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六百六十四章:真是神物啊

第六百六十四章:真是神物啊

        方妃身上的香气,到了次日,依旧还隐隐约约有一些,久久不散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她不能时常沐浴,因而,却只静了静脸,便启程入宫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宫里,早已得了西山的奏报,听说方妃要来入宫给太皇太后和张皇后问安,一大早,张皇后便起身去仁寿宫,她知道方妃刚刚生产,若是自己在坤宁宫,作为儿媳,少不得方妃要先去仁寿宫觐见,此后还得赶着到坤宁宫来,与其让方妃四处走动,不如索性,自己便去仁寿宫,一并让她见过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方妃的地位,已全然不同了,此前是正妃,现在却是皇孙的母亲。



        陛下已有立皇孙为皇太孙的打算,哪怕是暂时不立,皇孙也是大明最名正言顺的继承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方妃的地位,自然格外的不同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清早到仁寿宫来问安,他心里惦记着交趾的事,可听说方妃要来,却故意多留了一时半刻,此时弘治皇帝也想见一见,这位为大明产下龙孙的大功臣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皇帝,哀家听说了一些事。”太皇太后和弘治皇帝拉着家常,却是想起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笑吟吟道:“皇祖母听说了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周氏便乐了,她凝视着弘治皇帝:“皇帝将大漠的地,赐给了秀荣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。”弘治皇帝颔首点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周氏忍不住道:“你是为人父母之人,这也太不厚道了,自己的女儿,带着嫁妆去夫家,皇帝拿这个搪塞。嫁妆,嫁妆……为何叫嫁妆呢,这本就是为人父母者,对女儿的心意啊,也是免得她嫁了去,被夫家轻视。你倒是好,堂堂天子,不赐几亩好田就罢了,哪怕是地贫瘠一点,数目多,也能搪塞过去,可你竟拿这八字没一撇,人家鞑靼人的地赐了去,你也不怕别人笑话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弘治皇帝无话可说。

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和女人看问题的角度是不同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周氏自然晓得,弘治皇帝本就有节俭的习惯,在他看来,这是好事,可作为老太太,你刻薄自己的女儿是怎么回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汗颜:“是,是,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周氏感慨:“你啊,秀荣性子本就温和,而今,外嫁了出去,哀家只怕她在夫家吃苦头,可你倒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又摇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心里说,去了方家还能吃什么苦头,方家有钱。



        话虽这么说,可周氏一直埋怨,他头皮发麻,便道:“这是厚照的提议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周氏本还想说,一听是太子的意思,终究,接下来的话,吞进了肚子里,便道:“可你是皇帝啊。”于是,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只陪坐一旁,面带微笑,看着略显尴尬的弘治皇帝。



        倒不是张皇后不愿为弘治皇帝解围,当初得知了此事,张皇后也是诧异的,就这么个女儿啊,你赐大漠之土,大漠之土,那大漠,不还真就只剩下吃土了吗,哪怕赐一个皇庄也是好的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却在此时,外头有宦官匆匆而来:“方妃到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坐定,很快,方妃款款而来,她换了礼服,面上容光焕发,起初以为方妃定是病怏怏的样子,可谁料,气色竟是出奇的好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虽没有察觉出什么,可周氏和张皇后却有着夫人独有的敏感,却总察觉着,方妃和平日不太一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妃行了礼,周氏便笑吟吟道:“孩子,你上前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妃恭谨上前,笑不露齿,倒是有几分太子妃该有的从容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人一靠近,周氏和张皇后,顿时闻到了一丝别样的香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香气显然是自方妃的体内带来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且此香尤为别致。



        比之寻常的熏香,要格外的清新一些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这只是淡香,香气并非浓郁,可对于周氏和张皇后而言,却感受到了不同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见方妃,很是高兴,精神振奋道:“方妃劳苦功高啊,朕听说,当时方妃产下龙孙之后,几乎一命呜呼?不易啊,都说女人生产,便如去了一遭鬼门关,方妃何止是如此呢,你自入了东宫,谨守妇道,又产下了龙孙,此是大功……功不可没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还要继续说下去,其实措辞是早就想好了的,今日留在此见着方妃,就是要狠狠的夸奖一番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这时,张皇后却是无情的打断了弘治皇帝的话:“这是什么香气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弘治皇帝脸色有点难堪。



        难道……朕不是在说正紧事吗?什么什么香气,这和今日有什么关系?



        方妃朝弘治皇帝礼了礼,可一听张皇后问起,便晓得张皇后乃是识货的行家,妇人在外,身上的衣衫、首饰,尤其是自己格外看重的,若是被其他人问起,自然不免格外的心中窃喜:“回母后的话,此乃薰衣草香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薰衣草香……”张皇后暗暗咀嚼着这四个字,心里顿时开始搜索,有这样的香吗?此香如此清新,更重要的是,方妃站在不远,那淡淡的香气扑鼻,就仿佛,方妃便是一朵怒放的鲜花一般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微笑,道:“朕看方妃气色极好,也就放心了,朕……心甚慰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想圆个场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谁料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周氏却是无情的打断他,其实弘治皇帝本就是个无趣的人,他可能是一个好孙子,是一个好夫君,可能……还是一个好爹,可唯独,他是一个极无趣的人,似乎在哪里,他都是板着脸,一丝不苟,脑子里,永远都是官话套话,什么家国天下,什么朕心甚慰,什么民脂民膏。



        周氏道:“薰衣草香,可为何如此清新,难道不是熏出来的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宫廷之中,大多用的乃是熏香,即燃烧出香气,熏在衣内,或是直接在屋里燃烧某种香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种香气因为是燃烧而出,自然不会有清新的味道,离得近了,甚至有一丝刺鼻感,且它在衣上,往往停留时间短,一阵风过去,大抵便烟消云散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有意思吗?



        方妃大病初愈,且又生下了龙孙,多么的不容易啊,好不容易特来问安拜见,你们怎么老说有的没的,这……有意思吗?



        方妃却是乐滋滋的,她微微扯起一丁点袖子,露出一小截手腕,至周氏面前:“请曾祖母不吝,闻一闻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周氏轻轻一嗅,不禁诧异:“呀,竟是身子里发出来的,这香气,哀家闻来,格外的别致,就好似你是一朵初开的花卉一般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弘治皇帝咳嗽,过份了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此时道:“来,本宫来闻闻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母后。”方妃颔首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一闻,顿时心神摇曳:“果然啊,皇祖母形容的真是妥帖,此香不但有意思,却像是经久不散一般。这是哪儿来的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脸上青一阵、白一阵,他发现,自己被无情的忽视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妃嫣然一笑,面上更显容光焕发,果然,太皇太后和张皇后是识货之人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道:“这是臣妾的兄长方继藩所制,一个叫香皂,是洗涤用的,抹一抹,不但肌肤上留香,且神清气爽,还有一种,叫做香水,那香水静气安神,不过,万万不可用多了,只需一丁点,这一日下来,芳香久久不散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她絮絮叨叨,说起这两样东西用起来的感受。



        虽是啰嗦,可周氏和张皇后却极用心的听,内心里,蠢蠢欲动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道:“方继藩那小子,真是有本事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周氏颔首点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点……弘治皇帝就不太认同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家伙,吃饱了撑着,他鼓捣这妇人之物做什么,这东西,于国于民,有何好处,有这功夫,做一点别的什么不好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可偏偏,他毕竟是少数派,在这里,他是说不上话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周氏道:“那香皂还有那……香水……还有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方妃显得为难:“臣妾听兄长说,手头上,怕没多少,也不知他从何处弄来的,听说极为珍贵,不如,臣妾的香水和香皂,便献给曾祖母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周氏心里动容,可听说方妃要将自己的给自己,却有几分君子不夺人所好的心,她分明看到,方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容光焕发的面容上,带着几分惋惜,显然,这也不是方妃小气,十之八九,这是她的心头之好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道:“不错,是该献给你的曾祖母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她对此认同,却同样的惋惜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妃又道:“其实那香皂,最有意思,洗涤起来,便有诸多的泡沫,仿佛这泡沫,浸入了肌肤里,冲洗之后,尤其的干爽,这香气,就如也进入了肌肤,想来,这才是香气久久不散的原因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周氏越听,越是心动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忍不住道:“和皂角以及花瓣比,如何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洗涤时,多是用浴桶的,里头撒了喜爱的花瓣。

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东西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方妃咬唇,道:“不知强了多少倍,母后若是用过,便晓得其中的分别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亲爱的《您被踢出该群》同学喜提盟主,在此,万分感谢,这已是第四十三名盟主了,突然老虎有一种被bao养的感觉,这么多老板,好开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