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六百五十七章:陛下有旨

第六百五十七章:陛下有旨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乐了,看着沈文,道:“哪里的话,这是应当的,方氏是我自家妹子,自家妹子不救,那还是人吗?老沈啊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沈文苦笑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声老沈,真真是将这辈分弄得更乱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细细想来,似乎只能如此含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就如方继藩是太子的妹夫,可太子又是方继藩的妹夫一般,能说啥?贵圈太乱呗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继续道:“而今,皇孙生了出来,也就好了,咱们大明后继有人,未来还有许多事呢,咱们,要看紧了才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此言,一语双关,沈文打了个激灵,他顿时醒悟,方继藩是什么意思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还纠结其他的事做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皇孙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世上在没有比皇孙更紧要了,自己是皇孙血缘上的亲外公,作为翰林大学士,自己后半辈子,就只做一条,无论如何,皇孙也要平平安安的长大,教育成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个孩子,未来将是方继藩的外甥,同时,也是侄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关系虽乱一些,可这不打紧,总而言之,有关系就是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沈文什么都没说,深深朝方继藩作揖:“老夫明白都尉的意思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老沈为何不进来喝口茶再走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沈文摇头:“有事,下次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便遗憾的颔首点头:“那么……路上小心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沈文什么都没说,坐上了轿子,他这清流领袖,自此之后,只一心办成一件事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回到了家里,邓健早已兴冲冲的跟了来,泪流满面:“少爷,您可回家一趟了,我……我……呜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不耐烦道:“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邓健道:“少爷这些日子,不是在西山,就是在公主府,这家里,一个月都不曾回来一天,小人想死少爷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想我死?”方继藩怒斥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邓健吓尿了:“不敢,不敢,小人万死。”说着,举起手,狠狠一巴掌拍脸上,火辣辣的疼:“小人万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坐下,道:“算了,不和你计较,少爷……我很忙,你也知道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是,知道。”邓健小鸡啄米似得点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感慨道:“家事、国事、天下事,事事操心啊,大丈夫有国而忘家,这是理所当然的,过门不入,这是真君子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邓健心里说,可您天天是往公主府跑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话他不敢说,却是翘起大拇指,大咧咧的低吼道:“少爷了不起,少爷真英明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嫌弃的看了邓健一眼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厮拍马屁的水准,真是幼儿园的水平,就这样,你也能在臭不要脸的圈子里混着,也算是你祖上积德了,论起来,老子是你的祖师爷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感慨道:“以后我决心,不让你侍奉了,将来我得长住在公主府里,那里比咱们这个家,地段好,也幽静,离皇城近,修饰的也很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邓健听罢,脸色变了,他心里咯噔了一下,想不到,自己悉心侍奉了少爷这么多年,竟不成想,要失业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顿时眼泪磅礴而出:“少爷,少爷,不成啊,小的……小的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邓健这家伙,有时候让方继藩恨的牙痒痒,从前他总拿方景隆的名义,看着自己的病,可说起来,这小子倒也尽责,冒着被自己打死的危险,时刻去给方景隆打小报告,自己稍有一丁点的纰漏,他便胆大包天的提出质疑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细细想来,不还是担心自己的病吗?

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方继藩压根就什么病都没有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感慨道:“小邓邓啊,你也跟了我这么多年,对我算是赤胆忠心了,而今,我不需你照料了,已经另请高明啦,你是不晓得,公主府里的伴驾丫头们,细心程度,不知强你多少倍,还有那宦官,个个都是知寒热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话,几乎是戳邓健的心窝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可是少爷,是个念旧情的人啊,你跟了我这么多年,没有功劳,也有苦劳,我方继藩是讲良心的人,所以我想好了,此次有一个差事给你,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只是让你炮一躺腿而已,办妥了,就是大功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邓健一听,精神抖擞:“少爷,不知是什么差事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翘着脚:“你去个地方,跟着江臣一道去,到了那儿,给本少爷带着人,寻找矿脉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说着,亲自去取了舆图,铺开,邓健便凑了上来,笑嘻嘻的样子:“很远吗?少爷对我真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亲眼看到方继藩的手指,从京师,一直蠕动,慢慢的,越挪越远,最终,越过了无数的山川,最终,穿过了重重的关隘,最后,在河西某一个位置落定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邓健笑容逐渐消失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点了点:“就在这了,具体矿脉的位置,我也不知,不过万事开头难,去找便是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邓健期期艾艾道:“可是少爷……这……这不是关外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就是关外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河西之地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方继藩所指的位置,则是后世的白银市。

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现在的白银市,还是一片荒芜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里……也曾是大明的疆土,大明曾在这里设置军卫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遗憾的事,弘治皇帝登基之后,鞑靼人一次次的骚扰攻击河西,因为河西在九边之外,明军为了应对鞑靼人的袭击,不胜其扰,死伤惨重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虽然勤政,却多受文臣们的影响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文臣们认为,河西太亏了,照成了大明的持续流血,想省钱,不如放弃河西,反正这地方,也没有什么油水,因此,弘治皇帝便保留了河西之地的几处重镇,譬如兰州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白银,其实距离兰州不远,却几乎已沦为了鞑靼人的牧场,虽然鞑靼人并不经常去,只是逐草而来,却因为大量军镇的撤销,使得汉人几乎不敢深入兰州之外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直十分遗憾,大明在河西之地的收缩,简直就是鼠目寸光,因为不在河西之地和鞑靼人作战,那么鞑靼人就会不断的袭扰辽东和大同,鞑靼人的欲望,是难以满足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断绝了河西,则彻底了断绝了大明与西方的联系,以往的丝绸之路故道,彻底的断绝,使兰州等重镇,成了孤岛。

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,白银的矿产储量惊人,其中单以铜矿而言,在后世,便被称为中国六大铜脉之一,其储量和品质,冠绝天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铜一经挖出,就可以直接当做货币使用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关内,大明的铜脉,几乎都掌握在朝廷手里,当然,有不少藩镇的王爷,也占据了一些,大家各自铸钱,不允许私人发掘,可若是白银区域能寻到铜脉,那么,大量高品质的铜钱,便握在方继藩的手里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只如此,白银还有大量的铅矿、锌矿、钴矿、金矿、银矿,它之所以被称之为白银,大抵是因为后世的人们比较懒,这地方产银,那就叫白银吧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一个巨大的宝库,可结果,弘治皇帝居然丢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朝邓健笑嘻嘻的道:“小邓邓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邓健直翻白眼,他哭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没娶媳妇呢,没生娃,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……”邓健道:“小人不敢去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敢去啊。”方继藩道:“我这般看重你,你居然不敢去,狗一样的东西,大丈夫靠的是胆魄发家致富,你不肯去是吗?好啊,明日除了你的奴籍,将你赶出去,从今往后,你别说是方家的人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邓健啪嗒一下跪下了,瑟瑟发抖:“去,我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才满意了一些:“你和江臣一道去,带着人,至白银,这个时节,要过冬了,鞑靼人一般情况,不会去那儿的,若是来年雨水充沛,那儿生了水草,才会有小股的鞑靼人去放牧,那儿山脉连绵,你们在山里,也未必能撞见他们,就算撞见了,怕啥,跟他们拼命就是了,大丈夫求取富贵,都是浑身是胆,为啥,因为这富贵不靠命去求取,一辈子就得被人踩在脚下,发现了矿脉之后,便是大功,到时,想娶媳妇还不容易,我给你准备七个八个婆娘,给你买宅子,一辈子荣华富贵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邓健吞了吞口水:“要不要立个字据?白纸黑字,小人放心一些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狗一样的东西。”方继藩作势要打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邓健抱头:“少爷,这是你教我的呀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气愤难平:“立字据那也得看是谁,似少爷这般以诚信为本的人,也需立字据,瞎了本少爷的眼,养了你这个白眼狼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却在此时,外头有门房匆匆过来:“少爷,宫里来人了,接旨意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旨意果然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就盼着这旨意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毕竟白纸黑字,昭告了天下,方继藩才觉得放心一些。



        否则,谁知道自己发现了矿脉,皇帝老子翻脸不翻脸呢,方继藩大喜过望:“来了,来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美滋滋的穿了朝服,至中门,早有宦官等了,宦官笑吟吟的道:“陛下有旨意,请都尉接旨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很温和,对方继藩笑时,像一个腼腆的孩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郑重其事:“臣接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