就知道……这是要托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明白,自己……竟也是托孤的人选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来……弘治皇帝能够如此包容自己,是因为在他的内心深处,早已将自己列为托孤人选吧,这是绝对的信任,不含有丝毫的杂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见到朱厚照来了,弘治皇帝眼睛微亮了一些,虽然腹痛已令他无以交加,却还是强撑起了一丝笑容:“太子……太子……太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口里反反复复的念着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一下子拜倒在地,泪如雨下:“父皇。”接着匍匐在地,磕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笑了,口里还在喃喃念着:“太子……太子……太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似是崩溃一般,只是滔滔大哭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接着,才道:“太子尚在幼冲,朕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,朕……朕……”他每说一个字,都像使劲了全身的气力:“朕放心不下啊,他有时,极聪明,有时,又很糊涂……所以……所以需要有人辅佐,你们……你们几个……都来,都近一些,朕……太倦了,太倦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和诸臣都扑至塌下,方继藩跪下,这一次跪的心悦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他若做了错事,你们不要苛责他,你们……都是朕的肱骨,刘卿家,刘卿家,还有你们,你们许多人,都有儿子,自然……自然……明白朕的感受……朕只此一子,将他看的,比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,朕多年以来……多年以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眼眶都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帘幕之后,女眷的哭声更是惨然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听的难受,却见朱厚照已是泣不成声,竟是直接崩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卧槽……都到了这个时候,太子……太子殿下,你大爷,赶紧说割腰子的事啊,再不割,就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朱厚照显然已经忘了,或是情绪已经崩溃,根本无暇多想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万万料不到,局面会至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让太子来担当主治,是因为他很清楚,割腰子的事,作为臣子,方继藩不能提,这么大的事,只能让太子提出来,而后,要说服张皇后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一个外臣,若说割皇帝的腰子,这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在他的计划之中,这事儿,是太子该做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自己……至始至终,只能作为辅助,嗯,很勉为其难的那种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太子这家伙,平时大大咧咧,天天牛逼吹得震天响,嗷嗷叫的还说要去关外杀鞑靼人,可你大爷的,这个时候,你居然崩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开始冷汗淋漓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还听弘治皇帝不断的试图想要张口,或许是因为腹部的疼痛更加剧烈的缘故,脸更加苍白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滔滔大哭,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余人统统低泣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时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拖延一刻,可能都多一分的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狠狠的拽了一下朱厚照的后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依旧没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脸也白了,眼睛发红,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悲壮之感:“这肠瘫,未必不能治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大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……寝殿里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家伙,真是石破天惊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等人注视着方继藩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个惊骇莫名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此的御医们一个个下巴要掉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帘子掀开了,露出了三双眼睛,老的,熟了的,还有脆生生的三双眸子,骇然的看着方继藩。

        宦官们把头埋得更低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突然也不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肠瘫能治啊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本宫哭个啥?

        他恍然大悟,方才却不知怎么回事,居然……彻底情绪失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继藩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理,作为女眷,是不该露面的,可都到了这个时候,谁顾这些?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瞥了满面涕泪却是蒙圈看着自己的朱厚照,恨不得直接给他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大爷,还想让你来顶缸的,结果还是我方继藩。

        你看,太皇太后都直接说方继藩你说什么,这是指了名了,出了事,你等着看我方继藩笑着上断头台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深吸一口气:“还是让太子殿下,来解释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孙臣……孙臣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板着脸,凝视着方继藩:“不,方卿家来说罢,你方才说,肠瘫……能治?”

        果然……谁先开口,肯定没有好结果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咬咬牙:“能,臣既然开了这个口,就做好了死无葬身之地的准备,所以,臣敢断言,能治!”

    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依旧凝视着方继藩,似乎在思索,又或者,是在探索方继藩的脸上,是否有开玩笑的嫌疑。

        良久,她一字一句道:“怎么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才是最可怕的问题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下药,一切都好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开膛破肚,要知道,古人最在乎身体的完整的,毕竟人死之后,还有下辈子,若是人死了,身上少了那么点儿东西,难免会有遗憾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没法儿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却道:“这是肠瘫,要治,就必须将父皇的腰子摘下来,摘下来之后,就可以痊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这时肯说,令方继藩心里舒服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把腰子摘下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此时……又是无数人倒吸凉气的声音,说的……好轻巧啊,我摘你的腰子好不好?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五章送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