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六百八十九章:那一箭的风情

第六百八十九章:那一箭的风情

        门洞里,依旧是黑乎乎的一片,一个人影都没有。



        城墙上的人,显然已经有些等待不及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人们议论纷纷。



        已过了这么久,还没出来?



        此人是谁?



        莫不是那王守仁,自交趾赶了回来吧?

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议论纷纷之中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在这门洞之后,无数守卫在此的差役和五成兵马司官兵,个个目瞪口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们看到的,是一个瘸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瘸子背着铁胎弓,同时,还背负一个箱子,不错,是箱子,而非是箭壶,箱子里,统统都是箭矢,一杆杆狼牙箭露出了箭羽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狼牙箭分外的粗壮和沉重一些,是专门为铁胎弓而制,寻常的箭壶装不了多少,索性,便背了箱子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元锡有些紧张,他看到一双双眼睛,这些人看向自己时,时刻的盯着自己的腿脚。



        面对这些目光,张元锡不禁心里有些沉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某种轻视、怀疑的眼神,令张元锡很不舒服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拖着腿,继续蹒跚而行。



        每前行一步,都很慢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路,也很长。



        等他穿过了门洞,紧接着,一步步走出门洞时,他抬头,看着这四面高墙的瓮城,而在高墙之上,已是人声鼎沸,无数人忍不住欢呼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无论如何,他是大明的射手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人们下意识的沸腾,纷纷叫好。



        是否技不如人不重要。



        重要的是,人家有勇气,和鞑靼人比试他们最擅长的弓马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元锡觉得有些眩晕,看着那高墙之上的人潮涌动,听到无数的欢呼,他深吸了一口气,接着,继续拖着他的腿,一瘸一拐,朝向对面的鞑靼五太子赤术走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欢呼声渐渐停止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直到这时候,人们却才发现了什么一般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有人突然道:“是个瘸子,怎么是个瘸子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人们哗然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生怕自己看的不够仔细,纷纷的抬起了手中的望远镜。



        果然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那张元锡一瘸一拐的样子,行走的仿佛很艰难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是一个瘸子和鞑靼人比箭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搞错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人们同情的看着瓮城中的张元锡,而在张元锡的身后,巨大的城门,开始缓缓的合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城楼里,也已乱成了一锅粥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瘸子。”一个礼部官员大叫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开玩笑吗?



        面对的可是鞑靼人的五太子,大明派出的,却只是一个瘸子,瞧他腿脚不便的样子,这么一瘸一拐的在瓮城里蹒跚而行,简直就像一幕滑稽剧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和方继藩却是气定神闲,他们对视一眼,都乐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好戏,要开始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礼部尚书张升高坐,其实对于瓮城内的比斗,他并不太关心,毕竟他是文臣,此等武人的伎俩,有什么好看的?



        可一听众人齐声说着瘸子二字,张升脸沉了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这辈子,平生最恨的便是瘸子两个字。



        瘸子怎么了,瘸子吃你家大米了?



        派出了一个瘸子?



        嗯?这倒有些心意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此人,还算是聪明哪。



        对付鞑靼的五太子,派出一个瘸子出战,就算是输了,那也是鞑靼人胜之不武,颜面无光,无论最后结果如何,大明中还保住了体面。



        若是侥幸胜了的话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对,想来方继藩派出瘸子的本意,就压根没打算胜吧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不不,这是细枝末节,总而言之,大明的脸面,重要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这瘸子,从哪里找来的?



        张升说着,不疾不徐的取出了望远镜,当他的眼睛落在了张元锡身上时,张升那谦和的笑容,顿时凝固,他深呼吸,死死打量,内心的狂躁,久久不能平息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升觉得自己看错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望远镜的镜片之后,他瞳孔开始放大,最终……确定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是他儿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望远镜啪的一下,摔在了地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镜片摔了个粉碎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升打了个冷颤,一脸铁青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官员道:“张部堂,张部堂,这是怎么了,张部堂,您说话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浑身僵硬的张升,众人纷纷涌上来,表示关切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戳达姆娘!”张升发出了怒吼:“那是我儿子,那是我儿子,来人,快,快停止,开了门,派出骑手,将我儿子救回来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升说着,人已朝着女墙扑去,腿已架上了墙,几乎要翻过女墙,从这城墙上翻身跳下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高耸的城墙,一旦跃下,定会粉身碎骨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还好这里人多,众人忙是将他扯住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升顾不得体面了,骑在女墙上,高呼道:“救人啊,救人啊,方继藩,你缺德不缺德啊,我哪里得罪了啊,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啊,我造了什么孽啊,快,快下去救人啊,再不救人,就来不及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所有人盯着方继藩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面如常色,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确实有点缺德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部堂就算得罪了你,也不至于如此啊。人家就这么个儿子,你要让人绝后吗?这事太不地道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升接着滔滔大哭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那阿卜花见状,脸色却是铁青。



        居然派出了一个瘸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可是五太子,是咱们鞑靼的神射手,是长生天眷顾的大可汗的儿子,对方,竟只派出了一个瘸子,来羞辱五太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眼眸里,掠过了一丝锋芒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是耻辱。



        是奇耻大辱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嘴角微微勾起,露出不经意的微笑,既如此,那么就更加不能客气了,这个瘸子,必须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张升已是哭的惊天动地,他被人从女墙上拉了下来,却是哭的死去活来,锤着自己的心口:“方继藩啊方继藩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城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元锡并没有受任何的影响,他站定了。远远眺望着前方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自己的正前方,五太子赤术,距离自己大致是三百多步之遥,这个距离……很合适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这里是瓮城,四面都是高墙,因而,无风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均匀的呼吸,放下了箭箱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的对面,五太子赤术,似乎也感觉到了一丝异样,起初他没在意,毕竟相隔甚远,对于赤术而言,无论对手是谁,其实都不重要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乃鞑靼神射手,一百八十步,都可百发百中。连自己的父汗,都经常夸奖自己。

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寻常的射手,能有百步内命中目标,就已合格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慢慢的,赤术眯着眼,极努力的观察,这才发现……对面,果然是个瘸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赤术暴怒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耻!



        卑鄙!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故意用这个方法,来羞辱我们鞑靼人吗?



        好!



        他开始徐徐前行,双目喷出了怒火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今日……就让人尝尝他的厉害,瘸子又如何,先杀了再说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疾步而行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在三百五十步外。



        脸色平静的张元锡呼处了一口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他自箭箱里,取出了一枚狼牙箭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辈子,虽为礼部尚书之子,可是他籍籍无名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机会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要像天下人证明,他也有名字,而不是被人称只为张家的公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切都轻车熟路,狼牙箭在手,而后,弯弓,箭弦拉满,到了极致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刹那之间,嘈杂的城墙上,一下子安静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居然这个时候……就开始射击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凡是对弓箭有一点了解的人,尚且知道,这个距离,哪怕是出众的弓手,用最好的弓箭,勉强,这箭矢可以射出三百五十步,可到了三百五十步的时候,整个箭矢已如强弩之末,根本已经没有力道了,而且,这个距离,箭矢的精度,会剧烈的下滑,失去了力道的箭,射出没有任何意义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人们习惯于在百步之内,射出箭矢,再远一些,则完全会失去准头和箭矢的穿透力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瘸子……他不会射箭吧?



        人们的心底深处,禁不住的透着失望。



        对面的赤术,似乎也察觉到了异样,面上,掠过了一丝笑容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还真是……不自量力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继续带着弓,徐徐前行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张元锡面色平和,他浑身上下的每一块肌肉,都配合着手中的长弓,一双眼睛,已凝视住了目标,那个目标,只是黑乎乎的一团影子,此刻,只如手臂般大小,可这样的目标,将其当做靶子来射击,张元锡已不知多少次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心如止水,随即,扑的一声,牛筋和金丝缠绕的弓弦回弹,发出噗的声音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一枚狼牙箭,便如流星一般射出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……射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无数人发出惊呼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距离,怎么能射呢?



        简直就是玩笑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狼牙箭,疯狂的在空中旋转,刺破了虚空,急速朝着目标而去,箭簇在阳光之下,寒芒阵阵,闪耀光芒。



        城楼上,张升已经不哭不闹了,他瞪大眼睛,几乎趴在女墙上,随着所有屏住呼吸,他也屏住了呼吸,双眼,迅速的捕捉着那一支狼牙箭。



        狼牙箭超出了百步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其威势竟是不减,通过自旋所带来的巨大力量,破风向前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两百步!



        那两百步之后的狼牙箭石破天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最终,嗤的一声,在这三百三十步左右,赤术身形一顿,他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感谢《吃***》喜提第四十四位盟主,在此,万分感谢,众所周知,《吃***》同学一看它的读者名,就知道他是个暂时还没有脱离低级趣味的人,可它用朴实无华的读者名,对当前某些不可描述的社会现象,进行了挞伐和鞭策,犹如鲁迅先生那一句发人深省的‘写不出的时候不硬写’的话一般,揭示了人性之恶,好了,编不下去了,今天五更,明天争取六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