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五百八十五章:神药

第五百八十五章:神药

        既是太子进了药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自然要试一试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辣椒水,朱厚照特意嘱咐过,只可涂抹在没有伤口的冻疮皮肤上,有伤口的地方,却需尽力的避免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今已开春,伤口倒是没有的,因而涂抹之后,太皇太后顿时有一种辛辣的感觉,火辣辣的感觉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好在没有伤口,虽是火辣,倒也不至于疼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夜里的时候,太皇太后照旧要喝一碗米粥睡,这米粥里,便放了一些十三香。



        照例,不可放过,只一丁点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即便是一丁点,太皇太后将这粥水放入口里,顿时,头皮都要炸了:“水,水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宦官们都懵逼,还以为这粥里有毒,一个个手忙脚乱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顿时觉得浑身燥热,口里辣的实在受不了,不断的喝水,等好不容易这辣味淡了,反应了过来,才发现浑身已是热汗腾腾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须知道,这个时代是没有辣椒的,即便是有茱萸和胡椒之类的替代品,可其效果,比之辣椒差了十万八千里,似这等专门调制的辣椒粉和辣椒油,对于这个时代,没有真正尝试过辣椒的人而言,哪怕份量再少,这种辣感,也极为恐怖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呼吸急促,好不容易,才抚平了情绪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太辣了,乃至于太皇太后觉得,自己的舌头,竟都要不属于自己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娘娘……不吃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吃!”太皇太后深吸了一口气:“良药苦口利于病,这世上,哪有什么药不是如此的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她毅然决然,继续吃了一口粥,另一边,早有人预备了茶水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比之前那一口,要容易接受一些,虽然依旧还是辛辣无比,太皇太后的脸都红了,只觉得浑身都是汗,可这冻疮,折磨了她二十年,太皇太后是无一日不受此病的折磨,依旧吃了第三口、第四口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碗粥喝完,就如是打了一仗一般,太皇太后身上的皮肤都红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辣椒的功效在于能促进血液循环,而冻疮的本质,则为血气不畅,这一碗粥,对于刚刚尝了辣椒的太皇太后而言,几乎相当于是架了热锅,将她的血液烧熟了,仿佛是在体内翻滚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眼角都辣的流出泪来,不断的喘息,连喝了几盏温茶,方才缓过了一些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却在此时,有宦官来,道:“娘娘,坤宁宫那儿,张娘娘命奴婢来,说是不知那治冻疮之物,不知有没有,张娘娘想起,太子殿下说过,此物最治湿寒之症,猛地想起,到了冬日和开春时,都觉得手脚凉,也想试一试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道:“哀家也不知有没有效……”她一面说,一面口里喷吐出热浪:“罢了,取一些送去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当夜,太皇太后睡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次日一早起来,太皇太后起来时,突觉得身子轻盈了一些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人,来人……”太皇太后看着自己的小脚,从前因为冻疮,所以她的腿脚肿大,行动也有些不便,可现在……这腿脚的肿大,竟明显消了几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辣椒这玩意就是如此,可能对于后世许多人,这辣椒的功效并不强,很多人吃了辣椒,照样面不红心不喘,尤其是来自于四川和湖南的各位,便是一碗辣椒下去,人家那也是心如止水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太皇太后却是不同,她的效果,和湖南人吃了一盆剁椒的效果相似。所以湖南人若是要治冻疮,怕是靠辣椒不成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冻疮处,涂抹了辣椒油,这一夜过去,血气早已通畅的不能再通畅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难怪……昨夜没有觉得瘙痒难耐,睡了下去,一觉便到了天光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一脸惊喜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端来了铜盆,打了温水而来的宦官正要预备给娘娘洗漱,而后还要梳头、更衣,一见到娘娘自锦被里露出的小截小腿,啊呀一声,手一哆嗦,铜盆落地,温水顿时溅的四处都是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宦官忙是拜倒:“奴婢万死,奴婢万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可此时,太皇太后的心情,却是愉悦无比,这药,竟有如此的奇效?



        她心里掩不住大喜,只有染了冻疮之人,方才知这不伤人性命的病,却有多难耐,她哪里顾得上治罪,道:“先沐浴,随即预备上药,还有,清早进膳时,须记得将药放进去,今日多放一些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他已自榻上起来,身子轻快了许多,激动的不得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清早进膳乃是一碗参汤和一些糕点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参汤里加了辣椒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这漂浮在参汤上红彤彤的一片,似乎,这一次那十三香的粉末加的不少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深吸一口气,吃吧,再难,有这冻疮难吗?



        她取了勺子,吃了一口,这一次确实是加多了,辣气冲天,觉得喉头都要冒火,一旁的宦官,忙是小心翼翼的奉茶上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摆手:“不吃,莫让这茶水冲淡了药性,哀家……哀家忍一忍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在这治病的喜悦之下,生生的忍住那五脏六腑都火辣的感觉,整个人,仿佛都要炸开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口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第三口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十三香的价格定制的有些高,销量虽还不错,却总是达不到预期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新款的香辣版十三香,便上市了,玻璃瓶上还贴了纸,上书‘西山秘方,包去百病’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治病是不能治病的,谁真靠辣椒去治病,那就真的是二货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这辣椒确实有活血的功效,在这个没有暖气,且还处在小冰河期,全年近半的时间都是天寒地冻的时代,不吃辣椒吃啥?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看着方继藩的操作,也是觉得神了:“真能包去百病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颔首点头:“百病可能还差一些,七八十总还有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突然冲上去,掐住方继藩的脖子摇啊摇:“那本宫生不出娃,你切本宫?你不是包去百病,骗子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七荤八素,这或许……就是割人不可描述之物的代价吧,朱厚照大部分时候还是正常的,可也有时候,会突然失常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挣脱出来,方继藩大口喘气:“殿下,你又忘了,是你求着我切的,冤有头债有主,你找陛下啊,陛下你不敢,那你找萧敬才是,臣……是个本分人啊,臣……咳咳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幽怨的看着方继藩,不做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却看着朱厚照,掐着指头算算日子,殿下的身体,应当已经大好了吧。



        再根据太子殿下从前在东宫起居注里那等各种荒诞的行为而言,太子这牲口,也该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却不知什么时候,东宫里,哪个幸运的女子,能怀出一个龙子,若如此,你朱厚照还不是要谢我?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……只好忍一忍了,毕竟便是那些骟了的小猪,还得唧唧哼哼叫上十天八天呢,太子殿下比较高级,发发神经是可以理解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果然恢复了正常,他觉得事情已经发生,再追究,也没什么意思,便又坐下,道:“说起来,你这东西,真能卖出好价钱,人家会上你这个当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笑而不语:“起初时候,他们觉得是良药苦口利于病,这东西辛辣,初尝的人,肯定是受不了,可越是受不了,他们反而越是觉得,这定是灵丹妙药,所以,越如此,他们越是要吃,吃着吃着,他们就离不开了,殿下……等着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一副不信的样子:“本宫尝过了,眼泪都要掉下来,这东西,是给人吃的?哼,若不是想要陷害父皇,这辣椒,全无半分用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汗颜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大义凛然:“你这等糊弄人说包去百病的法子,和糊弄有什么区别,你这是拿着西山的声誉,去挣昧良心的银子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何时,朱厚照也有了正义感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显然是属兔的,兔子不吃窝边草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不以为然,其实辣椒确实是好东西,还真能治疗不少疾病,可是这玩意,怎么跟朱厚照解释呢?解释了他也不懂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乐呵呵的道:“殿下,还是那句老话,老百姓的银子,不骗,你良心不会痛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仁寿宫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的冻疮,竟是奇迹一般开始治愈,起初是消了肿,此后许多瘙痒难耐的地方,开始结痂,最后慢慢的剥落,原本那冻疮所带来的疼痛,也渐渐开始缓解,最后消失不见。



        病好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心情美极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今日午膳,张皇后带着朱秀荣也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这后宫的老中少三个女人,自是在一起进膳。



        宦官们传了膳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今日皇后娘娘来,而且太皇太后的病已缓解,宦官们极聪明的擅作主张,没有在菜里添加任何的十三香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这一大桌热腾腾的饭菜,太皇太后心情极好,举起了筷子,招呼:“这些日子,宫里事多,倒也没什么闲心,大家一起好好坐着,安安心心的吃一顿饭菜,来,秀荣,你瞧瞧的,瘦的和猴一般,你多吃一些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秀荣颔首,乖巧的低头进食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徐徐的举了筷子,捡了一片笋儿,入口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的眉微微蹙起……怎么感觉……不得劲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