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六百三十二章:烽火连城

第六百三十二章:烽火连城

        黎漴听罢,呆住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翰林慷慨激昂的宣讲,也戛然而止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满殿的君臣们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有些懵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明明根据斥候回报,明军的主力,在北方两百里,难道他们还会飞不成?竟可以一夜之间,抵达这里,并且发动袭击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至于清化的明军,显然也没有挪窝的打算,一直在清化伺机而动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这又是从哪里来的明军?



        黎漴脸色煞白,沉默了老半天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从开战以来,这样的意外就时有发生,从前明军对安南作战,总还遵循着套路,可这一次,分明是不按套路出牌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却在此时,那翰林道:“想来,是小股明军的骚扰,何况,陛下已收本朝精兵,固守皇都,这里城墙高大,又有十数万精兵据守,即便是明军主力来袭,也无妨碍,陛下何惧之有?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么一嚷嚷,所有人都放下了心,对啊,怕什么,天时地利人和,都在这里,区区明军,还能飞进升龙来,就算飞了进来,不也是找死吗?



        黎漴脸色,方才好看了许多,打起精神,近来有些风声鹤唳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那宦官,却还匍匐在地,瑟瑟发抖,仿佛见鬼一般。



        黎漴便问:“明军袭击皇都何处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安南受汉化极深,不但皇帝宫殿,几乎复刻了中原的建筑,便是一应的官职、官服、以及贵族所用的语言,都是以汉人为主,哪怕是科举制,甚至是儒学,亦是一般无二,他们还会作汉室诗呢,虽然是打油诗的水平,可贵族之间,却也以此为乐。



        宦官期期艾艾道:“回禀陛下……他们……他们从天上来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天……天上来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天降神兵吗?



        黎漴有点懵,其他人也是面面相觑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天上,是天上啊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到底在说什么,好大的胆子,竟敢胡言乱语!”黎漴大怒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却在此时,便听到了无数的哀嚎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黎漴心里咯噔了一下,忙是带着群臣,出了宫殿,而此时,黎漴看到了大火,漫天的大火,自城内东北角开始蔓延。



        黎漴抬头,看到了天上,乌压压的,无数巨大的飞球,缓缓飘荡,那巨大的飞球所到之处,先是起了爆炸声,随即火苗窜出,而后,这火苗像是扑灭不尽一般,开始燃烧,燃烧的越来越厉害,火势借助着风势,疯狂的席卷,漫天的烟尘,和那冲天的火光,燃烧了一座座的楼宇。



        安南人的一切简直,都是以木质为主,毕竟这安南,本就多木材,巨木无数,这些木屋连片,本就极容易酝酿火灾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好在安南雨季较多,湿气大,因而,想要引发大火,却很不容易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火油却不同,火油是不畏湿气的,这火油寻常的水,根本就无法扑灭,那一瓶瓶燃烧弹从天而降,炸开,火油溅出,起火,开始燃烧,附近的木材被烤干,随即引燃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那漫天的飞球趁着夜幕,徐徐的出现时,其实巡夜的安南官兵,已经彻底的懵了,他们抬头看天,星星和月亮已被无数的飞球所遮蔽,这一个个飞球没有发出任何声音,只是缓缓的移动,随即,无数的燃烧瓶落下来,火油四溅,木质的建筑疯狂的燃烧,大火蔓延全城,根本没有救火的可能,且这飞球,故意出现在了上风口位置,这漫天的烟尘,倒是避了过去,即便避不过去,飞球故意会攀高一些,上头的飞球队员,会戴上专门的口罩,这等口罩,乃是上一世防毒面罩的原型,虽是简陋一些,可对防烟雾,有一定的效果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四面八方的飞球,纷纷出动,这飘荡在天空,庞大的怪兽,犹如安南人的梦魇一般,且早有数十艘飞球,不断的旋转着木质的舵轮,朝着皇宫的方向而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黎漴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。



        明军……果真从天而降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可怕的是,他们压根就没有降落,下头的一切飞矢,根本无法对他们有效攻击,只有被动挨打的份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滚滚的烟尘,使人窒息,许多人不是被烧死的,也不是被燃烧瓶炸死,而是生生被浓烟熏死。潮湿的木质楼房,被大火引燃,瞬间的产生巨大的浓烟,这浓烟比之大火,更为致命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城内的营房里,绝大多数安南士兵还在安睡,他们听到了喊叫,猛然惊醒,等他们拿着武器,冲出了帐房,看到这一切时,却发现,根本没有敌人,有的,只是天上飘荡的飞球,四面八方,都是大火,都是冲天的浓烟,而此时,乌压压的飞球已至,无数的燃烧弹落下,炸开,有人倒下,火油燃着了帐篷,官兵们惊恐的喊叫,他们想要躲避,却无处可躲,因为四处都是浓烟,都是大火,还有那时不时从天儿降的可怕瓶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巨大的浓烟已至,拥挤在此的数千上万人拼命的咳嗽,他们已分不清方向了,没头苍蝇一般的乱奔,相互撞击在了一起,更多人,昏厥在地,偶尔,会有几个火人发出凄厉的大吼,手舞足蹈的狂奔。



        城门只有四处,而且一到了夜里,城门便紧锁,许多人疯狂的涌到了城门口,妄图逃出生天,却发现,这原本用来抵御明军的巨大城门,根本无法打开,它,反而成了困死安南人的天然屏障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开门啊,快开门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人们嚎叫着。

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就在白日时,他们还信誓旦旦,要让明军尝一尝他们的厉害,要让明军,重蹈当初覆辙,他们甚至耀武扬威,认为区区明军,会如数十年前一般,仓皇撤军,可现在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拥挤在这城门处的数百上千人,终于被浓烟和火焰所席卷,随即,无数人一个个倒下,宛如被收割的麦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黎漴抬着眼,他彻底的懵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宫中已经大乱,那此前还在那里大声挞伐北朝的翰林,吓瘫了过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想逃,却发现,这宫城四周,哪里还有地方可以逃脱。



        黎漴身子在颤抖,颤抖的厉害,他喉结滚动,无数的宦官,已经没人搭理他了,早已散了个干净。



        数十飞球,已至宫城上方,开始攻击。



        飞球上的飞球队员,十分熟练的开始丢下了一个个燃烧瓶,在操练之中,他们也只学会了这个,他们带着护目镜,带着防烟的口罩,甚至根本不需进行瞄准,将藤筐里所有的燃烧瓶,统统丢下,随即,他们开始升空,一旦燃烧瓶丢尽,便不需盘桓,需立即返航,他们轻车熟路的抵达南风的对流层,直接飘荡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个飞球,完成了任务,不断的升空,升空的飞球越来越多,在他们的脚下,整座城市都在燃烧,疯狂的燃烧,那漫天的大火,喷吐着火舌,巨大的建筑,直接化为了一团火焰,四处都是燃烧之后的噼啪声,一座座曾屹立了百年的建筑,轰然倒塌,浓烟滚滚,弥漫在整座城市,那曾经的军营,瞬间已成灰烬,升龙城的宫殿,也开始窜出无数的火焰,天御寺、太清宫、万寿寺统统火起,五凤星楼、乾元殿、龙安殿、龙瑞殿统统化为乌有。



        狂风摇曳着火,不断的喷出烈焰,哪怕是那城墙之上的木质城楼,也开始熊熊燃烧。



        火焰燃烧之后的灰烬,如雨一般的洒落,这灰烬,便薄薄一层,覆盖在了整座升龙。



        飞球已升上了天空,最终,一个个销声匿迹,可是……在升龙,依旧没有了星辰和月亮,此前是被漫天的飞球所遮挡,而如今,却是滚滚的烟尘所遮蔽。



        飞球之上,杨彪取出了肉干,拒绝着,他突然想起了什么,迎着大风,他解开了裤带子,撒了一泡尿,才吁了口气,取下了防烟的面罩,大口的呼吸:“戴着这个玩意,真是痛苦啊。沈公子,你说……俺们将他们的王都烧了,他们会不会恨死俺们,和俺们死拼到底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沈傲沉默了很久,他在思考这个问题:“如是你,你会如何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杨彪思考了很久:“如果有人放火烧死了我的国人,我会仇恨他们,可是……如果此前我不知飞球为何物,突然这玩意从天而降,以至于,许多人连死都不知如何死的,我想,我的恐惧更多一些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沈傲颔首点头:“有道理,或许,这就是师公想要的结果吧,却不知,城内还有多少活人,可这怪谁呢?他们若不挑起边衅,何至如此,师公有一句话,极有道理,对付恶人,既然非要动手,与其你和他反复的拉锯,彼此之间不断的流血,那倒不如,只给他一拳,这一拳,一定要将他打疼,疼的他痛不欲生,让他彻底知道你的厉害,从此之后,他不敢违抗你的意志,再不敢妄想反抗你时,这……才或许能挽救更多的人,有一句话,叫杀人既救人,这话虽是强词夺理,却也有一点道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杀人既救人。”杨彪道:“你们读书人真厉害,做啥事都有道理,杀了人,还能杀出道理来,俺真是佩服你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