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六百四十四章:臣有一个门生 他真的很棒

第六百四十四章:臣有一个门生 他真的很棒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已是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代对于男丁的要求,是以传宗接代为标准。

        你人可以渣,可以不学无术,却需能传宗接代,方能后继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嬷嬷,显然是张皇后最信重之人,有了她的话,张皇后宛如吃了定心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按着原定佳期,下嫁。”张皇后一锤定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忍不住侧目看了萧敬一眼,嗔怒道:“尔是内宦,借谁的胆,敢腹诽本宫的女婿?”..

        “奴婢……”萧敬想解释,分明方才,娘娘比自己更犹豫啊,这怪的咱吗?

        可面对张皇后,是没有道理可讲的,萧敬二话不说,拜下:“奴婢万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谨记着这一次教诲,别以为你的事,本宫不知道,你在宫里,人人称你为祖宗,陛下仰赖你,你更该谨守本份,别以为得了陛下的信任,便可以自以为是,继藩年少,人也老实,身上又有旧疾,他这般的老实孩子,你若是存着什么坏心,或是背地里说他什么坏话,方继藩心眼实,不和你计较,本宫剐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打了个寒颤,心里有万分的委屈,却不敢说,只是磕头如捣蒜:“万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大婚在即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今,已是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。

        迎亲的事,都已预备好了,就看皇上给多少嫁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却在此时,一纸诏令,将方继藩诏入宫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暖阁里,弘治皇帝一身便衣,与刘健诸人,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儿要出嫁了,作为父亲的,说实话,有些舍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肥水不流外人田啊,不过细细想来,方继藩不算外人,是看着长大的,总比随便拉一个驸马要强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大不由娘,这也是没有法子的法子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眼下,大明轻而易举,拿下了安南,朝野震动,举国欢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文皇帝艰难才做到的事,而今,轻而易举,便做到了。当初文皇帝所完成不了的心愿,而今,大明将尝试着再一次,统治交趾故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后世之人,总是站在后人的角度,去看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认为古人为何总是害怕战争,不愿对外征伐,开疆拓土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事实上,这一次安南之战,起初虽是炸了锅,无数人非议,可一旦凯旋得胜,立即便普天同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之儒学,讲究以德服人,并非是老祖宗们完全失了血性,而在于,农耕社会,战争的成本更高了。让人去耕种,就可以获得足够的收益,为何还要为了征服一块和自己不相关的疆土,而征伐数十万人,花费数年之功,耗尽国库,让无数人死在征途呢?

        汉人们,已经占据了他们所知的最为肥沃的土地,向北,便是大漠,向东,即为汪洋大海,向南,乃瘴气密布的崇山峻岭,向西,则为连呼吸都困难的高原,这些地方,在这个时代,是几乎没有任何价值的土地,相当于后世的人,明明在城里有大平层和大别墅,却非要花费巨资,去购买离城三是里外,边上就是核电厂、垃圾焚烧厂、道路不通,却还杂草丛生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朝贡思想和恩泽四方的思想形成,其本质,就在于此,古人们其实比后人更为现实,他们非常清楚,其中的收益和付出成本不成正比,可古人们也有装逼的需求,我打你,不值当,你连被我抢掠的价值都没有,我不抢你,而后,再在这个现实基础上,打上道德的印记,结果,掩盖在精打细算的现实利益之上的,则成了一套道德体系的外衣。

        为啥不打你,因为我有文化,因为我是个讲究人,因为我有道德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此次征安南的收益,却是远超所有人的预料,几乎不费任何的成本,一月彻底拿下安南,安南各府县,望风而降,虽然据说还有人不服,可明军已至,没有了北方崇山峻岭的天然屏障,区区一些不肯臣服的贼子,大军浩荡开进,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    安南是南方崇山峻岭之中的奇葩,因为现在的安南,和文皇帝时期的安南却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,所谓的安南,只是后世越南的北部,大明征安南,夺取的,也正是这个地区,这个地区多山,明军攻占之后,无法自给自足,需源源不断的粮食输入安南,安南有反抗,明军便不得不持续的失?血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后,在明军撤出安南之后,安南国灭亡占城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今,这占城,也即后世越南的中南部,也在现在,彻底落入了大明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至暖阁,见弘治皇帝等人都在,方继藩行礼,弘治皇帝摆摆手:“朕的麒麟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等人莞尔一笑,看着方继藩,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是懵逼的,为啥是麒麟呢?麒麟长得这样丑,太辟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背着手,在暖阁之中道:“今交趾都司已设,军事上,朕倚重你的父亲,有你的父亲与夫人刘氏在,朕可以安心,朕也打算,迁八万军户,携家入安南,占据安南诸重镇,屯田自守。往后流配之囚徒,也发配交趾卫戍,朕听说,在交趾故地,早有大量的汉人移民,当年为了躲避战乱,而迁居在那里,是吗?朕已下旨,命人在交趾都司,造黄册,计算出具体的数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马政之事,朕很放心,唯独有一事,朕心中,还是放心不下,军事占领固然要紧,可教化却不可偏废,安南有小中国之称,他们习汉字,说的,也是汉话,学的,固然也是汉学;可要收拢交趾民心,这些还不够,却需有高士,前往安南,教谕百姓,培育可以为朕所用的读书人,令交趾士子,可以对大明心悦诚服,如此……才是长久之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顿了顿:“因而,安南提学的人选,朕极为上心,礼部尚书张升,保举了陈望祖,此人,你有耳闻吧,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陛下只是单纯来问问自己的意见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安南,是自己和太子谋划之下打下来的,大明君臣们,对于交趾,其实了解并不多,毕竟天朝上国的心思太重了,也懒得去了解你们这些穷邻居,乖乖来上贡,别惹事,就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方继藩和太子,为了拿下交趾,势必对交趾一直比较关注,对他们那的情况,反而更加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陈望祖这个人,方继藩略有耳闻,乃是当世名儒,曾在翰林院、国子监做过官,此后因为成化年间,弹劾刘吉等人,最后罢官回乡,他在乡中讲学,影响很大,因为他的刚直和才学,使许多人趋之若鹜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次,得了礼部尚书张升的推荐,弘治皇帝便希望征辟这位名儒,前往交趾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想了想,摇头:“臣以为不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升的脸颤了颤,很不给面子啊,好歹自己是礼部尚书,这教化之事,本就是自己的职责,结果,方继藩直接反驳,一点面子都不给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微微皱眉:“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陈先生,臣也对他有所耳闻,可交趾的情况,和内地的情况不同,要教化交趾士子,非大智大勇之人不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升忍不住道:“都尉,莫非认为,陈先生非大智大勇之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我不知道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升不禁道:“你既不知,为何反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猜测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又道:“陛下说的没错,军事占领,非长久之道,教化才是重中之重,所以,这个人,必须得有百分百的把握,倘若所托非人,则无数将士换来的交趾,则可能彻底离心离德。所以,臣不敢轻易认为,陈先生适合提学一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顿了顿,方继藩高声道:“臣有一个学生,叫王守仁,不知陛下可听说过吗?臣以为,臣的这个学生,在臣的众门生之中,最少出类拔萃,他在西山书院讲学,已有成效,倘若使他去交趾,臣则认为,可以高枕无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言一出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那个翰林编修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只是七品小官,刚刚步入仕途不久,大家当然知道,方继藩的门生很优秀,可是……年纪轻轻,就委以重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何况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张升脸一变,王守仁四处讲授新学,这人若是去了交趾,岂不是要让整个交趾,统统灌输新学吗?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是礼部尚书,怎么可以如此放任呢,理学才是正途啊,并非是新学不好,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张升道:“王守仁太年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“就是年轻才好,交趾远在千里之外,若不年轻,难道让走不动路的老学究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之所以推荐王守仁,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这个门生,说实话,性子虽是古怪,可论起学问,方继藩不是吹牛,在座的各位……方继藩小心翼翼的看了弘治皇帝和刘健等人,仿佛有点害怕被人看破了自己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学问是次要的,王守仁还是个极有魅力之人,而人格的魅力,其实最容易征服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点,王守仁和自己很像,具有令人心悦诚服的光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