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六百一十二章:命中注定

第六百一十二章:命中注定

        寝殿里,一下子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脸的诧异。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天子,君临天下,要考虑的,乃是天下事,虽也有儿女私情,却无论如何,也没有将方继藩和太康公主放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抵,他还是将方继藩当子侄看待,否则,也绝不会让方继藩为太康公主看病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刻,作为方继藩的君父,以及太康公主的父亲,弘治皇帝后知后觉之后,下巴都要掉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呼出了一口气,突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突然有一种,你们方家也算是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女儿的心事,自己怎么不知。只是张皇后自然不便说什么,公主乃是她的独女,张皇后自然希望给她找个好归宿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明的公主,从明初时开始,大多是皇室与勋臣之间联姻的手段。譬如太祖高皇帝时,其女大多与常遇春、徐达等功臣的儿子们联姻,到了文皇帝时,文皇帝之女下嫁黔国公之子,可是至文皇帝而始,这皇室公主,便多嫁给寻常百姓了,从前显赫一时的驸马都尉,也开始没落,譬如当今的驸马都尉,也即是弘治皇帝妹妹,嫁给驸马之后,驸马的主要职责,是每日跟着英国公张懋前去太庙祭祖,那位仁兄是祭祖专业户,对每一道程序,都是了若指掌,无人可比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张皇后却不这样看,这是独女啊,和其他皇室之女不同,当真甘心嫁给一个寻常百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年来,但凡是有出息的男子,或是勋臣之后,几乎都不肯和皇家联姻,能被选中的驸马,大多都是泛泛之辈,这方继藩不同,生的俊俏,至今没娶妻,又是大功臣,本事自是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心里又计较,却没有做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来这等事,不能由公主和张皇后提出,否则,这算个啥意思,只能让方家自己来提,可左等右等平西候一点消息都没有,可谁料,这方继藩竟是来提了,这方家,也算是奇葩呀。

        二来,若当真下嫁平西候之子定远侯,少不得,朝中会有不少的非议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这破坏了传统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方继藩一旦为驸马都尉,那么,他本身的爵位,该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种种的考量,让张皇后踟蹰不决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朝,可不同往朝,今朝的公主,可金贵,半分委屈也受不得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定了定神,见那公主早已躲了起来,心里更有了计较,便索性气定神闲,且看方继藩接下来怎么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听罢,已是气炸了,他左右看看,刀呢,仁寿宫里咋没有刀,姓方的,早知你心里有鬼,果然哪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那朱秀荣躲在了耳室里,她一听方继藩的话,心里大抵知道什么,便躲起来,此时真真切切听到方继藩厚颜无耻的高呼非公主不娶,竟没有欣喜,反而泪水涟涟下来,她固然知道,方继藩提出来,是极不容易的事,后果难料,这有情郎倒也不曾相负自己。于是哭了,低声抽泣,心里乱糟糟的,既担心难料的结局,又觉得殊为不易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已深吸了口气,她凝视着方继藩,老半天,才回过了神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乃是大喜的日子,她是真高兴,结果……这么个小家伙,可怜巴巴的抱着自己的腿,提出了这么个要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小年纪,脸皮很厚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家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他倒好了,亲自上阵,脸皮都不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测算过八字?”太皇太后凝视着方继藩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算过,京里的道人、和尚,都测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的八字哪儿来的?”太皇太后严厉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下子,寝殿里顿时多了几分肃杀之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对啊,八字哪儿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你方继藩得讲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古人对八字看的极重,因为古人有巫蛊之术的传统,尤其是皇家,八字是严格保密的,就是害怕泄露出去,为人所利用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你方继藩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    莫非,是公主殿下亲口和你说的?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如此,这就更严重了,公主殿下乃是未出阁的女子,竟是将这八字告诉一个男子,这是不守妇德,这若是传出去,岂不让天下人都笑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室乃天下人的典范,皇室需作为表率,无论躲在宫里头,你是什么样子,可对外,却定当是道德的化身,任何对皇室不利的消息,都将被扼杀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让人知晓,这是何其严重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若是你方继藩阴私打探去的,那么你方继藩成了什么人,这岂不是万死之罪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,你是如何知道?”太皇太后声音更加严厉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想了想:“是臣……臣找人打探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像有点作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方继藩既然豁出去了,也就凛然无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怕死?

        想一想雄蜂,人家和蜂王**之后,便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想想人螳螂,公螳螂**之后,便要被母螳螂吃掉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爷,为啥传宗接代而已,怎么就这么悲壮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从何处打听来的?”太皇太后不依不饶,她乃后宫之主,自是对后宫规矩的捍卫者。

        尾随而来的萧敬站在角落,心里偷乐,这方继藩,好大的胆子,这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毫不犹豫道:“乃司礼监太监萧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萧敬脸都绿了,噗通一下跪倒,哭天抢地道:“奴婢……奴婢没有啊,奴婢和方继藩,历来……不睦,奴婢绝不敢做这样的事,奴婢……哪有这样的胆子,奴婢对陛下的忠心,天日可鉴……哎呀,奴婢是被冤枉的,奴婢冤枉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自然知道,此事的严重,方继藩,你生儿子没*眼,咱招你惹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脸色缓和了一些,其实她见太康公主躲入了耳室,心里就大抵明白,这方继藩和秀荣只怕……有些内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可是历经了数朝的女人,现在方继藩图穷匕见,她岂会一丁点都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这定是太康公主相告的,好在这方继藩倒还算忠厚,不敢说实话,否则这实话一说,就等于将一切责任推到了太康公主身上,若当真如此,这方继藩,就真是无法值得托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,这方继藩宁愿拼着死罪,也只承认是他勾结了萧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萧敬和方继藩有仇吗?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眯着眼,也有些心乱了,却见方继藩抱着自己的大腿不撒手,她吁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在此时,张皇后道:“臣妾向祖母告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淡淡的道:“这八字,其实是臣妾告诉方继藩的,娘娘莫忘了,方继藩,和道家的渊源很深,因而,臣妾将这八字相告,便是希望方继藩能为朱秀荣测算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一愣,看着面无表情的张皇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心说,难道是自己想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是张皇后相告,方继藩不敢说实话,怕牵累张皇后?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忍不住仰天长啸,张娘娘给力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侧目看了张皇后一眼,他心里立即明白了,自己和张皇后关系莫逆,这样的事,若是真有,张皇后一定会告诉自己,现在张皇后突然在此说这些,想来……这是为方继藩转圜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她为何要转圜呢?

        难道……秀荣和方继藩的事,她早已知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态度,显然已不言自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母后……他便是再蠢,也能察觉出什么。自己的妹子还没等方继藩求告,就躲了起来,而自己的母后,却为方继藩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刀……刀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眼眸一沉,她背着手,看着方继藩,一字一句道:“好,这且是皇后给你的八字,那么,哀家也就不责怪你,你说你测算过八字,这八字之中,有什么讲头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乃天作之合,这世上,在没有比这更好的姻缘了,臣……将这测纸,带来了,娘娘明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自袖里取出一张箓纸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家伙……真是蓄谋已久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有些哭笑不得,却还是极认真。她是姓命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接过,看着一眼,这是龙泉关李朝文真人的测算,果然……是大大吉,说是能子孙繁茂,长寿延年,且男主腾达,女主有百年之兆,夫妻相濡以沫,无半分的不和。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下意识的道:“这李朝文,可是龙泉观里当初祈雨的真人吗?此人倒是大贤大德的有道之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正是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立即道:“此人是方继藩的师侄,怎么能相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恨的牙痒痒,立即道:“不只这位李朝文真人,还有天宁寺的有道高僧也测过,请娘娘过目。”这一次,从袖里取出一枚签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接过签,看了一眼,乃上上签,说是方继藩与朱秀荣乃有缘之人,是命中注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吁了口气:“这是紫柏上师的签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正是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凝重道:“哀家也有耳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:“谁知道有没有被人收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便道:“其实,臣这里,还有龙虎山大真人的符箓,还请娘娘过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如变戏法一般,取出了一沓黄纸,低头翻找了一番,抽出一张:“娘娘,这就是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