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六百一十八章:恩典

第六百一十八章:恩典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也不知自己咋的了,对于任何狗屁倒灶的事,总能有十二万分的兴致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听方继藩说起安南,便龙精虎猛,眼里放光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父皇,唯恐天下出那么一丁点的事,但凡有任何的事,便寝食难安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朱厚照,却是唯恐天下不乱,倘若不出点事,便觉得无精打采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听说镇国府飞球营和备倭卫出击,顿时像要过年一般,却又担心起来:“可倘若安南人不动手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双手一摊:“那就算了,我大明德泽四海,以德服人,历来从不擅开边衅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顿时露出了失望之色,唉声叹息起来,又双手合掌,似在祈祷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却在此时,有宦官来,见太子也在此,显得有些犹豫,却还是硬着头皮道:“定远侯方继藩接旨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不敢迟疑,至镇国府,摆了香案,郑重其事道:“臣接旨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宦官手持着圣旨,打开,咳嗽一声:“奉天承运皇帝,诏曰:朕承天序,统驭万方,盖闻汉高增封萧相,旧惠是怀,周武褒建胡公,至戚惟厚,况恩亲之兼,有宜名爵之特崇。定远侯方继藩,忠义之后,年迨耆英,德称乡郡,脩孝义于平,朕心甚慰,今虢夺卿定远侯之位,敕卿为驸马都尉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夫妇之道,人之大伦,婚姻以时,礼之所重,帝女下嫁,必择勋旧为期,此古今通义也,朕今命驸马都尉方继藩,卿当坚夫道,毋宠,毋慢,永肃其家,以称亲亲之意,恪遵朕言,勿怠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一块大石落地,忙道:“臣……遵旨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美滋滋的起来,得了圣旨,低头,左看右看,又对这宦官道:“不知可择定了婚礼的佳期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宦官道:“自当选吉日,都尉上六礼便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颔首点头,委屈巴巴的道:“你得回去和陛下说,他夺了我的定远侯位,这是臣一刀一枪干出来的,今为娶帝姬,臣是豁出去了,可这嫁妆,却不能再用铜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宦官诧异道:“什么铜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摆摆手,叹息一声,算了,和他也解释不清,便道:“意思就是,嫁妆要丰厚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宦官吓的脸绿了:“奴婢不敢说,都尉自己为何不去说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理直气壮道:“我也不敢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这宦官有一种ri狗的感觉,你皇帝的女婿都不敢说,你让咱去说,你当咱是二。宦官幽怨的看着方继藩,却勉强挤出笑容;“都尉真会说玩笑话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凑过来……左看看右看看,道:“老方,你不做定远侯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叹息道:“为了公主殿下,区区一个候位算什么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也幽怨的看着方继藩,本想闹一下脾气,显出自己对这门婚事的不赞同,可细细一想,人家爹性命垂危了,罢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将圣旨收了,道:“真不容易啊,我年纪大了,该早点成婚不可,待会儿我回去算算日子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恼怒道:“你的父亲,你不管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家父知道我要成婚了,迎娶了公主,说不准,一高兴,就从病床上蹦起来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龇牙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二人话音刚落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却又有宦官来,道:“驸马都尉方继藩,接诏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奇怪,看了朱厚照一眼,朱厚照也道:“父皇真是吃饱了撑着,话总是说半拉子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宦官却取了一封奇怪的诏书,道:“东宫太子殿下、镇国公曰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的脸色有点僵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东宫太子是谁?



        不就是我吗?



        镇国公是谁?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还是本宫吗?



        啥意思?



        本宫有发什么诏书吗?

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和我有啥关系?



        还有这宦官,是东宫的人?



        不是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这宦官。



        宦官看了太子,战战兢兢,却还是努力鼓起了勇气:“驸马都尉快接诏令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则询问似得看着朱厚照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怒道:“这是矫诏,有人擅改本宫诏书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宦官咳嗽,道:“快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要将诏书抢夺过来,怒气冲冲道:“岂有此理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那宦官要哭了:“殿下,莫动,奴婢也是奉旨而行,殿下万万不可令奴婢难堪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便道:“且拿我看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一把抢过了诏书,一看,乐了,对方继藩道:“哈哈,竟和本宫的诏令一模一样,老方,你看这抬头,还有用纸,都是东宫的,还有这个印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身躯一震,惊呆了,努力的看着那东宫和镇国公的印,东宫宝印,乃是历代太子传承下来的,自是无话可说。可这镇国公大印,乃朱厚照亲自造出来的,里头还有防伪标志,可在这里,不但这印的纹理惟妙惟肖,却连那隐藏在印中的防伪标识,竟也丝毫不差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大惊失色:“这印一直都挂在本宫身上,从不离身,可现在,这印哪儿来的,竟是一般无二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也懵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是太子的诏书,那怎么来的太子诏令?



        那宦官忙是将诏令夺了回去,惶恐不安道:“太子恕罪,奴婢职责所在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已是惊的下巴都掉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宦官则匆匆道:“驸马都尉方继藩快接诏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只得道:“臣接诏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宦官道:“驸马都尉方继藩,甚得本宫之心,本宫初创镇国府,都尉方继藩,功不可没也,今本宫奉皇帝命,辖镇国府已教导贤良,屯田卫戍,以安天下,正需都尉辅佐,今诏方继藩入镇国府,敕镇国候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镇……镇国候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吓尿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太子是没权利敕镇国候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太子一向糊涂,毕竟连他这镇国公,都是自己敕封给自己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镇国公,虽是自娱自乐的产物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随着镇国府的水涨船高,满朝上下,最终还是捏着鼻子默认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毕竟镇国府现在已属于强权衙门,起初的时候,皇家不认可,可它若是下了公文去兵部,兵部尚书马文升,敢不认吗?



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……又一个类似于镇国公的产物,却是凭空出世。

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……理应又是太子胡闹之下的结果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问题在于,朱厚照一脸委屈巴巴,本宫这一次没有胡闹啊,这镇国候哪儿来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宦官又道:“都尉于镇国府,位列本宫之下,望都尉举贤用能,辅佐本宫,不可懈怠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也不知道该不该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这诏书,摆明着,它是真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它,却又是假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真真假假,天知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看着朱厚照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悲愤道:“本宫被人矫诏了,这定是父皇做的好事,这么大一个人,居然也玩这等小儿一般的把戏,可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那宦官听的脸都绿了,低着头,不敢做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却有一种醐醍灌顶一般的感觉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次被虢夺了侯位,作为驸马,几乎已经没有任何职责了,也就是说,方继藩虽如愿以偿,迎娶了公主,可驸马都尉除了给皇家去祭祖之外,也没别的事。这和皇帝希方继藩能够辅佐太子的初衷,有很大的背离。

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做的许多事,已得到了皇帝的认可,认为这些事,都是利国利民,于朝廷有莫大的好处,怎么肯让方继藩这辈子成日跟着公主鬼混,蹉跎一辈子呢?

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乎,太子兼镇国公的诏书便被炮制了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以太子名义,敕镇国候,继续与太子一道,执掌镇国府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天下人肯定有非议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  可又如何?



        这跟朕有啥关系?这是太子做的事,你们去找太子吧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历来就胡闹惯了的,你能拿他怎么办?朕也拿他没办法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啪叽一下,*盆子就扣在了朱厚照头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朱厚照属于那种债多不愁的人,他做的事,哪一样不是让人大跌眼镜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你说这是儿戏,却又不对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因为镇国府是真实存在的,方继藩是镇国候,那么就名正言顺的,成了镇国府的二号人物,这个事实存在的机构,且渐渐如日中天,谁可以忽视呢?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美滋滋的接了旨意,镇国候……其实也挺好。



        虽然领的不是朝廷的俸禄,可领的,是东宫的俸禄,一样的,东宫以后,迟早要克继大统,这老朱家的饭,我方继藩吃定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宦官等方继藩一接了旨,便飞也似得逃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低着头,有点想不开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口里喃喃念着:“本宫的防伪,是怎么泄露出去的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低头看了一眼诏书,道:“殿下,你的防伪,是在何处,怎么臣看不明白,你告诉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摇头:“告诉了你,还叫防伪码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看了很久,又取出朱厚照此前的诏令来比对,可怎么比,也看不出来,不禁翘起大拇指:“陛下真是个讲究人啊,难怪太子殿下有矫诏的专长,原来……竟是遗传,臣现在彻底的服气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生怕被朱厚照抢了去似得,方继藩忙将这‘朱厚照’的诏令踹进自己的怀里,道:“殿下,啥时候给我制一枚镇国候的印,也要有防伪的,若能像殿下的镇国公大印那般拉风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