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六百三十四章:神物的诞生

第六百三十四章:神物的诞生

        躲在通州城外的庄子里,很是无聊,或者说,方继藩的内心是焦虑的!



        为了防止被人察觉,所以除了几个亲信之外,其余人最好不要外出活动,否则以厂卫的能力,想不被发现都难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方继藩和朱厚照,几乎和外界失去了联系,也不知安南的战事如何,更不知道陛下现在的情况如何,方继藩甚至在畅想,或许陛下想宰掉的只是太子,在陛下的心里,他方继藩可能是无辜的,也是未必。

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如此,自己就可光明正大的回京里去,又可见到自己可爱的徒子徒孙们,还可吃到温先生的饭菜,这是一件多么愉快的事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心里产生了这个念头,方继藩就更是心里难耐,归心似箭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的情况也差不多,前两日还兴致勃勃的,可很快便在此有点待不下去了,却又不敢冒头,便忍不住在方继藩的面前抱怨:“若是京里有什么消息,能第一时间让本宫知道该有多好啊,也不知京里情况如何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听了朱厚照的话,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念头,心里生出了一种奇妙的感觉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居然蠢蠢欲动了!



        我方继藩,两世为人啊,最近懒过了头,竟差点忘了这一茬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今躲在这里,闲着也是闲着吧,方继藩便开始打了第一时间得到消息的主意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接下来的日子,他索性将自己关在了房里,另外让刘瑾偷偷去采买了一些东西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有锌棒,有硫酸,有铜棒,这些东西大致的预备好之后,用罐子将硫酸装好,密封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见方继藩闭门不出,折腾着这些,不禁好奇,忍不住凑上去问道:“老方,你在做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很认真的样子,口里只是道:“做电池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电……电池……”朱厚照不可思议的道:“这明明是个罐子,和电有啥关系?就算和电有关,那也该叫电罐头才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突然发现,和朱厚照解释这些,根本是浪费时间,不过……居然觉得小朱秀才说的很有道理,早期的电池,不就是罐头吗?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颔首,片刻之后,这粗糙的‘电罐’便制成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比较原始的电池,最早出现在十八世纪,被人称之为伏打电池,只是……在这个时代……呃,有用吗?

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它是没啥用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若是用它来制造电灯,倒不是不可以,只是成本太高了,吃饱了撑着才做这等傻事,可是……方继藩想到的却是另一样东西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电报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电报的用途自不必说,这玩意简直就是传递消息的神器!



        当今天下,人们传递消息,最快捷的乃是信鸽,只可惜,信鸽的安全性不高,一不留神,这信鸽若是和太子一般,溜了,那你便和他爹一般,除了想死之外,没有任何办法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其次,自是快马,可耗费不但巨大,需建立驿站系统,还需浪费大量的人力和畜力,更不可能做到消息随时传递,这沿途的往返,还是需耗费大量时间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电报不一样!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方继藩想得知消息,下一刻,另一端便可发来,这是神器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要制造电报机,首先要解决的就是电池问题,伏打电池制造很简单,尤其这是明朝,此时大明已率先的提炼出了锌,这玩意,在这时代被人称之为倭铅,这是因为明朝的锌,大多是自倭人输入大明的银子中提炼而出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有了这个,再加上硫酸和铜,大致上,简单的伏打电池便可制出,如此,电池的问题就算是解决了,而电报机,则更加简单了,只需寻个木板、一个漆包线、一口长钉、一口短钉、一个铜片、一个衔铁即可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先取了木板平放,钉入长钉,待钉子裸露出木板两厘米方才罢休,此后再将短钉固定在木板上,用衔铁和它们相连,随即在这长钉上,缠绕铜线,这时代还没有铜线拉丝的技艺,不过要制造,只要肯花成本,倒也不是太难的事,老祖宗们很早就能在金属上抽丝了,因而才出现了金线、银线的编织物,这铜线,是方继藩花费了一通忙碌下来,再将电池的两极衔接上了‘电报机’,这玩意,便大抵制成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便是搭设铜线,这时代没有绝缘的橡胶,因而让人给线上了漆,等漆风干了,便算是成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砍了十几棵树,方继藩将这线从这头拉到了另一头,另一头是一个杂物房,朱厚照自始至终都跟在方继藩的屁股后头,好奇的看着这一切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方继藩开始教授朱厚照电码,他先寻了一部书,作为母本,逐字逐句的教授朱厚照之后,朱厚照学习新鲜事物,历来快得很,很快就明白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是……老方到底在弄什么玩意?朱厚照还是有些无法理解。

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,便让朱厚照在百丈之外的另一个屋子里,那儿,同时有个发报机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看着这‘粗鄙’的机械,真的很粗糙,宫里任何一个玩意,都比它精细得多,朱厚照对此,很不以为然!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知道很快就能知道答案了,于是坐稳了!

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那收发报机上传来了咔咔的声音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惊叫一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见鬼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吓得要跳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环绕着铜线的电磁铁方才……明明震了震,还发出了声音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身后,刘瑾很平静的吃着炒黄豆,不以为然的样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似乎除了饥饿,世上再没有什么东西能吓倒刘瑾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却是带着几分惊恐地大叫道:“刘伴伴,刘伴伴,你听见了没有,咔咔的声音,我听见了,这玩意自己会动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奴婢听见了,也见它动了。”刘瑾的声音很平淡从容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可怕!”朱厚照好奇的凑近收发报机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瑾抓了一颗豆子,塞进嘴里,面上很轻松的看着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才见那电磁铁又振动了,这一次是第三声,咔咔咔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看了个正着,这电磁铁振动之后,敲击在了木板上的短钉上,因而发出了撞击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瞪大眼睛道:“它又动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奴婢看见了!”刘瑾平静的道:“奴婢记得都尉让殿下拿笔记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突然一拍额头:“对,光顾着见鬼了,竟忘了这个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于是连忙提笔,记下了一个二,一个三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收发报机不断的震动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足足的记下了十几组数字,每一组数字四个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总算适应了一些,比方才冷静了许多,道:“那个……那个母本呢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瑾取出了母本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部最常见的《春秋》。



        拿着母本,朱厚照开始照着方继藩的方法,翻译第一组数字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二三九四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拿着数,口里念念有词:“第二十三页,第九列,第四字……嗯?这是一个‘殿’字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像是发现了新鲜事物的惊喜,乐了:“哈哈,有些意思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他翻译第二字、第三字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最终这些字串了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你饿了吗?速……回!”朱厚照在纸上写出译出的字数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顿时眉飞色舞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拍着案牍,笑道:“哈哈,有意思了,你看,老方问本宫饿不饿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拿着自己译出的字条,气喘吁吁的跑回庄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庄子里,方继藩正一脸严肃的坐在收发报机前,显得很认真的样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便听朱厚照大叫着:“老方,老方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有一种日狗的感觉,说好了咱们电码交流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兴冲冲道:“本宫是来告诉你,本宫饿了啊,咱们正午吃啥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脸拉下来:“殿下,你该在那头回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有些晕,怎么回?



        他又想起来了,又一拍额头:“啊呀,忘了,忘了,你且等着,本宫回去回你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又气喘吁吁的跑回了他的小屋,急急的坐下!



        这收发报机上,有一个铜片的小键,连着那陶瓮的电池,他先取出母本,先寻到了自己想要说的字,变为数字,七三六五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他连续按了铜键七下,每按一下,电流通过了收发报机,便发出咔的声音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回的是,本宫饿了,正午吾等去吃何物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本想说,我们去吃啥。可惜,母本《春秋》里,虽寻到了我字,却没寻到们字,‘啥’字自然也是没有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收发报机,承蒙母本为《春秋》,比较高级,因而连交流都不得不变得文雅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幸好诗经的字数不多,若是用诗经为母本,那就更高级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发出了电码,朱厚照便开始耐心的等待起来,他性子急,瞪大着眼睛,看这收发报机老是没音讯,恨不得将它吃了,甚至想顺着这线,寻到方继藩,催促他一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方继藩有了回应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臣以为,吾等正午,无食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愣住了,无食,啥意思,缸里没米了?



        他便回:“为何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那儿,一字一句的回应:“萧公公在臣门口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朱厚照……吓尿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