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九十七章:大恩公

第五百九十七章:大恩公

        他捶胸跌足,哭的凄切。



        很有几分责怪顺天府为啥要拿他的口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吃饱饭,是多幸福的事啊,西山曾招徕了不少流民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流民,可能和官人和读书人没有任何的交集,所以官人和读书人们,也不可能花心思去琢磨这些流民们如何安置,去了哪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北直隶各府的百姓则不同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去的流民,不少都是当初的同村、同乡,或是各种远亲近亲,那些曾经食不果腹,混的连饭都吃不上的人,本以为遭灾之后死定了,谁料到,竟带回了口信,告诉他们自己过的一切都好,告诉他们自己在这里能吃饱饭,告诉他们这儿有两个大恩公,有他们关照,他们过上了好日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又告诉他们,自己娶妻了,自己生娃了;或是自己的娃娃读书了;自己盖了新瓦房,划重点,是新‘瓦’房。



        起初人们是不信的,后来隔三差五,给穷亲戚们捎上一匹布,捎上几斤腊肉,或是自己孩子的旧衣,又或者偶尔会托人带一点儿碎银回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人们才意识到,原来在这个世上,有一个地方,那里有两个恩公,在这两个恩公的庇护之下,哪怕他们是杨彪、王二麻子、张三八这样的人,竟然也可以过上好日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刘五六来了,他是在绝望的泥沼中挣扎了半辈子,才看到了些许的光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到许多人,他娘的,这么多土鳖来抢?



        他心有点儿慌,清早便顺着人流往西山赶,生怕迟了,谁料,却被几个公人拿住,拖拽着便是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这些公人,击碎了他所有希望,他不甘心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这滔滔大哭,听的弘治皇帝心都要碎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杨廷和脸色一沉,他意识到了什么,于是忙和一旁几个交好的大臣们交换眼神,杨廷和从他们的眼里,都看出了几分恐惧的滋味。



        平日里,他们天天陛下或是太子不如何如何,那么奈苍生何。又或者说,陛下或太子再如此,军民百姓将如何如何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……这眼前站着的,不就是真真切切的‘民’吗?



        杨廷和道:“你先别哭,先将话问完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五六心里有些畏惧这个板着脸的官人,便不敢放声大哭,只是低声抽泣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尧舜你知道吗?”杨廷和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五六懵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认得一个叫张顺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朱厚照不自觉的叉起了腰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五六的话让他很感动,朱厚照觉得挺得意的,以前也不觉得自己原来有这么好的名声哪,他一得意,难免忘形。当他听到张顺时,便禁不住大笑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看了朱厚照一眼,心里说:“md,智障,一点都不懂得谦虚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满朝君臣哑然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连尧舜都不知?”杨廷和鄙夷的看着刘五六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尧舜都不知道,杨廷和似乎急于想证明刘五六是个完全不通教化的无知百姓,是愚民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其实也是没办法的事,刘五六说出的每一个音符,每一个字,每一声叹息或是眼泪,都不啻是在打他的耳光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耳光,很疼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令一向指摘时弊,代表了万千百姓,指出皇帝和太子错误,为民情命,自诩清流的杨廷和有一种绝望的恐惧感。



        若如此,岂不是证明了自己,不过是个可笑的小丑吗?



        他觉得自己要疯了,更加严厉的看着;刘五六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五六吓坏了,瑟瑟发抖,最后摇摇头:“不……不认得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如此无知,怎么知晓好坏,又怎么知道,谁对你好,谁对你坏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刘五六懵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杨廷和深吸一口气,步步紧逼:“就因为西山能吃白面,能吃肉?若眼里只想着吃,那么与禽兽有什么分别?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大义凛然,吐沫星子几乎都要溅在刘五六身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杨廷和怒气冲冲,刘五六的出现,直接颠覆了他的价值,这才是他最根本的东西,他不担心皇帝罢他的官,他可以无所谓自己的仕途,他也不怕挨廷杖,可刘五六,却在挖他的根哪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;庶民去之,君子存之。舜明于庶物,察于人伦,由仁义行,非行仁义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啥?”刘五六又懵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忍不住为这刘五六着急:“他骂你是禽兽和小人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五六又懵了:“我没得罪他,他为啥骂我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杨廷和语塞:“因为你不知教化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咋不知教化。”刘五六显然有些怒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公人们把自己抓来也就罢了,自己已绝望无比,现在又有一个官人,自己对他如此恭敬,他指着鼻子就骂自己是禽兽,招他惹他了?



        杨廷和大义凛然:“你心中无尧舜,不知书,不知礼,心里只想着白面和肉食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这!”刘五六怒气冲冲,连他身后,几个百姓也都有些怒了,敌视的看着杨廷和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五六道:“你挨过饿吗?你有没有饿过三天的肚皮?有没有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杨廷和:“这和挨饿没关系,君子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君子个屁!”刘五六豁出去了:“我挨过,肚子像在烧一样,时间过的很慢很慢,每一炷香都很难熬,饿的眼睛发了黄,便疯了一样,见了木头便啃土头,见了土,便刨土,你想也没吃过木屑和土吧?知道啥滋味吗?你有老娘吗?你老娘病了,你定是请得起大夫抓的起药吧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杨廷和语塞,脸上的大义凛然,不见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五六眼睛红了,一想到自己老娘,胸膛便起伏,捶打自己的脸:“我刘五六没出息,让老娘挨饿,还给她请不起大夫,没错,你说对了,我是禽兽,禽兽的老娘才看不起病。可我可以说,你不能说,你说了,就等于将我爹娘都一起骂了,禽兽才生禽兽,你以为我傻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五六道:“我这辈子,没做什么亏心的事,他们说给大户种地能吃口稀粥,我种了呀,我种了地,勉强能吃饱肚子,可地租太贵了,即便是好年景,也只是半饱,若是坏年景,若不逃荒,能不能活,就得靠命了。官府的摊派和差役,我一个没拉下,年节的时候,我还需去做长工、短工,我偷了你的婆娘,还是帮你生了娃,你这样骂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五六道:“在别处,我没好日子过,这辈子没吃过白面,人家都说好吃,我就想尝尝。听说西山的大恩公,对咱们百姓好,能让咱们百姓过上好日子,你骂人做什么?那尧舜我管他做啥的,他是你爹也好,是你娘也罢,与我何干?我吃他家大米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杨廷和气的七窍生烟,忙说:“荒谬,真是荒谬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可他除了说荒谬之外,却发现面对这山野樵夫的话,他一句都不能反驳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其他人,那原先还振振有词的人,开始悄无声息的退回了班里去,那先前大义凛然的人,偷偷垂头,老脸有些羞红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是站着不腰疼啊。”刘五六道:“咱们乡下都说,当今世道,咱们过的苦,就是因为你这样的官太多,吃饱了喝足了,站着说话不腰疼。我没吃你家大米,你骂我禽兽也罢了,还骂我娘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身后的几个庄稼汉子畏惧的左右四顾,看着这满朝君臣不发一言,他们似乎觉得刘五六有点作死,忙是偷偷拉扯着刘五六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五六随即也心怯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说的好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有人鼓掌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是朱厚照是谁。



        说出了我小朱的心声啊,这一顿骂,真是痛快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五六畏惧的看着朱厚照,又看看杨廷和,这时有人道:“此乃太子殿下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声音一出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五六等人一愣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直勾勾的看着朱厚照,看着这满面笑容的少年郎,一身华服,白皙的脸,眉眼有点飘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您……您就是太子殿下……”刘五六等人俱都合不拢嘴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才的畏惧、恐惧以及忐忑,还有对未来的担忧,在此时此刻,一下子烟消云散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大恩公……是大恩公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西山的人,对外说太子殿下和方继藩,都是以大恩公相称,因而这四乡八里的百姓,也都习惯如此称呼太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五六方才还对杨廷和横眉冷对,这一刻,却是哭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啪嗒一下,重新跪倒在地,其余几个百姓,也都跪下,匍匐于地,他们身子瑟瑟发抖,激动的不得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走近几步,刘五六便如找到了靠山一般,死死的抱住了朱厚照的大腿,一把鼻涕、一把泪:“大恩公,可见着您了,我是刘五六,我叫刘五六,大恩公,那些公人,无端将我抓来此,不干我事啊,大恩公历来愿为百姓做主,我等百姓,无不钦佩敬仰大恩公,您在,就好了,您得和西山的人说一说,我是被抓来的,是被抓来的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我们是被抓来的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了希望的人可怕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五六这些人,或许不知尧舜是啥玩意,却知道,太子殿下,这位善待百姓,爱民如子的大恩公,是咱们百姓的靠山啊。这可是西山的乡亲们这样说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