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六百章:皇榜

第六百章:皇榜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的心是疼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的心也很疼,像是被扎针了一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自己约的炮,含泪也要打完,这是信用问题,我方继藩行得正,坐得直,一诺千金,是了,自己少许了什么诺来着。



        总之,现在的西山是承载不了这么多人口的,五千户,几乎已是极限。



        除非关外那儿土地开垦出来,试种的红薯和土豆,还有预备要放出来的玉米大规模的种植成功,那时候才可迁徙人口,否则,任何一点问题都可能让数万人陷入绝境。



        挑选下来的五千庄户,暂且留下来,其余之人统统打包遣散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是遣散时,每人发了三百个大钱,送上了不少西山的特产,有干粮,有肉干。



        并且许诺,明年还招募人,到时再来,你们都排在前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好说歹说,总算是将屁股擦干净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看着账面,这一次,他亏了数万两银子,粮食和肉干无数。



        留下的五千庄户,依旧如他们的先辈一般,先是搭了个棚子安顿。



        随后便让西山书院的秀才们作为骨干,将他们编为一个个小组,带领他们进行生产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别看沈傲已是侯爵了,有个妹子,还是太子妃,自己的爹乃翰林大学士,他家的地位,竟隐隐可以和新近崛起的方家分庭抗礼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到了西山,他就是孙子,只要他还叫方继藩一声师公,他这侯爵便屁都不是。



        乖乖的,沈傲住在了棚子里,和他同住的一个小组有十五户人,沈傲要做的,便是统计他们户籍情况,知道他们叫什么,家里有什么人,是否有病人,是否娶妻,有没有孩子!



        当初沈傲就和张三八们一道住过,倒也轻车熟路,他不再是扭扭捏捏,而是能轻松的和这些粗鄙之人说着各种谁家扒灰的荤段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组里还有一个叫刘五六的,据说此人是特招来的,想不到来此安顿的人也有背景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为何网开一面,刘五六却不肯说。



        用不了几天,沈傲就将这些人摸排了个一清二楚,有多少劳动力,多少人只能从事简单的活计,心里有了底,却也不急!



        在这儿,肯定能让你吃饱,反正红薯和土豆管够。这棚子也能将就着住,总不至露宿街头!但是绝是不能吃白饭的,是想去挖矿,还是去屯田千户所搭把手?噢,对了,飞球队也在招募人,纺织作坊以及玻璃作坊现在需学徒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沈傲了解他们,对他们每一个人的家庭情况知根知底,也知道他们大抵的个人本领,比如有一个竟是铁匠,这令沈傲有些吃惊,因为有手艺的人,在外头,日子也不会太差的,你来凑个什么热闹?



        这匠人却是乐呵呵的道:“西山好呢,外头俺也能吃饱,可跟着恩人们做工,心里踏实,实在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多么朴实的回答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沈傲具都注明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些资料,俱都汇总了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有一批身强体壮的,家里没有牵挂,直接送去关外,关外现在确实紧着用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书生们到了各家,需苦口婆心的劝男人们准他们的婆娘去纺织作坊里作坊,纺织作坊的销量极好,对人的需求极大。

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矿工等等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看着这一沓沓徒孙们送上来的奏报,摸着自己的脑壳,真真是悔不当初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在紫禁城的暖阁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经历过廷议之后,弘治皇帝却是板着脸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的案头,是这一科殿试的卷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既是殿试,自是皇帝亲自御批,而如今也该放榜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小心翼翼的站到一边,他仿佛看出了陛下的心思,可他此时,却不敢说什么,这是殿试,绝不是他这样的人物能够随意非议的,必须得由陛下亲自决断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提着朱笔,突的抬眸道:“萧伴伴,你来说说看,到底是理学好,还是新学好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话,却是将萧敬问倒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法儿回答。

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虽在内书房读过书,可这等坏脑壳的事,他从不去想的。可陛下问起,他又不敢不回答,就只好道:“奴婢以为,问题不在于学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噢?”弘治皇帝笑吟吟的看着萧敬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弘治皇帝依旧等他说下去的样子,萧敬只好大着胆子继续道:“问题的关键,在于读这学问的人,陛下一定很厌恶杨廷和吧,可难道陛下认为杨廷和若是学的不是新学,难道就不会机关算尽,不会坐而论道吗?奴婢以为,会的,这是他的本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话的确大胆,不过弘治皇帝没有怪罪之意,而是道:“可为何这些新学的读书人,做事却都有板有眼,和别人有所不同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因为教授的好。”萧敬想了想回答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让别人来教授新学,可能结果就是另一番模样了。奴婢知道陛下一定想知道,若是天下人都学新学,这大明岂不是要进入极盛之世,奴婢不敢妄测,只是觉得,学问再好,最关键的在于教授的人,也需这学里的风气好坏。否则什么学都可以教出人才,也可以教出诸多不学无术之辈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倒是很认真的听着,而后点头,嗯,有道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,说明太子和方继藩在西山办学是极又成效的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突的,弘治皇帝哑然失笑道:“朕现在有点明白,为何朕竟不如太子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笑了笑,提起了朱笔,开始在一份份的试卷上开始御批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显得格外的认真,他在根据这些策论,挑选自己最急需的人才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御批之后,弘治皇帝搁笔:“选吉日放榜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奴婢遵旨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复杂的看了弘治皇帝一眼,陛下突然问起新学和理学,区区新学,不过一个书院,里头两百个师生,哪里可以和树大根深的理学相比?



        可陛下既拿出来比,可见新学的分量在陛下的心里已是加重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弘治皇帝唏嘘了一口气,道:“那刘五六,不知安顿好了吗,他母亲的病在求医问药之后,定会好转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又是一声叹息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三月初一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天气转暖了一些,至少方继藩不必穿着臃肿的毛线衣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日,乃是殿试放榜的日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朝廷已选了吉日,在贡院外放榜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听放榜,方继藩就很激动!



        这涉及到的,乃是自己的徒孙的前途啊,我方继藩爱徒如孙,这可不是吹嘘之词!

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一大清早,他早早洗漱好,而刘杰等人则都早早在外头等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见到方继藩从府中出来,刘杰等人慌忙朝方继藩行师礼,方继藩挥挥手道:“走,去贡院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喜欢贡院外头那热闹沸腾的感觉,看着自己的徒子徒孙们榜上有名,是一件很愉快的事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也还很喜欢看其他的读书人名落孙山之后,捶胸跌足的样子,喜欢听人呜呼哀哉,还有那无数酸溜溜的的目光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亲自骑着高头大马,后头十五个贡生尾随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到了贡院外头,方继藩脸拉了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啥意思?

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这么冷清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却见这贡院外头,门可罗雀,甚是萧条。



        若不是方继藩等人来,增加了人气,否则,方继藩甚至怀疑,这里几乎可以架起篝火来烧烤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左右四顾,来看榜的人有是有,读书人却少,戴方巾的人更是少的可怜,似乎大家一下子,就脱离了低级趣味,对于功名利禄此等浮云之事,不再关心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吁了口气,难道……真将人的心伤透了?



        怪自己啊,竭泽而渔,竟是没有意识到,可持续发展的道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在这,冷清清的贡院外头,站在清冷的榜下,有些凉,心也有一些冷,方继藩留给身后的徒孙们,凄凉的背影,他抬着眸,突然失去了人生的意义一般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刹那之间,方继藩终于找到了一个明亡的原因了,读书人,也即是这些精英阶层们,没有百折不挠的精神,脸皮没人厚,还特喜欢瞎比比,输了就爱躲起来装死,假装啥都看不见,连直面失败的勇气竟也没有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读书人,若不好好改造,大明迟早还要完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情复杂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却在此时,有个少年郎,又站在了方继藩的身边。



        依旧还是当初那个带着傲骨的徐傲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没来由的,竟有几分感动,眼圈有些红,不容易啊,这徐傲凌,在他眼里,竟成了大熊猫,老珍贵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来啦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徐傲凌昂首,看着那空白的榜文位置:“我来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这才多少日子,就又自信满满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等着……不急……方继藩没做声,他决定先不要刺激徐傲凌,别连这个家伙都吓跑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是不是来错了日子,很清冷,一点都不像是要放皇榜的样子。”徐傲凌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是啊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点头,无话。



        徐傲凌眼眸一亮:“榜来了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故作激动的样子:“是呵,来了,来了,都张大眼睛,张大眼睛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今天下午去打针,恢复一下,可不知为啥,今天医院里好多人,耽误了,抱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