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六百四十三章:都尉好本事

第六百四十三章:都尉好本事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见状,忙是将信捡起来,一看,却是愣住了:“呀,小香儿,你还会写字了,这什么,情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小香香本想将书信抢回来,可方继藩比她快一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面上带笑,正要念诗,却发现小香香已哭成了泪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,便是傻叉都知道,怎么回事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拍额头,忙是将这信笺揉成一团,直接塞进口里,咽进肚子里去:“你看,我没看着,我吃下去了,真没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心软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是个善良的人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见小香香只是抽泣,道:“有什么话,尽管说,其实,没什么大不了的,我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少爷,奴婢一直都是你的人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方继藩一懵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很快,就知道怎么回事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又是这‘陈规陋习’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小香香抽泣道:“香儿从伺候少爷开始,便是少爷的人了,少爷一日日长大,虽是爱胡闹,可越发的出众,香儿岂会不知,香儿自知自己只是个丫头,福薄,从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,却知道,这辈子,少爷去哪儿,香儿就去哪儿。少爷不知哪里学了大学问,香儿怕伺候不上少爷,就读书,识文断字,香儿会背四书,能读五经,能写会算了,指望着,咱们方家,有个主母,香儿一辈子,伺候少爷,伺候少夫人……可是少爷,你做驸马了,你做了驸马,香儿可怎么办,少夫人,将来可不在府上,我不能侍奉少夫人,那香儿留在府里做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大哭。



        哭的肝肠寸断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手足无措,忙是抓住她的手:“别哭,别哭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小香香道:“从前香儿总觉得,少爷待香儿好,香儿要带少爷好十倍、一百倍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唉声叹息,看到了邓健在外头探头探脑,想冲出去将邓健打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小香香便热泪盈眶道:“少爷,香儿就这般的不堪吗?少爷哪怕一丁点,也不愿香儿一辈子侍奉少爷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想的,想的。”方继藩看着小香香,想着穿越来此的这么多年,大多时候,都是她陪伴在自己身边,心头一热,忍不住想将她揽在怀里安慰,却又想到,我方继藩三观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三你大爷的观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将小香香揽在怀里,低声道:“别哭,别哭,你一哭我肾有些疼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小香香的心思,他大抵明白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从一开始,小香香的角色,便是传说中的通房丫头,这是极尴尬的身份,她留在方继藩身边,既得侍奉着方继藩,将来,若是有女主人来,还得侍奉着夫人,她不会有名分,什么都不会有。这本是极凄凉的事,可小香香乐于接受,她就爱陪着自家的少爷,就爱偶尔看着少爷胡闹的样子,就愿关心少爷的寒热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叹口气,道:“好了,好了,我还预备将你嫁人,寻个好人家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小香香道:“出了方家,那我不如死了干净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唏嘘:“你……是喜欢本少爷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问题,对方继藩而言,很重要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小香香拼命点头,眼泪又唰唰落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忍不住感慨,其实在这个男女大妨的世界,自己能接触到的良家女子不多,现在,他突然怀念自己的香妃扇了,忍不住手指头想展开一点什么东西,方继藩叹息道:“本少爷有什么好喜欢的呢,本少爷除了相貌英俊,有一些玉洁松贞的德行,年少有为了一点点,除此,颇有几分风骨兼且肾比寻常人好了三五倍之外,几乎一无是处,小香香,本少爷都怀疑你眼光有问题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少爷……你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不闹了,你留下,你光明正大的留在府里,没人赶你走,你想侍奉本少爷,那便侍奉本少爷,少一天都不成,我死了你再死,我是个言出必践的人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小香香忙是揩拭眼泪:“可是,我不能侍奉夫人呀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她似乎将侍奉夫人,当做头等大事,似乎没有了夫人,她便没了名正言顺的身份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汗颜:“我想办法,我自然会想办法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抄起案牍旁的茶盏,朝门外砸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哐当一声,茶盏摔了个粉碎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门外,无数个探出的脑袋,嗖的一下都不见了踪影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小香香道:“我会好好读书,好好做女红,我还会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叹了口气道,下意识的摸了摸小香香不可描述之处,事后才察觉,自己竟和朱厚照乃是一丘之貉,小朱啊小朱,我真冤枉了你,不是你人渣,而是因为,男人本色呀。

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此等可恶的三观,方继藩还是极反感的,可见小香香破涕为笑的样子,方继藩却情不自禁的心里生出一股暖流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傍晚,宫里又来了宦官,这一次,来的却不是萧敬,可那宦官身后,依旧还有一顶轿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宦官见了方继藩,战战兢兢,道:“都尉,娘娘让奴婢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说了,难道本都尉和萧敬那老狗说的还不够明白,还需跟你重新说一遍?邓健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宦官立即道:“不不不,娘娘已经知道都尉的心思了,娘娘都知道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宦官贼贼笑着,更猥琐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皱眉:“什么心思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宦官咳嗽一声,身后的便有人挑了轿帘子,便见这一次,轿里坐着的,却是年方二八的妙龄女子,虽是抹了淡妆,可比之此前那一位,既年轻,又不知美艳了多少倍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敢情张娘娘还藏着这样的绝色啊,方继藩忍不住喉头滚动,这丈母娘,还真是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多半张娘娘是认为自己对此前的那位大姑娘不满意,因而又让人抬了一个小姑娘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忍不住凛然正色,这一刻,他双手叉腰,面如金刚,正气凛然道:“这是什么意思,长得漂亮又如何,我偏就不要试婚,你们将我方继藩当成什么人,我是柳下惠,脑子里从无一分半点乌七八糟的东西,我正直的名声,宇内皆知,张娘娘这是羞辱我,赶紧将人抬回去,不然我要打人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宦官吓尿了,啪嗒一下跪在地上:“都尉,都尉……奴婢是奉旨来的,奴婢若是这样回去,没法儿交代啊,您就行行好,就当是行善积德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抱着手,冷眼看他:“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些人,非要逼良为娼,这事儿,也不是不可以商量,试婚可以,我有一表妹,虽不是宫里出身,却需让她来试婚才成,试了婚,便让她去公主府,自此侍奉公主殿下,不然,没得商量,我出家做道士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是哪个道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全真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小宦官脸色惨然,全真……是不近女色的,他倒是极识趣:“奴婢这就去回复娘娘,请都尉稍待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松口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次日一早,终于来了消息,宫里做了妥协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几乎是可以想象的事,现在吉日选定了,天下皆知了,眼看着好日子在即,继续这般僵持下去,也不是什么办法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试婚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试婚,心里放不下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再次日,便有宦官一大清早至方府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抱着小香香一觉醒来,小香香的眼角,还带着泪痕,起身,手忙脚乱要给方继藩穿衣,方继藩大手一挥:“今日不必了,外头……已有人等了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小香香旋即明白,俏脸微红:“少爷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吧,不要怕,我和他们都很熟的,他们人还不错,除了一个姓萧的死太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小香香穿了衣裙,出去,随即,便坐上了一顶轿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轿子至侧门,在宦官的引领之下,至仁寿宫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仁寿宫里,张皇后坐卧不安。



        昨夜,一宿未睡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事关着自己独女的幸福,她不得不关注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从厂卫里得来的奏报,方继藩真是越来越可疑了,此前,怎么就没有想到呢?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笑吟吟的站在张皇后身边,道:“娘娘也不必太过担心,或许,咱们的都尉,当真是坐怀不乱的至诚君子呢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颔首点头:“你觉得有几成可能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娘娘说的是坐怀不乱?”萧敬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点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想了想:“奴婢觉得,以都尉平素的为人,奴婢丢他还是有几分信心的,至少也有一成的把握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脸拉了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片刻,有宦官道:“娘娘,人入宫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看着宦官:“昨夜,有人守着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有,寸步不离的在外头守着。”宦官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颔首:“请女官查验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奴婢……遵旨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坐下,呷了口茶,努力的使自己心平气和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半柱香之后,便有个年老的嬷嬷进来:“奴婢见过娘娘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何?”张皇后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老嬷嬷脸皮比较厚,倒是那些年轻的女官们,却都面色俏红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老嬷嬷道:“根据奴婢的查验,都尉好本事啊,身体比寻常人,不知结实多少倍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第四章送到。



        自从病好之后,特别容易犯困,造孽,老虎……堕落了,睡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