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六百三十五章:天朝上国

第六百三十五章:天朝上国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这属于强词夺理,连孔夫子,都拿出来狠狠的‘鞭挞’了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真不怪太子胡闹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孔夫子教的,冤有头债有主,出门左转,去曲阜啊。

        马文升几个文臣,脸都绿了,想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天下的读书人,都是圣人门下,没人敢拿孔圣人来调侃的。自然,方继藩无所谓,可马文升这些人听来,却受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一听,乐了:“对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本听着方继藩的强词夺理,还想着怎么反驳,听朱厚照一说对呀,怒道:“对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:“就是孔夫子教本宫的,不信父皇自己去翻书看,孔夫子崇礼,安南人自封为皇帝,这便是礼崩乐坏,父皇乃是天子,居然不闻不问,父皇,有些话,儿臣不吐不快,天下,是列祖列宗们打下来的。父皇从前一再说,列祖列宗,创业维艰,父皇有没有说这句话?今儿,列祖列宗,将大位传至父皇身上,今有安南国无视天朝权威,视我天朝纲纪为无物,父皇居然视而不见,儿臣要问一下,父皇对得起列祖列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胸膛起伏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:“先祖,是父皇的先祖,也是儿臣的先祖,先祖们在天有灵,知道这样的事,这还了得,非要气死,不,气活不可。当然,儿臣没有责怪父皇的意思,父皇只是一时不察而已,可有一句话叫做,君忧臣辱,父皇被安南人,如白痴一般的耍弄,儿臣……儿臣为父分忧,何错之有?父皇要怪,只能怪自己,当初让儿臣读书,学那孔夫子,什么君君臣臣,父父子子,儿臣学来了呀,安南不守臣道,儿臣为父分忧,理所当然,而今,父皇竟要因此事而怪罪,儿臣无话可说,打死儿臣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啪嗒一下,跪地,意思是,说破了天,我龙傲天,啊不,我朱厚照,不服!

        “畜生,你敢强词夺理!”弘治皇帝暴怒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本以为,方继藩一番话,驳的父皇哑口无言,自己这一番话,父皇肯定羞愧难当。

        谁晓得……有点玩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居然暴怒,反了你了,须知作为君父,待人的标准是不一样的,方继藩可以强词夺理,是因为他是臣,他支持这样做,只要讲出他的道理,表明他的心迹,只要方继藩没有私心,当真是一心为了朝廷,凭着方家世代忠良,还是女婿的份上,自然一切都可以原谅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朱厚照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乃是太子,是未来的皇帝,这家伙成天在此抬杠,还像一个储君吗?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立即怂了:“父皇,有话好好的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怒道:“诸位卿家,你们可以退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朱厚照有点懵。

        马文升十分配合:“臣这就告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懋才反应过来:“老臣也告退了,陛下……”他本想说,陛下下手轻一些,别打死了啊,可想了想,算了,打吧,三天不打上房揭瓦,我儿子为啥有出息,不就是揍出来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其余人,纷纷拱手,正待要告退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看不妙,忙起身:“臣告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转身便要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拉着脸,闷不做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惶恐起来,看着方继藩,方继藩只盼着赶紧溜之大吉,饿了,回去找温先生,做一点酒菜,喝一些小酒,吃着美味佳肴,美滋滋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在此时,有宦官匆匆而来:“陛下,安南使节阮文又来了,说是要求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安南与大明开战以来,这安南使节,每日都会前来求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命人屡屡挡驾,并不愿见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……竟又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照例道:“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官沉默了一会儿,才道:“陛下,那人说,若是不见,便死在午门外头……昨天夜里,他已备好了一口棺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人,倒是刚烈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使节,代表了安南国,驻扎在这京里,专门与大明君臣交涉,阮文在京师,已住了七年,在这七年的时间里,作为使节,他不但已对大明君臣有所了解,这些年来,也为安南国,争取了不少的好处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大明突然征伐安南,事态急转直下,阮文大为震惊,自是四处在京里和一些交好的大臣四处联络,可显然,对此,许多和阮文私交良好之人,也没有办法,阮文处处都吃了闭门羹,思来想去,还是要觐见大明皇帝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来了许多次,都没有觐见的机会,索性,便孤注一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这个人对弘治皇帝是略有了解的,知道弘治皇帝还算是个宽厚之人,因而,以死相逼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沉默起来,坐下,出奇的冷静,抱起了案牍上的茶盏,呷了口茶,这茶水却是有些凉了,弘治皇帝便将茶盏放下:“叫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本想要告退之人,此刻却都驻足,原先的舆图,也都被宦官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心有余悸,庆幸自己暂时躲过了一劫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之后,阮文觐见,他穿着安南国的礼服,入殿,诚惶诚恐,含泪道:“下臣见过大明皇帝陛下,下臣在京,无一日不是如履薄冰,下臣身负重责啊,却不知何故,下臣触怒了天颜,以至上国突然征伐下臣之国,安南国历年来,对大明朝贡,从未间断,两国也历来交好,下国,不曾有过失,无过而征,不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看了阮文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阮文皮肤有些黝黑,显得干瘦,话中虽带有惶恐,说的却是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朕听说,安南王黎漴,自封天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阮文想了想:“臣不知此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卿怎会不知呢?朕还听说,安南国王的行驾,与朕相同!”

        阮文道:“不教而诛,是为虐;下国若有错,陛下理应先行申饬,若下国不改,陛下兴兵,情有可原,可是贸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倒是恼怒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也难怪方继藩和朱厚照两个家伙,振振有词,他们虽是强词夺理,可终究还有道理,毕竟,这安南国,确实可憎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厉声道:“这是藩臣该当做的事吗?历年来,朕对安南的赏赐,比之他国,更丰厚一些,可是你们,却自称皇帝,据说,还将我大明,视为北朝。你们将朕,当做傻瓜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敢。”阮文道:“下臣来此,是希望陛下下旨退兵,两国重修旧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感慨:“覆水难收,而今,若不破安南,朕寝食难安,岂有退兵之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阮文心里绝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知到了这个时候,自己的职责,彻底的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说到了这个份上,自己最后的努力,也没有使大明皇帝收回成命,那么……是该结束自己的使命,回到故国,自此之后,安南和大明,再无修好的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阮文心里也不禁生出了滔天怒火,不由道:“既然陛下心意已决,下臣只好决心明日回国,到时,只好与大明,沙场上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没有做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阮文又道:“安南国世居西洋,尊奉孔孟,自国君而下,无一不知书达理;今大明征伐我国,安南带甲之士,亦有三十万之众,有良将千员,士卒如云,陛下征安南,莫非已忘记了,数十年前的旧事吗?今陛下主意已定,臣无话可说,那么,就只好兵戎相见了。臣之国君,自克继祖宗大业以来,励精图治,安南国,兵强马壮,今日,且看看,鹿死谁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既然要走,当然放一句狠话再走,这样回国之后,也有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明没有擅杀使节的传统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阮文的话,很不客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懋厉声道:“死到临头,还敢大言不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阮文却是笑了,看向张懋:“英国公先父,当初不也入安南作战,可结果如何,若是令先父在天有灵,绝不会希望英国公说出大言不惭的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张懋暴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侮辱自己的爹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,文皇帝征安南,自己的父亲,张辅为征虏将军进入安南,虽一路势如破竹,可安南人的反叛,却是日盛一日,不胜其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张懋朗声道:“恳请陛下,准臣带兵入安南,若不踏破安南,臣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却是压了压手,他显然知道,这阮文,其意图,本就是挑起大明君臣的怒火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朕不欲与卿做口舌之斗,明日,朕会命人护送你回国,如卿所言,到时,沙场上定胜负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陛下美意。”阮文颔首点头:“以臣观之,陛下还算圣明,只不过,与臣之国君相比,陛下的贤明,不如臣主之万一,臣之君,韬略过人,杀伐果断,陛下远不及也。战场上的胜负,靠的,绝非是兵之多寡,而在于,三军统帅的勇猛和韬略,或许下一次,臣再来与陛下相见时,便不再是下国之使,见上国天子,而是南朝之使,见北朝天子,臣这些话,可能有些无礼,这是臣的肺腑之词,还请陛下……见谅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