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六百二十九章:太子威武

第六百二十九章:太子威武

        一封令人瞠目结舌的急报,火速送到了京师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弘治皇帝,更是下巴都要掉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上一次,他看到朱厚照和方继藩二人趴在舆图上,双眼布满了血丝的纸上论兵,还以为,这二人只是儿戏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谁料到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眼睛都红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子呢?太子何在,将他叫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擅自发布讨伐檄文,朕还没死呢。你胆子倒是大的很哪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安南国,确实是可恶,可你朱厚照成日都在做什么?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抬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众臣,众臣一脸幽怨的看着弘治皇帝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副陛下,你自己看着办吧,这事儿,怎么收场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觉得头皮发麻。



        见有宦官匆匆去传太子,弘治皇帝想起什么:“还有方继藩,方继藩也有份,一并传来。“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又看众臣一眼,众臣脸色更加难看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几年,朝廷的礼法崩坏的有点厉害啊,以往的事,大家都能忍,可这……还能忍吗?



        不给一个交代,说不过去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便道:“看朕不打死他们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大臣们面无表情,没有为陛下的话,而欢欣鼓舞,若能打死,这倒也好了,可问题在于,大家都知道,这不过是陛下的一句‘气话’而已,没有任何意义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。”说话的是礼部尚书张升,张升道:“安南国使臣阮文,希望求见陛下,他认为,大明视征伐为儿戏,安南无错,大明此举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,知道了。”弘治皇帝摆手:“朕不见,朕见他做什么?你自己去交涉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升心里说,那我如何交涉呢?檄文都出来了,还交涉个*?



        张升心里恼火啊,他是礼部尚书,这么大的事,檄文出来,他才得知,这礼部还要不要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升忍不住道:“那阮文还说,倘若大明要重蹈文皇时的覆辙,安南国上下,也定当众志成城,与南下侵犯之军,一决死战,他留在此,没有立即回国,乃是因为,大明此前,将安南纳为不征之国,而今,突然发布檄文,意欲征讨,这是背信弃义,希望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够了,不必再说了。”弘治皇帝冷声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下子,心里更加的火起,这……是惹了大麻烦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檄文都出了,这个时候还回的了头吗?



        文皇帝时,国势如此昌盛,两征安南,虽是进展神速,却也因为这安南,而使大明变得虚弱,平白耗费了大明许多的国力,可如今呢,如今三军将士,有当初文皇帝时那般骁勇吗?而今的将军们,有文皇帝时善战吗?文皇帝时尚且如此,现如今,竟还要对安南国动兵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安南的使节,虽是出言不逊,却也勾出了弘治皇帝的担忧。



        是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再重蹈覆辙,到时进又进不得,退又退不得,到了进退维谷的境地,该当如何?

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立即下旨收回太子之令?这显然又显得朝廷犹如儿戏。



        安南国侵犯边镇,这是确凿的事,贵州的巡按和中官,都证实了这件事,若是收回,岂不是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和方继藩,这是将朕陷入了墙角之地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咬着牙,看着诸臣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也忧虑起来:“陛下,老臣也以为,此事过于儿戏,而今,天下百废待举,朝廷要花费钱粮的地方,实是太多,太多,区区一个安南,朝廷若是大动干戈,老臣只恐,到时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臣也以为如此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臣附议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几乎每一个人,都异口同声的,表达了自己的担忧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太坑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当初文皇帝的大军进入了安南,就是被生生给耗死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安南北部,崇山峻岭,大军想要过去,需要耗费多少给养,且明军是客,安南人是主,这天时地利人和,俱都给安南人占了去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打进安南,需要几年?若是一两年还好,可若是拖个三四年,要死多少人,又要耗费多少的钱粮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有银子,也不是这样花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坐下,没有吭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话,他也明白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敲了敲案牍:“那么该怎么办,如之奈何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如之奈何,道出了弘治皇帝的无奈。



        檄文已经公诸天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太子的意思。



        倘若皇帝立即下旨,收回成命,不但安南人讥笑,天下人也会认为,内宫之中,皇帝与储君不和,人们会认为,储君毫无威信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太子怎么可以无信呢?



        张升正色道:“臣以为,为天下苍生,和无数将士们的安危计,陛下该下旨,申饬太子,召安南使节,澄清此事,命安南人上表,认个错,而朝廷借此就坡下驴,收回成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似乎也是个办法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却没有做声,显然,他虽认同这样的办法确实理性,甚至,他想直接抽死朱厚照,可他绝不愿意,当着天下人的面,指责太子的错误,让天下人认为,太子是个荒诞无道之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升凄然道:“陛下啊,不可一错再错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叹了口气:“朕再想想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升叹了口气,便再不言语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子和方继藩来了没有?”弘治皇帝怒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才有宦官来,道:“启禀陛下,太子和驸马都尉……至今,至今……不知所踪,只是昨日有人听说,他们要去附近的田庄巡视,可具体去了哪个田庄,却是不知,或许是在龙泉观,或许去了通州,或许……已经命人四处去寻了,想来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脸色蜡黄,一口老血要喷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摆明着两个人跑了吗?找?找个鬼!



        “挖地三尺,给朕挖地三尺,也要将他们给朕带回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通州是个好地方,这里有大运河,乃通衢之地,热闹非凡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切京师的物产,都会经过此处,一船船的南下,而江南的粮食、布匹,也会经由此,送至京师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这通州之外,有一处龙泉观的田庄,乃是数十年前,一个富有的士绅,投献给龙泉观的土地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向不将自己当做外人,师侄的东西,和自己的没有什么分别,不必分的太细,所以屯田千户所,也在这里,设置了一个培育种子的基地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这田庄里,有一处院落,方继藩暂时便住在此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自然也来了,他思来想去,眼下得避一避风头,依着父皇的性子,此时肯定很不冷静,人若是冲动,难保会做出一点不理智的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可惜,这里没有温艳生,这是极遗憾的事,二人在此,吃的很糟糕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朱厚照倒很有苦中作乐的心情,隔三差五,骑着马在这附近的林子里去打一些野兔回来,愉快的学着温艳生的法子,掏了内脏,加了十三香,烤着吃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却有心事,这么躲着不是办法,自己还没有娶公主啊,因为这事,婚事怕是要耽搁了,这两个月,可是有好几个吉日,若是错过,却不知又要等到何时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兴冲冲的给拿着铁纤子,串着兔肉,将这香喷喷的兔肉放到方继藩面前:“快吃,快吃,听说这附近,有不少野物呢,本宫明日再带人去试一试,老方,你咋心事重重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我挂念着家里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乐了:“男儿大丈夫,四海为家,这一次,咱们的计划没成功之前,可不敢回去了,父皇性子急,真会动手打人的。你看看本宫,本宫就不想着东宫,你可知道,本宫纳的太子妃,那个沈氏,前些日子,有了身孕,她有了身孕,本宫不也跟你出来,你心要放宽,别扭扭捏捏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脸诧异,这沈氏,乃是陛下挑选的正妃,且又是自己徒孙沈傲的姐妹,想不到,她才刚刚嫁入东宫,就有了身孕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切了之后,太子殿下……还真是放飞自我了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钦佩的看了朱厚照一眼:“殿下子嗣真是多啊,臣很佩服,真的服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乐了,哈哈大笑:“这不算什么,本宫不是吹嘘,本宫也不只这一点本事,你等着瞧吧,到时,本宫的儿子,比你的徒孙多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便托着下巴,心里开始琢磨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看着方继藩:“老方,你在想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感慨的道:“殿下勤奋如此,很令人佩服,臣在想,臣也要好好努力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努力,努力个啥?”朱厚照一头雾水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深深的看了朱厚照一眼:“努力像殿下一样,多生娃娃,方家银子太多了啊,不多生几个,怎么败的完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噗嗤一笑:“啊哈……”他刚笑到一半,突然觉得怪怪的,这家伙,在想生娃的事,脑子里,是在想和谁生娃…顺着这个思路继续往下想,朱厚照怒了,掐着方继藩的脖子,晃啊晃:“姓方的,以后不许和本宫说任何生娃的事,一个字都不许提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脑子里,本是想着传宗接代的正经事儿,被朱厚照这般一掐,额上青筋爆出,喘不过气,脑子晕乎乎的晃啊晃,他忙道:“大……舅……哥……你好狠的心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