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九十四章:殿下待百姓如赤子

第五百九十四章:殿下待百姓如赤子

        锦衣卫已是缇骑四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吓坏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近来京里有流民日多的情况,锦衣卫早已严密监控,可这一瞬间,突然朝西山涌入这么多人,这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锦衣卫都指挥使牟斌已上朝去了,值守的锦衣卫同知夏正冷汗淋淋,亲自带人观看,在一处山峦上,手持着望远镜朝下俯瞰,那四面八方的人流,浩浩荡荡,遮天蔽日,看不到尽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身后,缇骑们显出惶恐之色,这到底多少人啊,一旦生变,可不是好玩的,大量的人群聚集,一个不好,就可能惹出天大的乱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里虽是城郊,却是天子脚下,可一丁点都不能产生疏忽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否请调北镇府司上下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夏正回眸,看了那校尉一眼,面色发冷,厉声道:“糊涂,一旦有变,靠锦衣卫,能弹压的住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那校尉忙是惶恐不安:“卑下万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得调京营,以防不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校尉小心翼翼的道:“可是……京营岂是北镇府司能调动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夏正揉一揉太阳穴:“问题的关键,就在这里啊,赶紧奏报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指挥使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入宫奏报,一刻都耽误不得,到了这个份上,不要讲章程,出了事,本官担待不起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夏正又回头看了一眼那汹涌的人潮,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:“再拿住几个人,以备询问,记住了,万万不可当众拿人,悄无声息皆可,突然聚众,本官认为,或许这背后,有其他的图谋,并不可能只是来应募庄户这样简单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遵命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缇骑们瞬间四散,与此同时,东厂坐镇的宦官周锦迅速的修下一份便条,交给另一宦官:“立即送干爹,片刻不得耽误,晚了一步,唯你是问,东厂上下档头、番子人等,都打起精神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谨身殿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对于所有人而言,乃是历史上最平常的一天,哪怕对于此次捋起袖子,想要狠狠仗义执言的清流们而言,这一日,也是稀松平常,毕竟,他们的生命就来自于朝堂上的战斗,每月的廷议,对他们而言,指点江山,痛斥奸佞小人,乃是最平常的事,这并没有什么稀奇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这最平常的一日里,弘治皇帝升座,众臣参拜,弘治皇帝意味深长的看了太子朱厚照一眼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家伙,连跪拜时都不用心,左右四顾,贼眉鼠眼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终究……还是自己的儿子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竟还看到,朱厚照拜下,脸却别向方继藩的方向,朝方继藩挤眉弄眼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倒还老实,没搭理他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众卿平身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众臣起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给刘健使了个眼色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会意,他出班:“今日需先议辽东马政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臣有事要奏。”居然有人站了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似乎这满朝君臣,都有点错愕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率先站出来的……居然是……欧阳志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欧阳志历来老成持重,可同时,作为翰林侍学,伴驾在帝侧,虽是西山书院出身,可满朝君臣,对他都颇为赞许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人们认为,他是百官的典范,甚至有人暗中认为,他乃是弘治朝新的君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问题的关键还不在此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是今日大家预料的事,势必满朝的清流将要率先弹劾,你欧阳志是西山书院的人,你来凑个啥热闹?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也是一愣:“卿家所言何事?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一见到欧阳志有事要奏,弘治皇帝的语气,都温柔了一些。



        欧阳志行礼,沉默了片刻:“太子殿下亲民爱民,待天下百姓犹如赤子,百姓对太子殿下,无不感恩戴德。臣听闻,竟有大臣,暗中腹诽太子,说出太子的种种不堪,臣……对此,不以为然,今日上奏,便是要以正视听,免得再有宵小之辈,攻讦中伤太子殿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此言一出,满朝哗然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亲民爱民,待百姓如赤子,这不就是尧舜才做到的吗?



        这欧阳志,看你浓眉大眼,平时老实忠厚,果然西山书院的人,没一个好东西啊,这样的话,也说得出口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杨廷和在人群之中,心下冷笑,看来这是太子殿下和方继藩先发制人,免得被人攻讦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靠这个……能堵得住天下人的悠悠之口吗?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臣附议!”江臣和刘文善出班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臣附议。”王守仁出班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朝的四个门生,俱都站了出来,表明了立场。



        西山书院,即为方继藩的徒子徒孙,也是太子党,这几乎是毋庸置疑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凝视着这四个人,心里,对他们倒是颇为佩服起来,到了这个时候,太子已处在风口浪尖上,这四个家伙,竟还敢站出来,他们是清流官啊,无视士林汹汹议论,无视清流们的口舌,这一站出来,一个不好,名声便可能臭不可闻,读书人,是最看重名声的,有的人,将其看的比自己的命还紧要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抚案,颔首点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这一下子,不啻是捅了马蜂窝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太子殿下如何,可以不论,可是如此吹捧太子,这叫什么,叫肉麻,是没有操守,大明可没有吹捧天子的传统,会被人骂的,谁喜欢马屁精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臣有一言……”杨廷和脸色凛然,他徐徐站出来:“太子殿下乃是储君,未经世事,何来的亲民爱民?臣乃太子师,自不敢腹诽太子殿下,太子殿下聪敏,臣当初教授太子读书时,也曾有所感慨。只是朝中,却又一些奸佞小人,围在太子殿下身边,极尽吹捧为能事,陛下……为储君者,理当亲君子,而远小人;忠言逆耳、良药苦口,古之皆然,为何到了今世,却还有人看不清呢?殿下乃是可造之材,非寻常人可比,可倘若继续放任身边的小人阿谀奉承,今日将他比作尧舜,明日说他乃是圣王,陛下……奸臣贼子,环伺太子侧,这些狼子野心之辈,矫诬傲狠,越礼不经,肆行罔极,縻有修底,太子殿下年幼,日益受他们感染,臣只恐太子殿下日益暴虐,不思学习圣人经典,荒唐无为,他日若是克继大统,更是奸贼当道,届时这些社鼠城狐之辈,欺君罔上,滥用威权,诬杀忠良,十恶不赦,我大明社稷危矣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泪流满面,拜倒,哽咽道:“臣不才,忝为詹事府詹事,以礼义以教太子,奈何太子为奸人所惑,臣惶恐,今日宁粉身碎骨,亦要揭发奸贼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此言已出。



        众臣哗然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太子殿下是好的,可是他身边却有坏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作为曾经的帝师,如此痛心疾首,在此揭发,又见杨廷和泪流满面的模样,所有人不禁有所感触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微微皱眉,看向了方继藩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当然不太认同杨廷和的话,提拔方继藩在太子侧的就是自己,这岂不是说,连朕自己也成了奸人了吗?



        可不少的大臣,却是意动,有人出班:“太子殿下乃是国本,臣不曾听说过,身边若是充斥了卑鄙小人,尽是阿谀奉承之辈,能使太子殿下学习之仁君之术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脸色有点难看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读书人很厉害啊,这功夫,自己便是拍马都及不上他们,他眼里尽显锋芒,看向那站出来的御史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御史本是仗义执言,心里本无所畏惧,可一接触方继藩的眼眸,竟觉得怪怪的,心里一哆嗦,便又有点胆怯了,却还是大义凛然的道:“臣并非是说,太子身边的定远候便是奸贼,可西山书院上下的翰林、书生,无一不极尽肉麻之能事,以侍太子,长此下去,天下苍生,万千百姓,岂敢托付东宫,恳请陛下明察秋毫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这厮,属于恶人,很纯粹的那种,他没本事能让人罢官,但是总有一千种办法,折磨你。就如大名鼎鼎的王不仕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些清流,其实并不害怕罢官,也不害怕皇帝打他们的屁股,廷杖某种程度而言,是大臣们的荣耀,不被皇帝打一顿,人生都觉得缺了一点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这御史到了关键时刻,却还是泄了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算了,不招惹方继藩,按着西山书院摩擦吧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臣附议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臣也附议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又一个出班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对于太子殿下的教育问题,是忧虑的,历来太子,都在詹事府中受教育,可这一次,皇帝居然别出心裁,弄出了一个镇国府,太子呢,居然还跑去教授人读书,教的还是所谓新学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有点让人无法容忍。

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偶尔,也会有人忧虑的上书,谈及此事,可陛下往往将这些奏疏留中不发,不予理睬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今日,趁着这一次的策论,人们寻到了宣泄口。



        越来越多人,站了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个、两个、三个……这满满的朝堂里,跪下的群臣,竟超过了半数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子殿下尚需读书时,却不思读书;尚需学**王术时,还未学习,便已被人称只为直追尧舜,陛下,此非长久之道啊。天下的百姓,都渴望太子殿下为知书达理、以王道教化天下的圣君,而非是今日,只凭某些奸诈小人吹捧,便洋洋自得的太子,臣请陛下明察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今天五更,这一章写的好累,病好了一些,精神也恢复了一点,咱们继续,还是老样子,每日五更,风雨无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