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七十八章:头功

第五百七十八章:头功

        醒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您方才说什么?”刘健还算稳得住,他不可思议的看着朱厚照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:“本宫说了,父皇已经苏醒,现在一切都还好,现在需要静养,你们……不要再号丧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众臣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了?

        鸦雀无声,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痊愈了?”说话的是蒋御医,他试探性的问着,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他所问出的,乃是所有人都关心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太子殿下医术无双,药到病除,问这么多做什么,而今,肠瘫已经痊愈,眼下需要的是静养,你们留在此处,也是无益,陛下恢复,还要一些时日,蒋御医,你且留下,其余人,还请各自回衙,署理公务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御医下巴都要掉下来,一听说要让自己留下,他心里咯噔一下,会不会报复,会不会打击报复?会不会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可其他人一听,一下子,心里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大的事,太子和朱厚照敢谎报?而且还要留下御医,想来……陛下当真是死而复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之间,这厅中满是感慨:“好啊,好啊,陛下能恢复过来,那便是国家之幸,是社稷之幸,否则……天崩地裂,万箭穿心,大明……社稷……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眉飞色舞,喜极而泣,站起身,他压抑着激动,却还是定了神,他乃首辅大学士,现在陛下需静养,作为首辅,自当体察圣意,而陛下分忧:“诸公,此时无须忧虑,陛下暂且在此调理,尔等理当各司其职,越是在此时,切切不可贻误军政大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健一声令下,所有松了一口气的人,纷纷点头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叉着手,想说什么,突然想到了方才诸臣中欢欣鼓舞的说什么社稷之幸、国家之幸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咦,这些家伙,倒像是在骂人?咋?倘若父皇出了事,国家和社稷就不幸了?

        一群大臣,轰然告退,刘健等人,却是偷偷拉了方继藩到一旁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、李东阳、谢迁、马文升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个人,目光火热的看着方继藩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汗颜:”啥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健捋须,微笑,道:“不要怕,只是问问定远侯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随口问问。”马文升笑吟吟的附和:“我有一个亲戚,这肾……偶尔,总是隐隐作痛,能割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肾虽有两个,可割肾,这就不是割阑尾这般的小手术了,方继藩心里想,这怕不是肾结石吧,马尚书真是好人啊,自己亲戚肾不好,竟也如此上心,方继藩摇摇头:“这个……割了肾,容易出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马文升顿时有点犹豫:“这样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东阳道:“有时夜里,心隐隐作疼,这心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哭笑不得,似乎好像割了,就能一劳永逸了一般,方继藩摇头:“这心咋能乱割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能割点啥,就只能割腰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等人,都是老臣,年纪大了,难免有某些的部位功能衰减,此时想到,这腰子割了都可以不死,还能治病,倘若还能使人痊愈的话,那么以此推论,这心肝肺腑,岂不也可以割了?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都:“只会割腰子,啥时候诸公若是腰子疼,可以来西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大家恍然大悟,不免……有几分遗憾。

        自然也有人认为是方继藩压根就不想给人治病的,年轻人架子很大嘛,不顾人的死活了你还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心里虽这样想,却也不好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娘娘……陛下……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官蹑手蹑脚的到了太皇太后的病榻前,压低声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昏昏沉沉的太皇太后,几乎用肉眼可见的速度,脸色慢慢的恢复了红润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已经醒了,太子殿下说了,手术十分成功,现在陛下需在蚕室静养,娘娘勿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已起,看着张皇后和朱秀荣也都惊喜的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醒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压抑着内心的激动,她无法想象,这不治之症,一夜之间,便根除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像是在做梦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秀荣不敢相信,只觉得自己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个女人沉默来了很久,太皇太后道:“太子和定远侯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和方继藩,好不容易从人堆里挤出来,这时代的人米迷信,看到一种法子有效,就好像突然找到了新大陆一般,诚如这个时代的佛朗机人一样,觉得放血能治病,于是感冒了,放血;伤寒了,放血;胃不舒服,放血;倘若这放血放死了,那也不是放血的问题,只是这血放的姿势不对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大家突然意识到,割一刀摘了得病的器官,竟真能治疗不治之症,也是一样的道理,大家开动脑筋,琢磨着自己的身体里,是不是该割掉一点什么,不割,仿佛近些年来的头昏脑热,心绞、胃寒、腹痛,都是因为没有割的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和方继藩匆匆进了内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病……真的好了?”三个女人,老的,熟的、少的,俱都看向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立即道:“禀奏曾祖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得意非凡,想来,也没想到,自己这辈子,竟会以高明的医术扬名立万:“父皇的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问你!”太皇太后周氏打断朱厚照,浑浊的眸子,却划过了冷锋,看向方继藩:“方卿家,你从实说,陛下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脸一红。

        自觉自己受到了伤害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在太皇太后心里,多少有些先入为主,太子嘛,虽然是自己挚爱的贤孙,可太闹了,他的话,十分能信一分,方继藩就不同,方继藩一脸忠厚,还精通道学,一看就诚实可靠,所以……这么大的事,不问明方继藩,她心里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秀荣也忐忑不安的看向方继藩,自然,她也只信方继藩的话的,方才都是哥瞎嚷嚷,她心底依旧还有隐忧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便道:“陛下的病灶,已经彻底的割除,昨夜,已经恢复,精神不错,伤口也不见有感染的征兆,接下来,还需好生观察,不过……臣可以保证,陛下…大抵已经安然无恙了。臣用西山书院上下所有的人头,包括了臣的人格一齐作保,陛下已经转危为安,肠瘫之症,已彻底的根治,永无复发的可能。这是天佑我大明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稳了!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凤颜大悦,听了方继藩的话,她心里便彻底的舒坦了,不禁抹泪,却又笑着:“好了便好,能活着便好,好啊,真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已激动的不知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其实方才就听方继藩二人说陛下已经转危为安,心里早有几分喜悦,现在得了准信,却方继藩居然赌上了整个西山书院,甚至还有他方继藩的人头……不对,是人头还是人格来着?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一股狂喜涌上心头,也没注意听这得细节,只是不断的捂着朱秀荣的手:“好,好的很,多亏了方继藩,多亏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正色道:“两位娘娘,臣比较耿直,有些话,不知当讲不当讲。太子殿下,乃是至孝之人,自从得知陛下得了不治之症,便四处寻医问药,为了救治陛下,太子殿下这些日子,在西山,建立了蚕室,亲自捉刀,从早到晚,都在给人开膛破肚,废寝忘食。所以两位娘娘,若总说这是臣的功劳,臣不敢承受,臣是知道礼义廉耻之人,这个功劳,尽为太子所有,臣不过是打了打下手,太子殿下,乃是大功劳,臣……只会是有一些苦劳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听了方继藩的话,心里感慨,老方……真仗义啊,是我,是我,没错就是我,刀是我开的,腰子是我割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和张皇后对视一眼,都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这个人,就是这一点好啊,做什么事,都不居功,太子有时疯疯癫癫的,还和臣下结兄弟交朋友,原本,这事儿太皇太后和张皇后是极反对的,太子该有太子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方继藩,既忠心,又仗义,且又是天纵奇才,此人在太子身边,真是令人放心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好,都是太子的功劳。”太皇太后美滋滋的道:“太子是有孝心的孩子,可不是他的功劳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也道:“太子救父,很是辛苦,这是头功,太子做的好,若非方卿家,本宫竟还不知此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听的美滋滋,可又觉得,好似祖母和母后的话里,有敷衍的成分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在此时,一个脆生生的声音道:“哥平时除了会做女红,不见能给人治病,好端端就会治病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看向朱秀荣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秀荣眼里已是神采奕奕,得知父皇无恙,心里自是甜滋滋的,又见方继藩为太子报功,心里想,这分明就是方继藩的功劳,怎么好端端的,却都夸太子了,太子虽是嫡亲的兄弟,可想着方继藩定在忙前忙后,顶着巨大的压力,到头来却如此的谦让,难免为方继藩鸣不平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睡过头了,我的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