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六百五十四章:天降龙孙

第六百五十四章:天降龙孙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第一个念头,就是祭祀祖先。



        对于他而言,传宗接代,乃是祖先们赋予他的义务,而今,总算一块大石落地,看着怀里的孩子,弘治皇帝感慨万千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很像朕啊。”弘治皇帝低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忍不住心里想,明明像本宫,和本宫一模一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显然,他似乎不太明白,胳膊拗不过大腿的道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听弘治皇帝说这孩子像朕,顿时好评如潮,萧敬当先道:“陛下生的英明神武,皇孙亦是有龙虎气,方才,奴婢远远见皇孙来,远远的,竟有芬香扑鼻,奴婢竟觉如沐春风,整个人都精神抖擞,龙精虎猛起来,皇孙一看,就是有大福气的人哪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是啊……”随来的几个宦官纷纷点头:“皇孙和陛下,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也颔首点头,笑吟吟道:“这么说来,还真像,眼睛是眼睛,鼻子像鼻子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气了个半死,因为朱厚照打小,就像自己的母后,现在听人都这般说,想要争辩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方继藩却是道:“何止是芬香扑鼻,我还看到天上竟有祥云呢,耳边宛如有仙乐阵阵,若隐若现,你们都听着了吗?这孩子臣掏出来的时候,臣一看,浑身上下,竟是端庄无比,臣吓了一跳,差点就要跪下顶礼膜拜了,皇孙威武啊,臣不敢直视,哎呀,不得了,不得了,将来肯定不得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撇了方继藩一眼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有一种既生敬,何生藩的想法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心沉到了谷底,他就知道方继藩会这般的,看透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意犹未尽:“这第一眼瞧见,臣就在想,怎么啦,陛下竟返老还童啦,这不就活脱脱一个陛下吗?龙种果然就是龙种啊,就是和别的孩子不一样,皇孙一哭,都如阵鼓频催,千军万马奔腾,教人不敢等闲,陛下,天降龙孙,此乃国朝万年永康之兆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一脸幽怨,张口也想表示一点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却已爽朗大笑,将孙儿搂得更紧:“当真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这玩意就是如此,千穿万穿、马屁不穿,说到底,即便是再理性的人,也有不理性的一面,倘若你瞧见有人拍别人马屁,心里难免吐一口吐沫,臭不要脸。可倘若这马屁拍到自己头上,若有自知之明的人,虽是心里心花怒放,却难免还要矜持一下,自己真是这般?可倘若人家拿捏住了你心头最珍爱的东西,狠狠夸了一通,这时候,什么所谓的理性统统见了鬼,哪怕在夸张,心里却是想,可不就是如此吗,哎呀,大家想到一处去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由此可见,这人生在世,万万不可清高,也万万不可有,哎呀,我是不是太夸张了,陛下不会觉得我如何如何吧,扯!抓住了人家的心头之好,卯足了劲去瞎掰便是了,要脸?要脸的人都从早干到晚,干到了腰间盘突出,一辈子苦哈哈的在还房贷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眨了眨眼,一双真诚的眼睛,与弘治皇帝对视,目中透着真挚:“真的,朕可以用西山三百九十七颗脑袋作保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又是大笑,低头看着皇孙,眼圈又红了:“真是奇子呀,将来,你一定可以克继大统,成为一代贤君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大老鼠才懒得什么鬼贤君明主,脸都胀红了,哇哇大哭。



        饿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忙是噢噢噢的安慰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那李二头家的终于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体态很丰腴的妇人,一听恩公叫唤,二话不说,便把自家的孩子抛到了炕头上,疾步赶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她显得有些粗鲁,农妇嘛,也不晓得什么规矩,只看这里人多,突然之间,便显得扭捏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此时,谁还顾这个,龙孙饿了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忙是小心翼翼的自弘治皇帝手里接过了龙孙,小心翼翼的捧给这李二头家的,弘治皇帝饶有兴趣的背着手,眼睛几乎离不开龙孙,那李二头家的一看孩子,母性的本能便涌了上来,衣服一操,露出了***,直接将***塞入了龙孙的口里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场面,一度不忍直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方才还美滋滋的看,顿时觉得尴尬,老脸一红,眼睛终是恋恋不舍的自那***离开,为了掩饰尴尬,故意咳了咳,显然,他自己都没想到,妇人如此的不讲究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倒是看的眼睛直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咳嗽一声:“孩子,去屋里喂着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入了镇国府,心里感慨万千,张皇后面上,已是露出了笑容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乐呵呵的,道:“其实……儿臣……也看到祥云了,好大好大一朵祥云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家伙后知后觉,现在才想起自己该说点什么,反正是吹嘘自己的儿子,这已经无关脸面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,事后捧臭脚的人,终究没有幸福,弘治皇帝只噢了一声,他却激动的脑子里都是皇孙的影子,瞧瞧他的小身材,小胳膊,小鼻子,小眼睛,这孩子,未来定会有大出息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坐下,直乐,眼睛落在方继藩身上,方才想起什么:“继藩,此次真是有劳了你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忙摆手:“儿臣不敢称劳,主刀的乃是太子殿下,太子殿下的刀功,实在了得,儿臣也没帮上什么忙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摇头:“这是他的儿子,他辛劳算什么,这是理所应当的,倒是你,忙前忙后,且没有你想出这主意,朕的孙儿,怕是没了,有功便是有功,朕真该赏你些什么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摇头:“臣不要赏了,只求一件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凝视着方继藩:“你说罢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臣隔三差五,都要去公主府,来来回回,很是麻烦,公主府宅子不错,儿臣看了很喜欢,不如世界赏给儿臣吧,儿臣在那里住下了,否则,名不正言不顺的,实是不胜其烦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住……住下了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此前是天天往那儿跑,还留宿。



        也罢,当做没看见吧,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更过分了,直接住下,这是一丁点都不把自己当外人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心里高兴呢,心里说,反正规矩都已经坏的差不多了,秀荣是自己的独女,方继藩又有这么多辛劳,若是自己恩准,肯定又会引起举朝哗然,非议肯定是有,不过料来,也不会引发什么大风波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好吧,压力是有,可朕倒也不惧,弘治皇帝道:“朕恩准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话音落下,随即又道:“除了公主府,这公主府的赐田,朕觉得少了。朕知道你,一直都在腹诽朕,说朕怎的嫁妆这么少,可祖宗的皇田只有这么多,赐了一些,就少了一些,到时,岂不是赐无所赐?这些田庄,本是供养公主府,也勉强足够了,可朕思来想去,秀荣毕竟是朕的爱女,而今,将这公主府赐予你,这秀荣,也算是彻底的嫁鸡随鸡、嫁狗随狗,夫唱妇随了。朕也不能让她只带着这么点田产去,你看中了城郊哪一处皇庄子,尽管提来吧,朕也一并当做公主府的陪嫁之物,赐你方家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从前建公主府的本意是将驸马当做了入赘的女婿,同时,建立一个约束公主的机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因为,许多驸马,本身就是平民,说实话,给你吃给你喝,你乖乖的侍奉公主即是了,你还能有什么话说?

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,对方继藩,显然是不合适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家满门忠烈,你让人当废物点心?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恶心方家吗?

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弘治皇帝对于方继藩隔三差五去公主府,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如今,却不同了,高兴啊,今日还有什么舍不得的,皇孙都有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大手一挥,一大块皇庄大方的赐予出去,皇田算什么,朕高兴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乐呵呵的笑了:“陛下真是圣明啊,不过……皇庄里的田地,历来肥沃,陛下都说,赐了一些,就少了一些了,臣若是厚颜讨要,心里十分不安,不妨如此,陛下自己看着给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又不傻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等事,是最麻烦的,让自己挑,自己挑了好地方,陛下心里肯定想,你方继藩不厚道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方继藩确实也没打算做厚道的人,可何必让自己显得贪婪呢?



        可若是挑了差的,自己又不甘心,我方继藩没占过陛下多少便宜啊,就这么一回,还谦虚啥?

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方继藩将球踢回去,陛下看着给呗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倒是踟蹰了,一时半会,也想不起自己有多少皇田。



        倒是朱厚照道:“父皇,赐他皇田做什么,大丈夫的田,自己去取,这才是男儿本色,妇人才养尊处优,吃这皇田呢?大漠里,不是在开垦土地吗?算在公主府名下,算公主府的,开垦多少,便算给公主府多少,倘若被鞑靼人劫了去,这是自己没本事,他有多大本事,就拿多少地,这岂不是好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方继藩有点发懵,太子殿下,这是把大锅饭,改为了提成制吗?一下子调动了积极性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还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