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六百五十三章:后继有人

第六百五十三章:后继有人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若非是实在万不得已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是断然不会冒这个风险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代,剖腹产的条件根本就没有具备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不做,就是死,做了,还有一线生机,既然如此,那么无论如何,都要努力一番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哪怕方继藩只是半吊子水平,只接触了一些妇女之友之类的杂志,也非要孤注一掷不可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因为……哪怕只是万分之一的希望,他也想将人救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更因为他是方继藩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男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快速的缝线,完成了最后一个步骤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则立即开始上药,并且用酒精清洗伤口附近的血迹,此刻,方妃已昏厥了过去,她还来不及见着她的孩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能不能醒来,并且扛过可怕的并发症,就只能听天由命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为她擦拭了额上的汗。



        凝视着她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:“赶紧为她穿衣,还愣着做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感慨道:“真是一个伟大的母亲啊,太子殿下待我妹子还这么不好。我想好了,若是殿下这样对待我的妹子,以后我便同样对待你的妹子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下意识的要操起他的手术刀,恨的牙痒痒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终究,父亲的喜悦,还是冲淡了这点小小的不愉快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抱着‘大老鼠’,热泪盈眶:“很像本宫,长的像极了,哈哈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欣慰的大笑起来,那孩子似乎被惊醒了,立即又开始哇哇大哭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则在一旁,为方妃的伤口上上了纱布,而后,给她裹了一层棉被,他深深看了方妃一眼,这新认的妹子,很可能,只这一眼之后,便是诀别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镇国府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背着手,来回踱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已小半时辰了,依旧还没有消息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也撑着身子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夫妇二人,显得很是焦灼。



        前头七个孩子,生产时都好好的,唯独到了正妃这里,却突然出了岔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忍不住唉声叹息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突然道:“不如,明日让英国公去太庙吧,告祭一下祖宗,祖宗们在天有灵……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只是低头拭泪,摇头道:“上一次也是告祭了祖宗,英国公还说什么当日有祥云,结果,瞧瞧现在,这张懋,也不知是不是没有沐浴更衣,触怒了先祖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觉得心情烦躁,他深呼吸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下一次,确实该问清楚。



        虽说他是信任张懋的,可谁知道是什么原因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忍不住道:“万万想不到……想不到啊,朕克继大统,本就子嗣不昌,愧对列祖列宗,朕的儿子,也不济事,此前没有孩子,可现在呢,现在孩子有了,其实……生女儿也好,秀荣朕不就心疼的很?可若是没有子嗣,江山该怎么办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越想,心里越是疼的厉害。



        无后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何其可怕的事啊,无后就意味着,要让同宗的藩王们入京承袭大位,可别人的子孙,和自己的子孙能一样吗?历来多少这样的事,江山给了同宗兄弟之子,以至于,人驾崩了,连祭祀的人都怠慢了许多,不只如此,若如此,秀荣怎么办?别人的家的孩子,会善待吗?秀荣未来也会有子孙,她的子孙们怎么办?



        还有张家,张家两个兄弟已让人操心了,至今还没有音讯,这两个大舅哥,弘治皇帝是不喜欢的。可弘治皇帝是个心肠软的人,张家兄弟再怎么任性胡为,那也是张皇后的兄弟,以至于满朝弹劾,他们依旧还能活蹦乱跳,最严重的惩罚,也不过是将两兄弟叫到宫里,教训了他们一晚上。通宵达旦啊,一宿未睡,就是监督他们抄录论语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有太多难以割舍的人,也有太多难以割舍的事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还有方继藩,自己的女婿,他办事很得力,自己已将他当做了半个儿子,这个小子,爱胡闹,朕能容忍他,太子也能容忍他,因为彼此也算是至亲了,可其他人呢,其他人能容忍吗?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焦虑的踱步,他免不得安慰哭哭啼啼的张皇后:“且放心,不会有事的,方继藩……平时不是总能办成事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哭泣道:“可他也没生过孩子啊……这等生死大事,怎么教人放心的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抿了抿嘴,叹息:“朕最担心的是太皇太后,她盼着皇孙呢,倘若有个什么闪失,她若是知道,又不知会发生什么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摇摇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却在此时,有宦官匆匆而来:“陛下,娘娘……出来了,出来了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出来了……”弘治皇帝感到一阵眩晕,他上前:“什么出来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宦官拜倒,喜极而泣的模样,可弘治却只看他哭泣,还以为发生了什么,心口像堵了大石:“到底出来了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孩子出来了,殿下抱着孩子出来了,从蚕室里出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孩子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身躯一震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也豁然而起。

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有这么个儿子,挺折腾的,朱厚照太能折腾事了,作为他的爹娘,每日都在一惊一乍中度过,真的……很苦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大步流星,便冲出了镇国府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也快步的跟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二人一前一后,这外头,早已满是宦官和宫娥,众人见陛下和娘娘出来,纷纷拜倒行礼,弘治皇帝却是快步往蚕室去,迎面而来的,却是朱厚照和方继藩二人,一前一后的赶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妃已让宦官去照料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预备好了药,同时还有纱布,交代了宦官们注意的事项,接下来,就完全靠方妃自己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朱厚照手里捧着自己的儿子,面上充满了骄傲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方继藩却是苦着脸,他很担心方妃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代的人,深受时代的影响,对于他们而言,儿子比一切都重要,反而女人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,依旧还惦念着那个叫自己哥的女人,这声音很亲切,方继藩其实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,外表的荒唐,不过是掩饰自己内心柔软的伪装而已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就比如方继藩,自来了这里,从没有做过任何缺德事,就算是有,那也是被朱厚照带着做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走的更急,他大声道:“母子平安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:“他们暂时都还活着,都平安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暂时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脸拉下来,想抽死这个不肖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脸色也很不对劲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孩子,拿给朕。”朱厚照已上前,哽咽难言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现在……他暂时已不在乎男女了,看到了襁褓中的孩子,他心都要化了,尤其是孩子在朱厚照在襁褓中挣扎,嘴巴撅起来的样子,像极了朱厚照小时候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只如此,他只有一只大老鼠这般的大,看着,更令人心疼和怜爱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将他抱在了怀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大老鼠开始嚎嚎大哭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已凑了上来,以泪洗面,伸手道:“孩子饿了,快,寻母乳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所有人都懵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因为……没有母乳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是一件极可怕的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当时,所有人都手忙脚乱。



        每一个人,都是惊慌失措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大家没想过,孩子出来,要吃奶的呀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萧敬,已是惶恐不安,拜下:“奴婢万死,奴婢顾虑不周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我知道,西山的李二头家里的,刚刚生了孩子,快请她来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早有人匆匆忙着去请人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大老鼠便开始撕心裂肺的哭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眼里一滴滴泪落在襁褓里,他深吸一口气,却又不肯去揭开襁褓,看这孩子,是男是女,怕孩子冻着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深吸一口气:“方妃如何?孩子的母亲,还好吧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:“现在还在呢,都还好,儿臣已命人照料了,她是有福气的人,将来,可能要做皇后,甚至,可能要做太后,太皇太后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朱厚照忍不住叉腰,这……或许是他人生之中,最神气的一刻,从无子,到生了七个女儿,再到儿子诞生,哎呀,这多牛逼的事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心里一咯噔。



        做皇后,可以理解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氏乃是正妃,自己驾崩,可不就是她入住西宫吗?

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朱厚照这个家伙,口没遮拦,这样的话,也大喇喇的说出来,这不是咒皇帝死吗?不过,弘治皇帝早已习惯了朱厚照的性子,说实话,他口里要是不说点让人别扭的话出来,自己还担心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身躯一震,是皇孙吗?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凝视着朱厚照,几乎无法呼吸:“是……孙儿?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目中焦灼急切,将襁褓中的孩子,搂得更紧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深吸一口气,他组织着言辞,想要在这一刻,说的正式一些,他觉得今日这一刻,足以使自己铭记一辈子,自然……这刹那的记忆,一定不可荒废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方继藩在他身后,简洁又有力的道:“恭喜陛下,贺喜陛下,大明,后继有人,这……正是皇孙,皇孙身子还算康健,您瞧这哭声,中气很足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是皇孙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险些没有抱住襁褓里的大老鼠,忍不住眼泪飘飞:“真……真的吗?那么……去叫英国公,立即,召英国公立即去太庙,让他去……告慰祖宗在天之灵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