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六百六十九章:陛下真大方啊

第六百六十九章:陛下真大方啊

        暖阁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见方继藩和朱厚照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方才有了一丝如释重负的感觉,他在心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为何每一次,有人提起这大漠之地,都让自己这位当皇帝的有点羞愧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事儿,确实是做的不地道了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悔听了太子之言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方才还憋着的诸臣们,见方继藩前脚一走,整个暖阁里,却是活跃着欢快的气氛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张升嫌方继藩塞了一个门生做了副提学,便对礼部之事,指手画脚,这怎么宣教地方,你方继藩也懂?不就是会教人作八股吗,尾巴都要翘起来了,哼……我张升教化地方的时候,你方继藩还没脱奶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张升惭愧啊,主要是举荐的人不太妥当,反而令他灰头土脸,索性,就拿大漠之地的事,来开开玩笑,调侃调侃方继藩,好让自己找回一点面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升笑吟吟的道:“方继藩毕竟年轻啊,沉不住气,老夫看他一听大漠之地,脸就不太自然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马文升笑容可掬的道:“年轻人嘛,咳咳……其实……方继藩还是忠心耿耿的,陛下赐他大漠之地,他也绝无怨言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是啊……”不知哪个家伙,脑子抽了,不禁道:“好人哪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每一个人,努力的想发表一点意见,可同时,又极力的克制着自己,不可把话说的过火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乎,你一言,我一语,连素来沉默寡言的李东阳也来了一句:“大漠里,至少还可以养牛羊,现在牛羊价格不菲,鞑靼人现在主要盘踞在漠北一带,河西以及漠南,自从经历一次大败之后,便不常出没了,听说,方继藩还在大漠里试着种粮,未来,或许还真能屯田,假以时日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众人莞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美好的预期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地……谁去种植呢?



        就为了这不甚肥沃的土地,让无数人脑子别在裤腰带上?



        难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见众人调侃,脸色不由变了,他显得极其的尴尬,立即咳嗽一声:“好啦,不要说笑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说到此处,突然自己也觉得忍俊不禁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方继藩平日是有点嚣张,当然,他嚣张自然有他嚣张的本钱,弘治皇帝早已习惯了他贼兮兮的样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虽然那地是自己赏赐的,而且方继藩还是自己的女婿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一想到方继藩吃瘪,弘治皇帝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年轻人嘛,磨砺一番,也就好了。”弘治皇帝说罢,正想开口说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外头有宦官进来:“陛下,太子和驸马都尉方继藩,求见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又回来了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的脸拉了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其他笑嘻嘻的大臣们,也收了笑容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个沉重的样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宣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和方继藩疾步进来,不等弘治皇帝开口,方继藩便正色道:“陛下……臣有一事要奏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才不奏,现在却来奏,这家伙……又到底打着什么算盘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面上带着微笑,从容的看着方继藩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微笑道:“卿家有何事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正色道:“臣左思右想,还是觉得,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、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。陛下据有四海之地,儿臣区区一个驸马,哪里敢占有膏腴之地,陛下对儿臣和太康公主厚爱,竟赐大漠之地于臣,臣……实在不敢接受啊,所以,还是希望,陛下将这宝地收回,儿臣不敢接受,陛下随便赐几亩地给儿臣,儿臣便已感激不尽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膏腴之地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居然说这大漠乃膏腴之地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还说赏赐太厚重了,请皇帝收回成命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目瞪口呆,大眼瞪小眼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大家不约而同的看向弘治皇帝,这眼神……怪怪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些眼神,弘治皇帝却是能解读的,无非是说,陛下,方继藩又讽刺您了,您看着办吧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拉着脸,深深的拧着眉凝视着方继藩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家伙……已经拒绝了几次了,朕不是说的很明白吗?朕开了金口,已是昭告天下,你这小子,怎么还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让朕下不来台吗?



        且还是当着众臣的面……你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正色道:“此事,不要再讲了,朕说过,朕岂可言而无信,失信于天下人?大漠之地,说是你的,便是你的,你休要啰嗦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口气非常的不悦,甚至透着几分的不耐烦。

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弘治皇帝态度坚决,方继藩却没贪心,而是沉痛的道:“陛下啊,不可啊,这大漠之地,实是一笔巨大的财富,到处都是宝藏,儿臣区区一个驸马都尉,耿直一些说,没错,儿臣是立下了赫赫功劳,这满朝文武,儿臣不是吹牛,他们都不及儿臣一根汗毛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原本众臣们都在看热闹,其实这翁婿之间撕逼起来,其实还是挺有意思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这庙堂诸臣平时压力大,公务繁重,也没什么娱乐,难得轻松的看一幕好戏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……方继藩,你怎么说话的,怎么我们就不如你一根毫毛了,你这是耿直吗?你这是厚颜无耻。

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其他人开这个口,怕是早就完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方继藩是方继藩,这家伙历来如此,哪怕他说的话刺耳难听,惹人不喜,大多数人却心里想,冷静,冷静,方继藩他就是这样子的,他是有脑疾的人,和这种人动怒……不值当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可儿臣以为,大明统御万方,有功即赏,有过便罚,可大漠沃野千里,何等辽阔,此乃国器也,岂可轻易赐人,儿臣何德何能,哪里敢接受这样的厚赐啊,陛下若是能收回成命,儿臣……感激不尽,这大漠之地,儿臣不能要,也不敢要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的大义凛然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,心里说,方继藩这孩子,矫情的过了,这大漠,不值一钱不说,还不是大明的疆土呢,赐给了你,满朝文武,没一个人反对,天下的军民,也无一人有什么说辞,你接受便好了,隔三差五来推辞,这不是让陛下下不来台吗?



        陛下……是吝啬了一些,可也不能天天拿着大漠之地来讥讽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以后让陛下怎么在大臣面前做人,怎么去面对天下的黎民百姓呢?



        张升更是乐了,方继藩这家伙不但手伸到了礼部,还想教礼部怎么宣教地方,现在倒好,顺道着,还要教育一番皇帝陛下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马文升心里想,这是悲剧啊,方继藩,你消停一点吧,老夫是想消停而不可得,你是没事找事,皮痒了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脸果然拉了下来,一双眼睛深深的盯着方继藩,目光透着严厉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吓了一跳,有点哆嗦,会不会揍本宫啊?以往好像都是这样的……可是本宫……今日理应没做错什么吧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厉声道:“够了,这地,也不是赐你方继藩的,是朕赐太康公主的,你一再拒绝,这是何意?朕说过了不止十次,一再的说,朕赐出此地,这大漠之地,自此便归太康公主所有,乃公主府的田庄,将来公主若是有了孩子,自可承袭!继藩,以后要奉还大漠之地的事,再不可提起,再提,朕绝不轻饶你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方继藩一脸委屈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心在淌血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我方继藩……忠良之后,无时无刻,不在为我大明筹谋,对我大明的忠心,天日可鉴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陛下怎么就怎么昏庸呢,非要塞这块风水宝地给我,我不能接受啊,我方继藩,视钱财如粪土,爱国家更甚于爱自己的父母,我方继藩浑身上下,都是朝廷,是陛下的啊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见方继藩一脸委屈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脸色缓和了下来,终究还是心软,他从不是什么杀伐果断的人,正待要开口,说几句宽慰的话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却道:“可是……儿臣……儿臣只是担心,方家挣得银子太多了,这样,会不会不好。陛下,那河西之地,遍布了金沙、银矿和铜矿,还有煤铁,更是数不胜数……儿臣……在想,若只是寻常的地,陛下赐了也就赐了,这样的风水宝地,儿臣……想献给陛下,献给朝廷,难道……这样也不可以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以!”弘治皇帝不给方继藩一丝一毫的机会。

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看着方继藩委屈的样子,都忍不住乐了,暖阁里,又活跃起了欢快的气氛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似乎有人突然听到了遍布金银铜煤铁的字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只是细节,好像不是重点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等弘治皇帝说了不可以,便连弘治皇帝也突然……觉得有些不太对劲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怅然若失的感慨道:“哎,既如此,儿臣只好接受了,儿臣一定想办法,挖掘出这宝藏,藏富于我大明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宝藏?”弘治皇帝皱眉,一脸惊愕的问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不禁正色道:“儿臣不是说了吗?那河里有金沙啊,还有银矿,一片又一片,乌泱泱的。还有铜矿,品质极好……正儿八经的黄铜……其他的……儿臣数不过来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