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六百九十二章:杀敌于八百步外

第六百九十二章:杀敌于八百步外

        张升就这么一个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最重要的是,这个儿子还是瘸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对这个儿子的前途,不报任何的期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……这期望,却是重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殿下的得意门生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底下,有几个人能做到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只如此,这九箭射出去。名震天下,天底下,谁不知道自己的儿子,射死了鞑靼五太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此一点,就足以名垂青史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况,这一切,本就是五太子自行挑衅,当初要比斗,是五太子提出,此后的生死契,也是他率先提出,一切……都是咎由自取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着他们草原上的规矩,好像……还很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    死了也是活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念至此,张升老泪纵横,只恨不得跳将起来,狠狠亲吻朱厚照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心里,自然大为痛快,开心哪,这可是礼部尚书,平时隔三差五,跑来说本宫不是的大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大臣们,别看私下里叫自己太子殿下亲热的很,可一旦到了众人面前,立即便恢复了古之大臣的风采,一副我是个有道德有骨气的人,不挑陛下和太子一点毛病,显示一下我嫉恶如仇,怎么说的过去的态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如今,这大恩大德、没齿难忘四字,让朱厚照飘飘然起来:“没什么可谢的,本宫谦虚的很,懒得领这功劳,这都是元锡自己的功劳,他学本宫的箭术,颇为刻苦,本宫也只是稍微指点了一下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稍微指点了一下,就这般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太子殿下,那岂不是超神了?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人群之中,那阿卜花浑浑噩噩的站着,他看着城楼之下,看着那尸首,现在似乎没有人管顾着五太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完了,全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要来互市,是自己提出的建议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大可汗信任自己,认为此时,需争取时间,所以命自己出使,也趁此机会,一探大明的虚实。

        和大明内部的王爷接触,也是自己的主意,这个王爷早已磨刀霍霍,暗中,也一直在试探鞑靼人,似乎有里应外合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五太子赤术来此,其实,还是自己的主意,他向大汗奏陈,认为想要让联合这个王爷,必须取信于人,所以……五太子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……五太子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死的安详不安详不知道,不过身上这么多血洞,想来……不太瞑目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,该如何去见大可汗呢?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大可汗最后一个子嗣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乎形同于,断子绝孙!

        阿卜花像吃了苍蝇一般,他想……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不知什么时候,有人拍了拍他的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浑身打了个哆嗦,下意识的回头一看,却是方继藩一张真诚的脸:“阿……卜花?名字没叫错吧,还请节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阿卜花舔了舔干瘪的嘴唇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不过说句老实话,像你们鞑靼五太子赤术这样的人,这么一心求死,非要签生死契的傻瓜,我真是前所未见,你说一个人,怎么会傻到这等地步呢?鞑靼人果然都是勇士啊,都不怕死。阿卜花,你怕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卜花打了个寒颤,他内心深处的恐惧,此时如潘多拉的盒子,统统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用冷哼,来掩饰自己的虚弱的内心,抬腿想要走,可才刚走一步,脚竟软了,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瓮城上下,欢呼不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场比斗,绝对是激动人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们记住了一个瘸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紫禁城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觉得有些焦虑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……只是一场赌斗而已,算的了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 可弘治皇帝还是觉得不安,他发现自己的眼睛,老是跳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乎,他将奏疏一推开,索性躺在软垫上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萧敬躬身站着,见陛下烦闷,便道:“陛下请不要担心,驸马都尉一定不会求死的,奴婢太了解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张眸:“这些话,休要四处嚷嚷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继藩言而无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心里说,这狗贼,本来就言而无信,他要是言而有信,咱都可以称得上是赤胆忠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……这些话他不敢说,于是萧敬笑吟吟的道:“是,是,是,奴婢万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叹了口气,道:“哎,朕觉得,那赤术,绝不是这般简单,所以心里,才放心不下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想了想:“陛下,倒是有一件事,颇为奇怪,东厂那儿查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却在此时,有宦官匆匆进来: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又觉得自己眼睛跳了,他豁然而起: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宦官道:“东城那儿传来消息,鞑靼的赤术,竟要求对射,签下了生死契!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的脸,骤然冷了下来,他怒的身子颤抖:“此贼莫非还想在天子脚下,杀我大明子弟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极可怕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闹不好,要出事的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想看,一个鞑靼王子,作为使臣到了大明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发出挑衅,最后杀死了一个大明西山书院的读书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该怎么收场呢?

        朝廷不管不问?那么大明颜面何存?

        可若是深究,那么岂不是大明言而无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赤术,分明是挑衅来的,这哪里是想要求和和互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杀了朕的子民,难道还想朕和他们互市?

        可当初的赌约,就是互市啊!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气的发抖,平日宽厚的脸上,此刻却是杀机隐现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忙道:“陛下息怒!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却没理他,背着手,来回踱步,脸色越来越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……”宦官偷偷的看了弘治皇帝一眼:“这一次,奴婢所知,好似……好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似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宦官小心翼翼道:“好似,此次方都尉,派出去的,乃是一个瘸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弘治皇帝震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茄子,啊,不……瘸子!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开玩笑吗?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屁股瘫坐在了御椅上,脑袋有些晕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一见如此,就晓得陛下大怒了,忙是低头,大气不敢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直勾勾的看着虚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继藩,他脑疾没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就不知了。”这宦官战战兢兢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咬牙:“去叫御医,给他看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奴婢……奴婢……这便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可此时,一个激动的差役奉顺天府尹之命,已经匆匆的赶到了通政司。

        差役上气不接下气:“快,快,急报,急报!”

        通政司立即有人迎出来,看着这差役,不免觉得奇怪:“公文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公文,是口奏,赌斗,胜了,胜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胜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通政司的人汗毛都要炸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事啊,难怪顺天府这么急着来传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咱们大明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,鞑靼的赤术,射死,你是不知道啊,当时,两人相隔甚远,你猜猜,有多少步。”差役激动的伸出了手掌:“五百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五百什么?”通政司的堂官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五百步啊。”差役激动的开始胡扯,其实,他在现场,也不知具体多少步,只晓得双方距离很远,完全超出了正常射手的射击范围,精彩,真精彩,他口干舌燥的样子,道:“至少是五百步,人都还没看清呢,却见咱们大明的射手,连眼睛都不曾张开,就这么闭着眼,完全靠一对耳朵,啪叽一下,耳朵一煽,便好似辨明了那鞑靼赤术的方位,接着随手一箭,这一箭,真真是石破天惊,犹如惊鸿一般,这天上,隐隐有乌云翻滚,劲风随之而起,那鞑靼赤术,竟是应声倒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射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射中。”差役拍了拍自己的肚腩,有些饿了,却还是津津乐道的道:“你可晓得惊弓之鸟的典故吗?就是没射中才厉害,这一箭虽没射中,可我分明看到,那赤术晃了晃,大为惊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五百步,惊弓之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这一箭,竟只是咱们大明的神射手故意谦让,这摆明着是对那赤术发出警告,那赤术见状,心里自是吓得不轻,他想不到,咱们大明,竟还有这样的大英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时迟,那时快,还不等那赤术知晓了厉害,想要逃之夭夭,咱们神射手,便须臾之间,连发八箭啊,八箭哪,这八箭,五百步外,处处都射中了那赤术的要害,赤术直接被射成了刺猬,自此气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堂官身躯一颤。

        卧槽……还有这么神奇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五百步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惊弓之鸟之技,九连射?

        咱们大明……有这样的大英雄?

        天佑大明,这是上天对皇帝陛下的眷顾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堂官压压手:“你确定是五百步,还是闭着眼睛射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不敢确定,这么多人瞧见了。”差役正色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堂官呼的一声:“来人,来人,立即入宫……给陛下报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里,早有宦官在此当值,一听到消息,哪里还顾得上,一溜烟的就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五百步啊,五百步杀人于无形。

        嗯?方才听着是多少步来着,是五百步还是八百步?

        好像是八百步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没错了,八百步外,百步穿杨!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推荐一本书,幻羽呀的<我真的不是富二代>今晚上架,书不错,有新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