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六百零四章:发财

第六百零四章:发财

        有人倒吸一口凉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少人的口里甚至流着哈喇子,在这里,若是能吃上一碗粥,是该有多好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此番我奉旨前去金山,陛下已命我为金山卫千户,尔等受了这么多煎熬,吃了这么多苦,难道甘心就这样空手而回?回去个屁,没有银子,人活着不如狗,狗还有骨头啃,你们吃得上骨头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鹤龄嫌弃地看着这一个个思乡的人,手指点着他们,似乎都嫌脏了,鄙视地道:“看看你们,活该你们穷啊,一个个没一丁点出息的样子,还个个舔着脸,说想回去侍奉你们的老娘,你家老娘就指着你们在外头胡混?错了,他们在盼着你们挣银子,不穿着绫罗绸缎,不背着几箩筐金子回去,你们也好意思回乡?回去做什么,喝粥吗?你大爷,一群该死的穷鬼,难怪我在船上,这般的不自在,和你们吃住一起,本侯爷我想抽死你们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水兵们有人开始意动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面面相觑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金山就在眼前了。”张鹤龄高呼道:“入了宝山,却是空手而回,这人活着还有什么滋味?咱们要的是金子,谁敢拦本侯爷赚金子,本侯爷杀他全家,谁拦着大家发财,就是杀咱们的父母啊,大食人拦咱们,就杀光他们;佛朗机人敢拦咱们,就将他们杀个干净,你们之中,谁想挡兄弟们的财路,站出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的眼睛赤红,疯了一般振臂高呼。、



        张鹤龄的声音嘶哑,显然,他自己都被自己感染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他发自内心的感受,大爷我千辛万苦的来此,就是来发财的,这世上再没有比得到金银更重要的事了!

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张鹤龄甚至想说,就算我爹从棺材里爬出来,拦我发财,我也将他按回棺材板里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正因为是情真意切,这声音,竟极有感染力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延龄哭了,振臂高呼道:“杀他娘,抢他娘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水兵们开始躁动不安,一个个面面相觑。



        平时在船上,他们受的教育,是为了天下人的福祉,是为了苍生社稷,刚刚出海时,他们是带着骄傲杨帆而起的,可这海中的枯燥,以及无数的风险,已将他们内心的所谓荣誉击打了个粉碎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是血肉之躯,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徐经这般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此时,内心深处,某些邪恶的欲望却在此刻勾起,人们看着张鹤龄,张鹤龄激动得脸通红,自心底深处发出了怒吼:“发财,发财,发财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延龄激动地大吼:“发财,发财,发财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周腊也跟着大吼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开始,大家觉得这三个人是疯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那心底的欲望越发的蠢蠢欲动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路的航行,他们自觉得自己的心已死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麻木且疲惫不堪的身心,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希望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脑海里,一个个画面瞬间划过,想到自己衣锦还乡。想到自己在自家的后院里挖着地窖,用来储藏一箱箱的金子,每一个箱子贴上封条,这个是给儿子的,这个是给孙子的,这一箱,是曾孙……,此后,是玄孙。



        子子孙孙,无穷尽也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船上,人容易无聊得发慌,在这封闭的环境,人的思维最容易变得迟钝,现在这发财的声音,起初觉得刺耳,渐渐的耳顺了,再到后来,竟也有人开始跟着张家兄弟和周腊的声音一道高呼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发财,发财,发财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越来越多人的跟着高呼,这么一吼,居然心底的郁闷和那思乡的情绪消散了许多,整个人的精神竟也变得和平时不同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发财……发财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鹤龄已跳上了石桌,看着下头一个个热切的人:“我们此去是做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发财,发财,发财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人挡兄弟们财路怎么办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宰了他,宰了他,宰了他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鹤龄一撇嘴:“船队继续向南,绕过海角,随即北上而后向西,不寻到金山,绝不回航,谁挡大家发财,宰了他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宰了他,宰了他,宰了他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在上一个世界,有一部叫《乌合之众》的书里,作者曾有过总结,当一个人成为孤立的个体时,他有着自己鲜明的个性化特征。而一旦他融入了群体,他的所有个性都会被这个群体所淹没。而当一个群体存在时,他就有着情绪化、无异议、低智商等特征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突然觉得自己不够成熟。



        脾气越来越糟糕,人也越来越跋扈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和原本的自己,竟是一丁点都不像,上一世的自己,理应没有这样任性才是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琢磨了一上午,终于算是琢磨透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所谓的成熟,不过是人在走上社会之后,被社会**的生活不能自理,因而变得谨慎、胆怯、理性、世故,人们将其称之为成熟,或谓之为成长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这一世,方继藩悲剧的发现,怎么好像是反过来的,明明是我方继藩**着整个社会呀,莫非因为如此,导致自己有幼稚、低龄、任性化的倾向?

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就难怪历史上的朱厚照越长大越智障了,原来还是有理论基础的啊,做了皇帝,天天怼着天下臣民,智商和情商都塌陷式的暴跌,愈发的任性。



        想明白了这个理论,方继藩心里不禁感慨,诶呀,若是如此,自己就可以放心了,原来不是我的问题,而是这个社会的错,怪只怪古人们不来多踩踩自己,好让自己吃点亏,打落了门牙之后,慢慢的长大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届的古人不行啊!



        在西山百无聊赖的琢磨了一上午,肚子饿了,还好温先生早早便做好了火锅,倒是朱厚照今日没来,方继藩和温先生只好孤零零的自己涮着羊肉!吃饱喝足,便命邓健去给自己斟茶,最近肚子里油水多,需多喝茶,去油水不可。



        温先生惬意地坐在下首,呷了一口茶,而后笑吟吟的打量着方继藩。

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无论任何时候,都有一个吃货风雨无阻的来吃你做的饭,这种人,不但要成日好吃懒做,还需有闲工夫,这京里打着灯笼到哪儿找去?



        唯有这位定远侯,无论任何时候,都是无忧无虑的模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温先生却在琢磨,这家伙年纪也不小了,还未娶妻呀?



        怪哉!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事落在此时,也不算太奇怪的事,就说当今皇帝只娶了一个妻,不也很怪。再往上,那成化先皇帝,独宠万贵妃,也即其乳母,万贵妃可比成化先皇帝年长十七岁呀。



        男女的勾当,万万不可往深里去想,一想,便要犯忌讳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还是喝茶,喝茶才是最简单的趣味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是须臾,温艳生想了什么,掸了掸身上的灰尘,随即道:“昨天夜里,屯田所的人给老夫送来了几根……叫玉米棒子的东西来,老夫忙碌了一夜,左看右看,上看下看,终于明白,这玉米棒子倒是好东西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的面容毫无波澜,他对玉米没兴趣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温艳生眼眸明亮,兴致勃勃之态,喜滋滋的道:“此物入口细腻,细细品味,有几分津甜,很是糯口,这几日,老夫得试试如何烹饪是最佳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便道:“温先生有了成果,记得叫上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温艳生却是含笑道:“自然是要让定远候试一试的,只是我看定远侯,似乎有心事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倒是没想到这样也给温艳生看出来了,方继藩干笑!



        温艳生这样的人,无欲则刚,方继藩反而很放心他,于是坦然道:“我在想,太子殿下咋还不生娃娃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这个话题,还真是够突然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温艳生身躯一震,原来定远侯还是很关心国家大事的啊,平时见他没心没肺,还以为他只知混吃等死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太子殿下……若是再不生娃娃,确实……很不妥。”温艳生捋须,颔首点头,表示同意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惊诧的道:“怎么,想不到温先生对此也如此的关心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温艳生乐了:“这普天之下,谁不关心?天子的家事,便是国事,这血脉继承,更是和社稷宗庙有极大的关系,未来谁是天子,掌握天下生杀夺予,会有人不关心吗?这无论朝野,仁人志士,无一不将太子殿下生孩子的事,当做自己的事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见温艳生说的郑重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终于能够理解历史中的朱厚照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举一动,一言一行,哪怕有啥爱好,生不生孩子,都被人上纲上线到了天底下最了不得的事,这皇帝,真不好坐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温艳生道:“不过……太子殿下的事,老夫也操心不上,倒是定远侯,至今未曾婚配,难道就没有什么想法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呀。”说到这个,方继藩却是乐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温艳生精神一震:“那么不妨说出来,或许老夫可以尽力帮衬一二,老夫是个热心肠嘛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此人说来温先生肯定耳熟,她姓朱,闺讳秀荣便是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温艳生脸上的笑容,逐渐消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