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七十七章:神医朱厚照

第五百七十七章:神医朱厚照

        一语惊醒梦中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对啊,自己年纪大了,膝下也已有了一儿一女,倒已无所谓了,所以弘治皇帝并不太关注自己是否还有没有子嗣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太子还年轻啊,他年纪已有十六了,虽然还没有正式娶太子妃,可是从东宫的奏报来看,太子早已临幸了许多秀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……为何……至今还没动静?

        子嗣在这个时代,乃是至关重要的问题,毕竟穷人反正啥都没有,所以穷不过三代,三代之内也就被自然灭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富人家里有矿,必须得有子孙来继承自己丰厚的遗产,而对于皇家而言,这留下的,可是一个大好的江山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在许多人看来,这皇帝子嗣是否繁荣,更是涉及到国本的问题!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子嗣,皇帝就没有太子,没有太子,皇位就虚位以待,各地的宗室就不免会滋生出不轨之心,这是动乱的根源啊!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,皇帝有子嗣,就可以早早立下太子,使太子接受系统的教育,并且在他身边凝结成一个小朝廷,使他们可以在皇帝驾崩之后,立即辅佐太子接掌大位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倘若没有子嗣呢?皇帝一死,即便没有动乱,却又不得不从各宗的藩王子弟里寻觅人入京克继大统,别人家的孩子,还肯承认你的宗庙吗?真肯为你这一脉,上心的供奉香火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涉及到的,乃是至根本的利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没有人提及这个问题还好,现在既然提到,弘治皇帝就不得不往深里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他深深的皱着眉……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良久后,他终于道:“割了,就可以……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深吸一口气道:“没有什么问题,不是割了不可以解决的,如果还不可以,说明没有割好,再割一茬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呃,这个牛,必须得吹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这个手术没有一丁点的风险,可对于这个时代大多数人而言,这是思想上的问题,对于他们来说,并不容易接受,身体发肤、受之父母啊,而且割的还是那啥,这还算是完整的男人吗?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无论如何都想试试,可没有皇帝的准许,这几乎是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一旦太子若是没有子嗣的话,且不说作为朋友,方继藩于心不忍,对方家而言,这也是至关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没有子嗣,而方家和太子的关系,自不必言的,将来若是弘治这一脉的皇子克继大统,那么尽心辅佐弘治皇帝和朱厚照两朝的方家,自然是功勋卓著,恨不得将方家供奉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一旦是别人家的孩子登基,就难免要去除掉某些影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譬如历史上,接替朱厚照继承皇位的嘉靖皇帝,他是安陆王之子,进京之后,第一件事就是大礼议,除此之外,放纵许多史官对正德皇帝进行抹黑!

        本来嘛,子孙后代都有给自己的祖宗们遮羞的传统,可既然我不是你的子孙,人家要黑你,我管得着吗,我干嘛要花心思去管?

        正德皇帝的名声臭不可闻,某种程度来说,其实也和他绝嗣有莫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至关重要的利害关系啊,否则方继藩是吃饱了撑着,什么事不干,这些日子却天天的抓人的那啥来割?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依旧拧眉,再此不发一言,可不得不说,有了这一次的被割的经验,倒是使他开始对方继藩的医术有了极大的信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这终究关乎着自己唯一的儿子,是一个艰难的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良久,弘治皇帝道:“朕乏了,你且告退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自知,陛下还无法彻底的下定决心,便也没有继续劝下去,不急,迟早有一天,陛下会比臣还要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退出了蚕室,忙是摘下了口罩和护目镜,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则是在一旁傻乐道:“父皇都和你说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朱厚照的好奇,方继藩正色道:“陛下说,太子殿下是个有孝心的孩子,只是碍于父子,不好和殿下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可不敢说自己正在打朱厚照的主意,这种事,只能到了要切的时候才能告诉朱厚照,这家伙对男人的荣誉,看得很重,八字还没一撇的时候,可别刺激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父皇现在已经醒了,朱厚照的心情自然很好,此时他乐了,叉着手,哈哈大笑道:“父皇还是挺有良心的,没白救他一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却在此时,有宦官匆匆而来,心急如焚的道:“太子殿下,定远侯,不妙了,不妙了,太皇太后她老人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这宦官还没有接着说下去,朱厚照和方继藩便明白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年纪太大了,任何一点风吹草动,都免不得刺激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忙道:“老方,赶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也没有疑虑,匆匆的和朱厚照赶至镇国府。

        镇国府里头,显然又是乱作了一团。

        陛下垂危,而今几乎每一个人都是六神无主。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已在众宦官的搀扶之下,平躺在了榻上,大臣们在厅里,像是天要塌下来一样,个个脸色难看至极!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如此,陛下又如此,这可怎么是好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极力的想要稳住局势,他忍着悲痛,想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张皇后却也只顾着垂泪,此时此刻,真的什么都不想去管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和方继藩风风火火的赶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见太子一到,便见朱厚照大怒道:“又是谁惹曾祖母不高兴了,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这个气啊,方才太皇太后还勉强能撑住,天知道受了什么刺激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数人的目光,不禁朝着那蒋御医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蒋御医吓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怪得了自己吗?自己也很无辜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只是据实禀奏,难道还要欺君罔上不成?

        可此时,他还能解释什么?却是啪嗒一下,跪倒在地,哭丧着脸道:“臣万死,臣只是告诉太皇太后娘娘,臣对开膛破肚治病之事,闻所未闻,久远的时候,虽也有一些古籍记载这些事,可臣认为,这十之八九,乃是以讹传讹,当不得真,臣……万死之罪,臣不该这样的耿直,可是臣毕竟是世代为医,这辈子,饱览天下医书,实在是不敢欺瞒娘娘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面跪下认罪,另一面又为自己辩护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事儿……他也有苦衷啊,他只是想说实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作为御医,却还是医正,怎么能骗人呢?

        其他几个御医,也是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来蒋御医在太医院里,也是颇有人缘的,一看蒋御医犯了大事了,其他人也忙跪下道:“臣等可以为蒋御医作证,臣等也没听说过开膛破肚之事,这……这太骇人听闻了,臣等斗胆进言,认为……内伤关乎五情,岂是动刀子……还开膛破肚就能治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蒋御医心里一松,有了这么多人为自己作保,想来就算太子殿下震怒,也不至于不分青红皂白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医术,毕竟不是儿戏,这是经过无数前人经验积累而出的,似这等开膛破肚之术,与那些练仙药的人有什么区别,都是江湖术士的套路罢了,我蒋某人作为正儿八经的大夫,怎么可能为此等巫医之术作保呢?

        多多少少,蒋御医还是有自己的坚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大臣们,个个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似乎是被蒋御医说服了,他们的脸色越发惨然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……陛下显然……是没救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这一日,许多人都紧张到了极点,整个人像一根弦一般绷得紧紧的,脑子里跟浆糊一般,现在突然听到这个,其实也来不及去思考,只觉得悲从心来,此时再也忍不住的捶胸跌足哀嚎起来:“陛下仁厚之此,何以至此,何至于此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人嚎哭,似是被这情绪所感染,不少人也纷纷嚎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顿时,哭声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本还强忍着悲痛,只是在低泣,却想不到,外厅里,大臣们却先哭了起来,一下子的,她再也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情绪,放声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有点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真真是无法理解这等盲从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即,朱厚照大吼一声:“且慢着!”

        哭声依旧,这悲痛就犹如潘多拉的盒子,一旦打开,便再也难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气急败坏的道:“你们这些御医,说的都很对,然而……父皇已经醒了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之间,所有的哭声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个人,都一脸发懵的看着朱厚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这啥意思?

        蒋御医一愣,眼珠子都要落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怎么可能……这是巫医的手法,不是正宗的医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忍不住道:“殿下……这是什么……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恼怒的看着这一个个伤心欲绝的家伙们,气得跺脚,恼怒的道:“本宫的意思还不明白吗?你们都聋了,父皇没死呢,你们这样号丧,是个什么意思?父皇已经醒了,现在病情十分稳固,谁再敢哭,本宫剁了他喂狗!”

        醒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所有哭丧的面容,开始徐徐的冰释瓦解,取而代之的,是一脸的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五章送到,恭喜爱爱同学成为第二十八位盟主,他的名字,我已经不必说了吧,充分的说明了爱爱同学,是个有内涵的人,虽然没有脱离低级趣味,却用隐晦和蒙太奇式的手法,道出了男人的真谛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恭喜vip天机同学成为第二十九位盟主,天机同学是老虎的vip,老板,你可以为所欲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