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五百八十六章:父皇圣明

第五百八十六章:父皇圣明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放下了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蠕蠕嘴,竟是开始怀念起那辛辣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那辣椒刺激着味蕾的感觉,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难得吃一顿没有辣椒的菜,却觉得味道太淡了一些,少了点儿什么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谁料张皇后在尝过了一点饭菜之后,也没什么胃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这些日子也吃辣椒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有一个印象,那就是,西山的药,肯定是好的,你看,这药是真好了,一入口,顿时便觉得五脏六腑都在翻腾,辛辣的眼泪都要出来,这是前所未有的体验,越是难以入口,不就越是证明了这是好药吗?

        吃着吃着,竟是离不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当初尝的时候,辣的一口都吃不下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祖母的病,好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想了想:“好了大半,还没好利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此药,确实很有功效,虽是好了大半,臣妾以为,要除病根,需坚持吃药不可。”张皇后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看着张皇后:“只恐你们吃不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笑吟吟的道:“臣妾吃得惯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明白了,朝宦官道:“上几道菜来,要配了药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官们会意,不多时,又心新上了菜,菜是红彤彤的,远远闻之,朱秀荣便感受到了鼻尖下的辛辣,她忍不住阿q一声,捂着鼻子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和张皇后,却已默契的举起了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辣椒刺激着味蕾,痛并快乐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大批的辣椒,制成了粉,随即大量的入库,与此同时,方继藩坐在房里,开始修书,这是一封家书,父亲镇守贵州,练习兵马,那贵州瘴气和湿气重,此时云贵等西南诸省,都是大明自元朝夺取的土地,为了保证对这儿的开发,大明曾迁徙人口,同时在各处险要的位置,设置军卫,以巩固西南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即便如此,许多汉人抵达这里之后,因为这里的气候和别处不同,湿气极重,那云贵之地,有地无三尺平,天无三日晴之称,这等连绵不绝的阴雨,再加上林莽重重,地上多为**的落叶,又是连绵的阴雨,寻常的汉人,移居至此,是极容易患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血气不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为何,辣椒传入了中国之后,四川、云南、贵州和湖南诸地,这辣椒便立即开始风靡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辣椒能促进血液循环,能抵挡湿气,爱吃辣椒的人,就如爱笑女孩一样,一般都活的比较长一些;而不爱吃辣椒的人,却无法抵御各种的疾病,还有那难以忍受的阴雨天气,大多数,还未娶妻生子,便已夭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大明,之所以西南连番大乱,其中汉人的人口数量,也是重要的因素,虽是大量的迁徙人口,可人口不适应本地的情况,许多人患病,这在这个时代,叫做水土不服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人口一直不见增长,反观土人,生于斯长于斯,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情况,人口却一直都在繁衍壮大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决定给贵州供应辣椒,且派一队屯田卫,前往贵州先行推广和种植辣椒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这辣椒,贵州那儿,情况可能缓解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书信送了出去,而在此刻,方继藩因为不必做手术,轻松了许多,他至屯田千户所的暖棚,这里的暖棚因为种植各种植物,所以暖棚盖得千奇百怪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此时,在一处高大的暖棚之下,一个已有人高的树木在生长。

        徐经自西洋带来了太多的植物,有的是西洋本土生长的,有的,则来自于欧洲,甚至,还有佛朗机人自黄金洲不远万里带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佛朗机人对于许多黄金洲的植物,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而由于南美洲的地理气候,与西洋相差不大,因而,他们大量的带着种子,寄望于能够在西洋试种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这些不明功效的种子,被徐经高价收购,却来了西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奇妙的旅程,犹如蝴蝶煽动过了翅膀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对于这棵生长于此的树,由着极浓厚的兴趣,他将许多植物,进行了划分,有的树木和作物方继藩认为有用,则命屯田千户所重点的照顾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听定远侯到了暖棚,张信便匆匆赶了来,他现在,已是完全一副老农的打扮,风尘仆仆的样子,一点儿也不像一个伯爵,更加不像是英国公之子,将他丢在西山的农户堆里,保准你找不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张信对此,不以为意,在他的世界里,西山的这些作物和植物,才是他的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见了方继藩,行了礼,方继藩居然良心发现,有点心疼他,你看看你,做一个人渣多好,偏偏要做神农,心里唏嘘一番,方继藩朝他道:“此树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侯爷放心,这里一共有四株这样的树,已有三棵存活,它喜爱温暖的土壤,因而卑下已命人改造过了,不成问题,想来到了年底,大抵可以再茁壮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尽力培育,到时,再命人带着种子,至云贵那儿去推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信看着方继藩,有些疑惑:“只是卑下有点不明白,为何侯爷称其为金鸡纳树,它和鸡有什么关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因为金鸡纳霜啊笨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金鸡纳霜,至少在这个时代而言,乃是抗疟疾的圣药,虽然这玩意颇有一些副作用,可和这个时代对于疟疾束手无策的情况相比,金鸡纳霜不知救活了多少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清朝镇压西南的民变,官军就大量的携带金鸡纳霜,而在南美洲和西洋、天竺等地,殖民者们同样因为水土不服,大量的滋生疟疾,这金鸡纳霜,为殖民者们的殖民统治,更是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玩意,竟只是从这金鸡纳树上,剥下它的树皮,将其研磨成粉末制成的,简单而高效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疟疾,在当今世上,几乎是常见的‘瘟疫’,有此圣药,又不知可救活多少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“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信凝视着方继藩,一脸渴求定远侯解惑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慢吞吞的道:“我爱吃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已在西山呆了足足一月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月的时间,终于使他恢复如常,腹部已结了疤,不必在用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不说朱大夫的刀功很好,这口子简直可以纳入教科书了,因而,伤口愈合的很好,早七八日,便抽了弘治皇帝的缝线,而现在,弘治皇帝看着自己腹部的一道新疤,想着自己自鬼门关里走了一遭,哂然失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陛下要移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表现出了依依不舍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更加积极,一大清早,便来见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儿臣见过父皇,父皇身体痊愈,可喜可贺,儿臣喜不自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虽和朱厚照都待在西山,可朱厚照在被切了之后,并没有来探望弘治皇帝,弘治皇帝,自也没有去探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父子相见,竟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儿子切过了老子,而老子又下旨命人切了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现在已不必人搀扶着走路了,甚至一个月的歇养,居然身子好了不少,一身轻快,能蹦能跳,他笑吟吟的看着朱厚照:“你的身子,也还好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:“儿臣的身子好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弘治皇帝又想到了起居注,他心情很复杂,既觉得自己的儿子,有点儿像那酒池肉林里的纣王,又觉得,不学纣王,生不出孙儿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极热切的盼着那一刻,却又觉得这一刻过于遥远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切一下,就可以生儿子?

        终究还是有些玄乎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至少,有希望总比没希望要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颔首:“你也要保重自己的身体,都说病来如山倒、病去如抽丝,万万不可操劳过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正色道:“儿臣谨记父皇教诲,父皇要回宫去了,这西山,说起来,儿臣才是东道主,儿臣因为某些不可说的原因,一直没有来拜见父皇,儿臣心里,甚是愧疚,因此,儿臣在想,父皇临行之时,儿臣该做一回东道主,宴请父皇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弘治皇帝有一丝丝的警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父皇放心。”朱厚照正色道:“这宴请的酒菜,俱是温先生掌勺,温先生信制了一道菜,真是太美味了,父皇若是不享用,实在可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听到温先生三字,微微放下了心,抿嘴一笑:“既如此,也足见你是有孝心的人,你去安排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顿时美滋滋,忙道:“儿臣遵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朱厚照兴冲冲的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坐着微笑,萧敬笑吟吟的站在一边,低声道:“陛下大病初愈,万万不可暴饮暴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某种提醒,表面上是如此,实际上,却好像是说,太子殿下不知玩什么花样呢,陛下要小心哪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面色淡然:“这个家伙,是一点亏都吃不得的人啊,朕为抱皇孙,确实对他有亏,这才同意,赴这一场鸿门宴,倒想看看,他又想玩什么手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圣明!”萧敬笑吟吟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呀,还太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三十四个盟主由‘挂在树上的鬼鬼鬼’大官人领取,老虎在此拜谢这位网名极长的同学,因为有你,还有众多订阅、赠送月票、打赏的读者支持,老虎才能无忧无虑的,去写下一个个故事,愿朱厚照与你们同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