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九十九章:此麒麟儿也

第五百九十九章:此麒麟儿也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总有本事,能够见缝插针的让气氛活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点,可能是与生俱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廷和去球了,这对于有的人而言,是有点伤感的事,兔死狐悲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对方继藩而言,却是天大的好事,你看,不是说好了清流官眼里,功名利禄乃浮云吗?现在真成浮云了,名声臭了,功名没了,俸禄也没了,也算是赤条条的来,赤条条的去,求仁得仁。

        称颂之后,弘治皇帝凝视着朱厚照,他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,自己在士林之中,不被人看好的太子,却在真正的民间,有这样大的声望?

        竟是到了不知尧舜,而只知太子的地步?

        他长长的吁了口气,这是自己的儿子啊,平时对他总是各种嫌弃,隔三差五,有人前来状告太子荒唐之事,可哪里知道,朕竟不如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种复杂的情绪,可最终,还是被喜悦所占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儿臣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挺高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觉得父皇的声音有些颤。

        抬头,却见父皇的鼻子有些红。

        哭鼻子了,没前途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没来由的,朱厚照也觉得心里一酸。

        曾几何时,自己总被人当做孩子一般看待,父皇对自己不是失望,便是吹胡子瞪眼,今日,正好让他开了眼,知道了俺太子的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易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的不易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忍不住眼角的余光,扫了方继藩的一眼,老方还是不错的,没有老方,自没有西山,不会有镇国府,不会有书院,不会有屯田卫,不会有备倭卫和飞球卫;这个家伙……算了,切了本宫的那笔账,便一笔勾销吧,两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手指着朱厚照:“人人都说尧舜,可尧舜太过久远,百姓们的眼睛,却比你们亮堂。自然,太子本不该自比尧舜,可刘杰数人,深入民间,他们是溜须拍马吗?朕看,不尽然。在朕看来,能服众人的,就是尧舜;能安天下的人,即尧舜;能让百姓们吃饱穿暖,让他们的子弟接受教化的,自然也是尧舜!自炎黄以降,古之圣君,无不爱民亲民,使百姓富足,而百姓自然视其为腹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叹了口气:“刘五六的话,朕听了,心疼,朕与卿等,在此高谈尧舜,而刘五六所思所想,不过是活着而已,为何?正因为卿等与朕谈多了尧舜,成日将尧舜挂在了嘴边,却忘了,尧舜的本质,在于躬亲力行。《中庸》曰:圣人以身体之,力行近乎仁也。便是此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百官默然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方才还振振有词的人,乖乖的将自己脑袋埋进了沙子里,这时候却是绝不敢出来反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手指着朱厚照:“太子,乃是朕麟儿也,朕得此儿,乃祖宗之幸,也是天下百姓之幸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言一出。

        算是一锤定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是不是尧舜,这可以暂且不论,但是至少,太子他尊崇的,正是尧舜的行为,是尧舜的学习者,同时,也做出了成绩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弘治皇帝表示,太子已从逆子,升格为了麟儿,相当于破烂的青铜剑,升级为史诗级青铜剑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一听,顿时感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辈子没有得过这么高的评价,眼眶一红,眼泪婆娑,于是忙昂起头,他是骄傲的人,男儿大丈夫,众目睽睽,如何能流泪呢?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颇有感触:“定远候辅佐太子,也是功不可没啊,此子……”弘治皇帝笑了,这一次,他算是彻底的放心了,当初将太子身边安排上方继藩,是有些冒险的,此后虽越发深信自己的决定,可偶尔,还会有所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再没有什么疑虑了,弘治皇帝道:“方继藩,你上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比朱厚照谦虚的多了,板着脸:“臣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压手,示意方继藩闭嘴,而后道:“这也是朕之麒麟儿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表示,我爹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里的麒麟儿,有其他的隐喻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抵就是这个孩子有出息,嗯,在我眼里,所以他跟我儿子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群臣默不作声,没啥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对许多清流而言,今天你们姓朱的和姓方的怎么说都有理,你说啥我都认了,这一次算是真正的认栽了,毕竟,口舌再厉害,再能引经据典,能跟身后站着十数万的刘五六的人去辩论吗?人家一人一口吐沫,淹死你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甚为感慨,方继藩也觉得很不容易,当初拜张皇后为姑母,这事儿,后来也就淡忘了,主要是他不想认亲了,他觉得公主殿下是不错的人,表哥表妹虽在这个时代也算是主流,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,可对方继藩而言,他还是觉得有点膈应,毕竟我方继藩是三观很正的人哪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他也极少提这事,甚至还有点怕张皇后啥时想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谁料……皇上很现实,平时的时候喊你方卿家,一看你做了好事,立即便小乖乖或麒麟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打算谦虚一番,清一清喉咙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听弘治皇帝感慨道:“此番来了十数万百姓,太子和方卿打算如何安置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一愣,眼泪一下收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古怪的看着方继藩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懵逼,你瞅啥?

        二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:“怎么,不说话了?还要藏私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说,我当时只想着挖坑,没想着埋人的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气氛有点不太对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咳嗽道:“父皇,镇国府招募一千庄户,已公诸天下了啊,可儿臣也不曾想到,百姓们竟如此踊跃,来了十数万人,儿臣……儿臣……”朱厚照开始擦汗,拼命朝方继藩使眼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内心是绝望的,假装没看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的笑容逐渐消失:“只招募一千户,那么这十数万百姓,该怎么办?他们是慕名而来,满怀希望,这一路跋涉,你可知道多艰辛吗?更可怕的是,一旦绝望,会是什么样的后果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恶狠狠的瞪着朱厚照:“只招募一千户,这万万不可,招募五千户吧,其余的百姓,也要给他们留有希望,记录他们的名字,登记造册,告诉他们,今年或许无法消化如此之多,可若是他们明年还来,今日登记造册者,可优先募取。所有流民,要发放粮食,和遣散的路费,万万不可使他们沿途挨饿,有人来此,或许耽误了农务,也要予以补偿。你们不是说要在关外屯田吗?关外屯田的效果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哀叹,这都是钱啊,这是彻底是拿钱做好人好事啊,问题是,太子这个穷鬼,他身上哪里榨得出油来,这都是我方继藩的钱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……五千户,压力好大,装了一回逼,只怕要亏得血本无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关外屯田,还有一些粮食需要培育,虽已迁去了数百户,却需徐徐图之,先站住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要赶紧,这么多刘五六,指着镇国府呢。水能载舟、亦能覆舟,这道理你们懂不懂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脑壳疼,因为这次装逼,完全是为了太子装的,真真是下了血本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西山,面对这人山人海的百姓,方继藩自己都吓了一跳,这一次玩的有些大,他是没有真正见识过人潮的力量,一旁的朱厚照傻乐:“老方,你说本宫像不像圣君?再这样下去,功绩只怕要直追始皇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像看智障一般看朱厚照一眼:“殿下,始皇帝二世而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朱厚照一摊手:“反正本宫没儿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死之后,哪管洪水滔天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摇摇头:“说不定,有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了再说。”朱厚照想到了那一次环切,顿时咬牙:“以后别给本宫提这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先提的,而且这一次为了维护太子殿下清名,臣可能……”方继藩哭丧着脸:“可能要倒贴很多银子出去,亏死了,娶媳妇的本都没了,将来若是寻到了哪家好姑娘,连聘礼都出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叉着手,奇怪的看着方继藩:“你方家娶妻,还需下聘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啥意思?”方继藩有点懵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摸摸鼻子:“噢,没啥。本宫还以为你娶妻是去抢的,本宫还想着,到时陪你一起去抢呢,本宫可以望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激动的拍了拍朱厚照的肩:“殿下威武,有殿下这句话,臣心里暖呵呵的,很是欣慰,咱们一言为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乐了:“当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真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便算是口头约定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乐了,想到将来给方继藩抢个婆娘回家,美滋滋,他摸着自己下巴上新出来的短须,眯着眼,在琢磨该怎么抢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忙坏了,足足一个上午,挥汗如雨,脚不沾地,宛如陀螺一般,看着这数不尽的百姓,又听少爷说要多招募四千户,王金元哀嚎:“少爷,这都是银子啊,是白花花的银子啊,养不起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早上起来,发现月票风云pk榜又毫不疑问的落后了,看来是又一次和机会失之交臂,好吧,不奢求太多,努力码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