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六百八十四章:我很看重你

第六百八十四章:我很看重你

        自然,赌斗之事,不免传到了西山。



        学生们忍不住的议论着,此番师公会让谁去参加此次赌斗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有人认为,若是王师叔若在,此次定是王师叔出马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到了明伦堂,远远的,刘文善刘先生背着手,叫住了张元锡:“元锡,你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元锡一瘸一拐,尾随着刘文善至镇国府。



        镇国府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几乎要揪着方继藩的衣襟,朝方继藩咆哮:“只有一个半月啊,一个半月,你就让人去送死,老方,你还是不是人,有没有良心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正襟危坐:“一个半月,还不够吗?此前太子是怎么吹嘘的,我是信了殿下的邪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有点懵,老半天,才嚅嗫道:“当时只是吹嘘而已,说者无心。哪里知道,你竟信了,现在怎么办,那鞑靼人,深恨你,若是元锡输了,你会死的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感慨道:“真到了那时候,万不得已,我确实无颜活下去,所以太子殿下定要努力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皱着眉:“那我全力而为好了,这些日子,本宫都住在西山,成日教授元锡射箭,本宫唯一担心的,就是元锡资质不好,他毕竟不太聪明,这射箭,并不只是靠大力气这样简单,力气没什么用,重要的是这股子巧劲,哎,老方,你若是输了,可别怪本宫,要不,你别死吧,不就是被人骂背信弃义吗?这等事,你做了也不是一回两回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大义凛然道:“说什么话呢,我方继藩是这样的人?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一会儿功夫,张元锡来,他一瘸一拐,却坚持着非要拜下,给叔父和恩师行礼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看着笨拙的拜下模样,忍不住抚额,一脸无语状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则看着张元锡道:“赌斗的事,你知道了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侄儿听说过。”张元锡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我预备让你去,灭一灭鞑靼人的威风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什么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张元锡心里,已惊起了惊涛骇浪,让自己去?



        他惊讶的道:“可是,我才刚刚练习,只怕有负叔父重托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和颜悦色道:“你是我的侄子,我自然最看重的是你,这等扬名立万的事,让别人去了,岂不是白白便宜了别人,肥水不流外人田啊。何况,这赌斗,本就是激励你,这一个半月时间,你更该苦练,你放心,太子会日夜倾囊相授他的神射之术给你,你只需下功夫便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元锡听罢,豆大的泪,便自他的眼里滴落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叔……没白认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打小就看不起自己,便连自己的父亲,固然对自己疼爱,可也对自己从无信心,以至于,不肯让自己抛头露面,只有叔父永远都激励自己,认为自己并不比人差,自己无论如何,也不能辜负了叔父的一番美意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道:“叔父放心,侄儿便是拼了性命,也绝不给叔父抹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感慨:“好孩子,不要如此,输了也就输了便是,大不了,我去死好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叔父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可是关系到了叔父性命的事,居然竟寄托于自己身上:“叔父对侄儿……对侄儿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摆摆手:“去和太子殿下练箭去吧,现在没有时间荒废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此次赌斗,最忧心的便是王金元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乃是西山的灵魂啊,一旦方继藩自裁以谢天下,这还了得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忧心忡忡的寻上门:“少爷……若是输了,该怎么办?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,少爷怎么将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呢?少爷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跟在方继藩的后头,不断的唠唠叨叨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有点恼了,反手给他一巴掌:“我死是我的事,你们成日在此胡咧咧什么,带点脑子好吗?张元锡输了,你们赶紧让人日夜盯着我才是,我但凡有想要自裁的念头,你们不会阻拦吗?到时你找几十个彪形大汉便是,只要盯住了,我死得了?平日见你挺机灵,今日却如此愚蠢,再瞎咧咧,我要换人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懵了,随即,他想明白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,明白,小人全明白了,我懂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背着手,摇摇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古人的道德水平都这么高吗?为什么每一个人,都害怕自己真的去死呢,好奇怪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回到了公主府,这些日子,方继藩几乎都住在公主府里,这府上的人,都受到了警告,不得和公主说关于赌斗的事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秀荣这些日子,都在织毛衣,这是给即将出世的孩子织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肚子,已略略有些隆起,两个丫头伺候着,一见方继藩来,两个丫头便识趣的告退出去,朱秀荣勉强要起身,方继藩道:“不要起来,莫动了胎气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秀荣就笑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搬了锦墩坐在朱秀荣一边,忍不住道:“这毛衣,织的挺好,可为何要用黑线和白线夹杂一起呢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外间,不是时兴如此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: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时兴是时兴,可怎么看着,都像后世的囚衣啊,让方继藩禁不住的,想要唱出《铁窗泪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汗颜:“没事,下一次,我让人去设计一个更时兴的样式,这一件,便送给皇孙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继续解释道:“你看,皇孙早已满月了,我们还没送点东西去,良心上过不去啊。方妃是我妹子,太子又是你兄弟,我将皇孙,当做自家的孩子看的,说好了,这毛衣织好了,便送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秀荣不疑有他,凝视着方继藩:“你呀,凡事都总想着别人,永远都不想想,我们的孩子,将来会不会冻着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说,天地良心啊,朱门之外,不知多少人挨饿受冻,我未来要出世的儿子若都能冻着,这全天下的人,怕都要死绝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感慨的道:“做人,当然要先人后己,这是君子之道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秀荣美眸看着方继藩,忍不住道:“嗯,我也要学你这般,方才的话,你别放心心上,我并非想要抱怨你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捂着她的手:“无妨,无妨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,她有身孕,方继藩乖乖坐在一旁,乖宝宝的样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秀荣面上染了一层红晕,方继藩每一次盯着自己看,都令自己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她想起什么:“母后又问起,香水何时制好了,她急得很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说,等我拿到了河西,再在河西广泛种植再说,现在……还早着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秀荣又道:“还有,我那两个舅舅,至今没有音讯,却不知他们如何了,母后心里记挂的很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想,张家兄弟啊,这两个人渣死在外头,倒也还好,不过……方继藩想到了徐经,他心里不禁感慨:“是啊,我也愁死了,也不知徐经如何,他是我的门生,我将他视如己出,他若是有个三长两短,我……我也不想活了,到时非割下一缕头发,祭奠他不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割发是极重要的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古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理念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寻常人,是绝不会轻易割发的,这割发和自杀,几乎没有区别。



        听说方继藩竟要为了自己的门生割发,朱秀荣心里对方继藩,心里更为敬佩,真是有情有义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忍不住依偎在方继藩怀里,方继藩轻轻捋着她额前的乱发,此时的朱秀荣,带着几分别样的风情。



        温存片刻,朱秀荣道:“还有一事,清早,我入宫去拜见母后时,母后前些日子,不是因为两个舅舅至今生死不明吗?于是便命人至张家的祖籍去,无论如何,那儿,有不少张家的远亲,可哪里想到,派了宦官去,方知那里,早已遭灾了,不少族人,竟都逃散………母后对此,甚是担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想,远亲算什么,虽说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,可毕竟关系太远,算是同族,一般情况之下,比如张皇后有幸的成为了皇后,她的家人,自然得到了恩惠,于是乎,寿宁侯和建昌伯便发迹起来,接着,自会有不少远亲,前来投靠,最后在寿宁侯和建昌伯的照顾之下,一窝子人统统过上了好日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偏偏,张家兄弟是奇葩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倒是发迹了,封侯的封侯,封伯的封伯,至于来投靠的亲戚,嗯……茶水都舍不得给人喝一口,寿宁侯府不养闲人啊,有多远滚多远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不可能面面俱到,就算是亲戚们出了什么事,那也是通过张家兄弟,入宫来游说,接着宫里赏赐一点东西,算是恩典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方继藩几乎可以想见,张家兄弟绝对是绝口不提这些该死的穷亲戚们的事,他们自己还穷呢,天天在喝粥,咋的,你们还想吃香喝辣。



        祖宗们往往人情大于国法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在这一点上,方继藩很佩服张家兄弟,他们在这方面,绝对算是铁面无私,不偏不倚,以至于,穷亲戚,保管还是穷亲戚,穷了这辈子,下辈子还让你受穷,绝不给你沾张家光的机会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噢了一声:“都逃散了,寻不回来了,这几年,灾情频繁,真是可怜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