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六百七十二章:爱民如子方继藩

第六百七十二章:爱民如子方继藩

        张升懵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方才方继藩说什么现在朝廷困难的时候,他就预感到了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升脸色又青又白。



        抬眸,看了陛下一眼,陛下……脸色也是怪怪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作为天子,是不该让臣子们捐纳钱粮的,这说不过去嘛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……转念一想,人家方继藩的矿都捐出来了,做了榜样……这个……这个……礼部尚书张升,教化四方,理当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等人,眼睛瞥到了别处,悲剧啊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道德绑架,道德绑架是很缺德的事,人家捐了多少,凭啥就要你捐,不过……这玩意,却很有市场,哪怕到了后世,这也是舆论杀伤的利器,更遑论是这个时代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等人,唯一能做的,就是万万不可引火烧身,嗯,假装什么都没看见,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我是透明的,方继藩看不到我,看不到我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张升被追问到了头上,他憋着脸,好不容易才道:“老夫并不似都尉这般,家里有矿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意思是,我穷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叹口气:“钱多钱少,一切随缘嘛,最重要的是心意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张升顿时没底气了,方继藩,你这是要做啥?



        张升很艰难的道:“老夫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却是打断他的话,道:“再者说了,张部堂在京里有一处宅子,两处别院,折银子,只怕也有几万两银子了吧。还有张部堂在老家江西,是江西南城对吧,那是个好地方啊,鱼米之乡,处处都是上等的水田,听说,在那南城,张部堂家里有地万亩,这是上好的水田啊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张升呼吸有点急促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你小子,怎么打听的这样清楚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阴谋啊,这一定是蓄谋已久的阴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升深呼吸,不要动怒,不要动怒,动怒了,就成笑话了,他努力的微笑:“这是祖上传下来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祖上比朝廷紧要吗?”方继藩大义凛然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双目清澈的方继藩,张升已经恨不得想要抄家伙打人了,我祖上怎么就不比朝廷重要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何况,君子诗书传家,要田地有什么用,这样是不对的啊。”方继藩道:“圣人的书上,写的明明白白,不信我指给你看,君子喻于义,小人喻于利,现在朝廷这样困难,百姓们生活如此困苦,你家里还有上万亩良田,还有这么多大宅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张升深呼吸,若是平时,有人跟自己说这样的话,自己理都不理他,可在这里,当着陛下的面,自己能说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地……真是祖上传下来的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张升还算是两袖清风的人,算是个好官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即便是好官,也不能倒贴了自家的田,给朝廷效力吧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继续道:“我捐了这么多矿,张部堂怎么着,也得捐一万亩地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万亩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本来,张升还想着,算了,我拿一千亩地出来,也算是堵住这天下人悠悠之口了,可拿出了一万亩,我张升吃什么?

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一脸纯洁的方继藩:“家里人口多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乐了:“家里才十七口人呢,多余的,都是张部堂家里的丫鬟、小厮对吧,留下三四个,其余人全部遣散了就是,这样算下来,才二三十口人,一人每天吃三斤粮,肯定饿不死,有两百亩地,足够养活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他居然……连自己家的人口,都打听清楚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诶呀呀,瞧我这脾气,我今日不打死这小子,我张升不姓张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眼看着张升要暴怒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叹口气,幽怨道:“不想捐就别捐嘛,又不是什么人,都如我这般,有高贵的品德。张部堂何必要动怒呢,那不捐,不捐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这才是致命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捐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摆明着是说自己锱铢必较啊,堂堂礼部尚书,一毛不拔,这若是传出去,还不知会怎么样呢,哪怕是大家能理解自己的难处,怕也要笑话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我的名声啊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张升想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等人则鼓励的看着张升,挺住了啊,张部堂,千万挺住了,万万别拿出一个子儿来,若是你真捐了一万亩地,这就糟了,在座的各位,都得跟着遭殃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升板着脸,不做声,这件事会过去的,当做没听见,不理他,家里就这么点儿地,捐了,吃什么,又喝什么?



        就算不为了自己,自己两袖清风,可总得为子孙后代们,留一点什么吧,否则家道中落,张家岂不是完了?



        所以……忍!



        这时朱厚照忍不住道:“老方,你总催人捐地做什么,他舍不得的,平时就晓得说什么金银是粪土,其实这是让别人安贫乐道,都是说给别人听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升的脸,腾的一下红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我是礼部尚书,我宣教四方,难道不该说这些话吗?



        心里顿时无名火起,扑哧扑哧的喘着粗气,一口老血要喷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我张升……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眨巴眨巴着眼睛,看着自己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眼睛很清澈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升暴怒,厉声道:“好啊,那老夫捐了,老夫捐了,老夫乃礼部尚书,老夫乃圣人门下,而今,朝廷确实有难处,那就捐了,一万亩地是不是,老夫若能拔一毛而利天下,有何不可,捐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双目赤红,仿佛要喷出火来,气的哆嗦。



        泥人也有三分火气呢,即便是明日吃土,那也捐,来呀,继续来讽刺老夫啊,来说老夫的不是啊,来说老夫是伪君子啊,老夫……老夫将这祖业,统统捐出来,怎么样,怎么样?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等人,心……沉到了谷底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悲剧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这厮,绝对不是东西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部堂啊张部堂,你怎么就……诶……真是……一言难尽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很是欣慰,立即道:“张部堂高风亮节,令人敬佩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升还在扑哧扑哧的喘着粗气,体内血液沸腾,额上青筋曝出,犹如怒目金刚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等人,个个没做声,可心却已沉到了谷底,这下……真玩完了,礼部尚书都捐了,驸马都尉也捐了,一个捐的是矿,一个捐的几乎是自己绝大多数的家当,那么,人们会问,内阁首辅大学士,要不要捐,内阁大学士,要不要捐,还有兵部尚书、刑部尚书,还有无数的翰林,无数的御史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没理由不捐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这张升,没沉住气,坑人!



        马文升怒视着张升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因为马文升恰好家里也有一万多亩地,他觉得自己是不是该挪一挪自己的祖坟了,可能是自己祖坟没埋好,风水有问题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摆手:“张卿家有这心即可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想要拒绝,若是纵容这般下去,只怕整个朝廷,都要人心浮动了吧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毕竟是厚道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陛下,一万亩地,在江西,可以养活数千的百姓,那里,都是上好的水田,儿臣恭喜陛下,贺喜陛下,这数千百姓的生计,有着落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弘治皇帝心里咯噔一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想,还真是呢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是张升,一个是数千百姓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索性默不作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升浑浑噩噩的,脑子几乎要炸开,地……没了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他渐渐的清醒了过来,人冷静了许多,这一冷静,便禁不住的开始后悔,怎么就捐了呢,陛下怎么也不说两句公道话,这下遭了,不肖子孙啊我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他浑浑噩噩的,后头的话,再听不进去了,见众臣一脸复杂的要告辞,他也脑子一片空白,尾随着人一道出了暖阁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外头刺眼的阳光,张升脑子有了个疑问,我……是谁……这是在哪?

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一股记忆涌上心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接着看到刘健等人一脸嫌弃的脸色,显然,这一次许多人都被张升坑大发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连马文升,这平日总被人骂的狗血淋头,逢人就没底气的兵部尚书,现在也怒目而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心理很好理解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是个孩子,还有脑疾,他做什么事,都无法预料,这家伙很缺德,可你能拿他怎么样,他是驸马,他缺德是应该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你张升是礼部尚书,你还是个孩子,你也有脑疾,这么大的事,你就一点都拎不清,你……坑苦我们了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和朱厚照二人联袂而出,两个人笑嘻嘻,方继藩说到:“咱们大明的文武,文官不爱财,武官不畏死,殿下,大明中兴有望了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:“张家才一万多亩地,本宫听说,谢师傅家才可怕呢,他家在江浙,良田数十万亩,仆从如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走在前头的谢迁隐约听到,身躯一震……老脸憋得通红,可很快,又疾步快走,一溜烟,没了踪影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感慨道:“天下为公,何愁百姓们不可以安居乐业啊。若是人人都如我方继藩这般,这太平盛世,指日可待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方……”朱厚照眨巴着眼,眼圈又红了:“你真是个好人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含蓄的微笑:“这不算什么,我方继藩,心里除了陛下、太子还有百姓,从没有我自己的位置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