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六百三十章:出击

第六百三十章:出击

        好在朱厚照对于方继藩,并没有杀念,终是放开了方继藩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大口的喘息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威胁了一番,方继藩有点懵,这妹婿做的,好像很没意思的样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看朱厚照这气咻咻的样子,也挺好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终究又认真起来:“你说,咱们的计划,能成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也认真起来:“这就看殿下对自己是否有信心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想了想,惆怅的叹了口气:“本宫打小就学兵书,可真正能验证的时候却不多,却也知道,战场上的事,瞬息万变,所谓兵无常势、水无常形,许多预料之中的事,未必能成,可这战事,若是不去行动,只纸上论兵,那么我们所想的,就永远都无法验证,这一次的战法,超出以往,能否成功,只得看唐寅、沈傲等人的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托着下巴:“若是失败了,咋办?殿下,我的意思是,我们需未雨绸缪才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眼睛,便瞥向了这厅堂外头,这厅堂有十数扇窗,几扇窗开着,一个窗后,看到一个绰绰的人影,人影佝偻着身,刘瑾有些累了,便倚在墙根,手里抓着一把炒熟的黄豆,时不时,塞一颗黄豆入口,他显得穷极无聊的样子,跟着殿下到这鸟不拉*的地方来,连吃都吃不好,他背抵着墙,两腿缠绕交叉站着,一面吃着豆子,一面悠然自得的自得其乐。



        经历了太多事,刘瑾反而看开了许多,这炒过的黄豆,在他口里咔吧咔吧的咀嚼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看朱厚照的眼神,顿时明白了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虽然……这借口明显会有些牵强,可替罪羊最大的作用就在于,陛下所需要的,是一个借坡下驴的理由,发生这么大的事,总要打死一两个人才能有所交代的,不是朱厚照,便是方继藩,或者……两个人异口同声,牵涉进来的刘瑾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太委屈他了啊。”方继藩感慨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公公在历史上,是何等的叱咤风云哪,虽然下场惨了一些,可作为八虎之首,甚至被人称之为‘立皇帝’,可自己的观感看来,这位刘公公,实在和历史上那层猖獗一时的刘大太监,反差有点大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法子,总得有人背锅。”朱厚照道:“谁让他平时总说愿为本宫效死呢,本宫给他机会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安南的地理狭长,北部为崇山峻岭,可这崇山峻岭至其王都升龙城,却又是一处开阔的平原,以至一直向南,又有占城这等鱼米之乡,此地的稻米,可以做到三熟,粮产极高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太子殿下突发檄文,贵州军卫便开始集结,试图南下,安南国内得到了警讯,若说完全不担心,那是骗人的,好在北方,有连绵大山作为屏障,只要安南人谨守各处隘口,便可与明军消耗下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当初文皇帝征安南,战争的准备,就长达一两年之久,数十万大军齐头并进,这才一举攻破升龙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因而安南虽是紧张的备战,抽调各路军马北上,却并不急迫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自信自己对付明军,有祖传下来的经验,且安南的地势,本就是安南人占据了足够大的优势,于是乎,安南则起倾国之力,无数的军马和钱粮,抽调北方,浩浩荡荡的大军,连绵不绝。



        贵州军卫,已在北方摆开了阵势,他们是先锋,倘若朝廷决心南征,那么后续,黔国公的云南军马,以及各处的客军,也将蜂拥而至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大战,已是一触即发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眼下,却是大战前的平静,就在这风和日丽的一日。



        驻守在清化的安南军如往日一般,懒散的出操。



        清化乃是大后方,北连国都升龙,南接占城,相比于无数调往北方的安南军马,这支驻扎于此的安南军,似乎并没有感受到暴风骤雨来临的紧张,毕竟……这里离战争太远,明军还在千里之外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就在此时,一艘艘的舰船,却是出现在了海平面。



        越来越多的舰船,渐渐显露出了巨大的船影。



        当初下西洋,徐经四处寻找航道,曾经抵达过这附近的海域,不只如此,他还招募过占城人,细细的询查这里的水文信息,下西洋,本就是探索,再加上,徐经对于宋元时期,大量商船往返于占城、吕宋等地的航道,也清楚无比,这一对照,最终得出结论,此处是一天然的良港,且此地,上接安南王都,下连安南最重要的粮产基地占城,无论是北上还是南下,一路都是坦途,并无崎岖的山道,去这两地,陆路数日便可往返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为何,唐寅将目标选在清化的原因,此处……附近的海域多为深水,船只可以畅通无处,不必担心暗礁,且此处乃是安南的咽喉之地,无数的舰船一至,甲板上,胡开山眼睛赤红,看着远处的陆地,立即发出了怒吼:“放下登陆舰船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水兵们,早已枕戈待旦,一个个目露狰狞之色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戚景通无力的大吼一通:“登岸之后,都不要激动,不要激动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日常的呼唤,戚景通已经习惯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水兵们却是磨刀霍霍,眼睛个个都红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看到的不是陆地,看到的是遍地的黄金之土,望远镜里,守卫在水寨的安南军马,这不是敌人,是人头,一个个明码标上了价格,四处移动的人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想到这个,他们便激动了,银子啊,这都是银子啊,长途跋涉来此,不收割了这些银子,猪狗不如,对不起祖宗,对不起自己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是一群能忍受海上寂寞的人,坚韧不拔。他们敢于无畏的面对巨鲸,发起进攻,绝不后退,他们横扫海外诸岛,扫荡盘踞在那里的倭寇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舔血为生,是一群亡命之徒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艘艘平底的舰船落下了大船,他们蜂拥的顺着揽绳,一个个留下了登陆舰船。



        随即,海面上。上百舰船齐发,顺着潮水,这平底的舰船便直接冲上了沙滩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登岸,戚景通便急迫的命人打出了旗帜,他害怕激动的水兵们擅自进攻,开始喝令所有人集结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胡开山,一身锁甲,手持巨斧,开始叫骂:“都听戚千户的良言相劝,他*的,都给老子死过来,集结,集结了,谁敢擅自进攻,老子将他丢到海里去喂鱼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一通乱骂之后,极不情愿的水兵们才集结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随即,胡开山一马当先,发起了冲锋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杀!杀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安南人压根就不曾想到,明军会出现在这里,守卫在此的安南军,也绝非是精锐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有点懵逼,甚至是在备倭卫登陆之前,他们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可当喊杀四起,如潮水一般的备倭卫,争先恐后的杀至,安南人才意识到,敌袭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奋力抵抗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这里,并没有多少防卫的攻势,更可怕的是,对方一个个疯了一般的冲来,他们杀人的手法,熟练无比,三五人为一队,最先之人,手持大盾,后头是矛手,长矛自盾后刺出,两边是带刀的侧翼,后队的火铳手,显然在此时,没有什么用武之地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凶残之人,犹如一群屠夫,熟练又凶残,一队人杀死一人,另一个小队已交错冲杀而上,数百个这样的小队,轮流冲刺,转瞬之间,满地便是尸首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三才阵,已经经过了改进,这里地势狭隘,施展不开,因而用的,乃是小三才阵,五六人一队,每一个小队,都成了人头的收割机器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最可怕的,却是安南人刚刚集结起来,预备结阵抵抗,那冲在最前的,却是一个如小山一般的汉子,汉子身材高大,全身披挂,手中两个巨斧,疯狂的冲入安南军阵,顿时,密集的安南军阵,生生被撕出了一个缺口,身后,无数疯了一般的水兵杀至,将这缺口不断的扩大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最简单的战法,可简单,同时也高效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合力,变成了一柄利剑,胡开山便这剑的剑尖,剑尖刺入,水兵们迅速涌上,疯狂杀出一条血路,最后在将安南人分割,而后合围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怖的,还不只于此,水兵们不但悍不畏死,且经受了严格的操练,他们居然还一个个力大如牛,冷兵器的格斗,是消耗体力的,而在这个时代,无论是大明或是其他任何地方,绝大多数的人,因为无法得到充足的营养摄入,十之八九的人,都是面黄肌瘦,就如在后世,佛朗机人身材高大,体魄强健,可在这个时代,佛朗机人的普遍身高,也不过是一米六几而已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佛朗机人作战,往往愿意征募骑士,因为骑士大多有采邑,勉强能吃饱,能够适应战场上的激烈搏斗,便是中国古代,声名赫赫的唐军,也多是招募良家子作战,所谓良家子,其实多是有一定资产的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群水兵,却是例外,他们大量的吃肉食,尤其是鱼肉,三餐都能吃饱,且每日进行严苛操练,意志顽强,格外的彪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