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六百九十五章:至宝

第六百九十五章:至宝

        李怿是个很温和的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点都不像后世的子孙那般,动辄哇哇大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和张元锡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高处,而后……不厌其烦的,他开始举起望远镜观望,附近……有许多头牛,散养在附近,却多在八百步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张元锡的恩师朱厚照放养在附近,让它们自行吃草的牛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很健康,生活于它们而言,犹如涓涓流水一般,平静而怡然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的草,口味有些怪,有些老,草上的露水,也不够甘甜,倘若这里的草根,清脆一些,多一些养分,而被枯黄的落叶,少一些的沾染,或许味道更佳。

        偶尔……这清闲走动的牛,会突然有一枚箭矢嗖的一下擦身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……李怿便气喘吁吁的开始拿着线团,一路布线而来,飞快狂奔,等他累得气喘吁吁之后,到了牛的身边,寻到了箭矢,确定箭矢没有射中,再做了标记,而后收回狼牙箭,接着,原路而返,将布下的线头,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,作为副手,需要兼顾的事太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李怿不怕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脸已晒得黝黑,眯成了一条缝隙的眼睛,透着闪闪精光。

        收回了箭头,就开始测量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致算出来了,真实的数字是五百七十九步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怿不禁汗颜,道:“方才报的是五百四十步,此次目测的距离,偏离的有些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他将箭矢落地的草图,交给张元锡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元锡和李怿,早有默契,他只托着下巴,回忆着方才的一箭,而后颔点头:“继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元锡深呼吸,他提起了弓,此弓乃反曲弓,不算稀奇,可用材极好,保证了弓的韧性,弓所用的筋弦更是千挑万选,请了许多优秀的匠人,进行调试,保证了精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专用的箭矢,也是确保精度的重要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根箭矢,都是特制而成,要求做到丝毫不差,为此,专门有三个匠人,负责箭矢的制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元锡呼了一口气:“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怿表情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元锡伫立,预备弯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怿则在他的身侧,举起了望远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望远镜乃是特制,里头有刻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靠刻度是不成的,必须还得靠经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下意识的取出一根绸子,随即道:“风向向北,微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元锡没有做声,此刻,脑海里一片空明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射击训练,他已不知经历多少次了,此时,他心如止水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怿开始找到了目标,那是一头牛,依然很健康,舒舒服服的,在一片水洼附近喝水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怿凝视着望远镜,眼眸里,只有一条缝隙,而这缝隙之中,宛如放着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向南三十一度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向感必须极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双方要有所默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按着方继藩的方法,将方向,直接划分为了三百六十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利用这细小的单位,来辨别准确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怿说罢,则开始拿出一个特质的罗盘,罗盘的指针,那牛的方向,确实是向南三十一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呼了口气,自己的目测,十分准确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张元锡继续道:“目标,为牛,高半丈余,甚长一丈,所处地形……向下,三丈看,距离,六百二十一步!”

        必须迅的观测,为了做到准确,李怿已经无数次,瞄着望远镜,进行观察,而后每一次射击之后,他都要总结得失,拿着线,去丈量真实的距离,再和自己目测的误差进行比对,此后,一次次的进行修正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的潜力是无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你一次次目测之后,最终再进行真实的丈量,若是现自己目测过长或过短,那么下一次,就可以根据上一次的失误,更加细微的观察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……要做到这一切,需下苦功夫,现在的李怿,眼睛无论定格在哪里,心里都忍不住,会冒出目测的距离和方向,而后,取出罗盘和线头去丈量,验证自己的目测是否正确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还不是关键,关键是时间,目标是活物,是移动的,可能,机会只有一次,只是短暂的停留,所以,他必须迅的目测出结果,而后,报出最准确的数字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和他配合过无数次,试射了无数次的张元锡,脑海里,顿时对这方向、风向、风力大小、目标所处的地平面、距离自己的距离迅射出一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毫不犹豫的拉满了弓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的数据,都已在他脑海中形成了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次次的试射,再加上他这可怕的天赋,使他只在瞬间,射出箭矢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箭矢如流星一般,朝着目标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哞哞!

        六百多步的牛,出了哀嚎。

        它无法理解,为啥自己好好的喝水,屁股却中箭了,于是,牛哀嚎着,开始狂奔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怿眼里掠过了喜色,中了!

        他立即抬起了望远镜飞快的寻觅牛逃亡的方向,立即道:“牛向西狂奔,度大致为,一秒两步!”

        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更难了,需要立即做出预判,当自己弯弓搭箭,射出箭,箭需飞行,最后抵达目标时的时间,而这些时间,还需向西偏移,因为牛是会动的,你得赶在牛没有转变方向之前,需先预判它的位置,最终,确保箭矢射来时,牛恰好奔跑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元锡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开始连射,心里大抵有了数之后,第二箭射出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他迅的开始射出第三箭,每一箭,他都会向西偏移那么一丝丝,便是要对牛向西奔跑的距离和位置,做出预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二箭,没有中!”李怿紧张的看着望远镜,开始汇报:“牛继续向西狂奔,度依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三箭……中了,中了他的小腹,它依旧在狂奔,位置改变,改变了,向东二十三度,度下降,每秒一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元锡不断的开始连射,第四箭,第五箭,第六箭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第五箭射中,位置为目标大腿,牛倒了,第六箭,偏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倒下了!”李怿兴奋的放下了望远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切,只是转瞬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近七百步之外,出了视距进行狙杀,双方哪怕有一点延迟,或者是配合不够默契,又或者……李怿的目测出现失误,张元锡的箭矢射偏了哪怕那么一丁点,以至于……便连弓弦松动了一丝,箭矢的后羽掉落了一根羽翎,都可能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怿紧张过后,像是虚脱一般,几乎一下子,趴在了地上,大口喘着粗气,而后……他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元锡瘸腿走了两步,放下了弓,抹了一把额上的汗水,狙杀这头牛,可比狙杀鞑靼五太子,难度要高了不知多少倍,距离越远,哪怕到了后来,只是增加了十步的距离,其难度,都是成倍的增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测一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叻。”李怿虽是累得如死狗一般,却又兴冲冲的先绑住一个方向的线头,固定,而后,领着线头的另一端,飞快的朝着目标奔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当日,朱厚照吃着土豆炖牛肉,忍不住夸奖温艳生:“别人的炖牛肉,总是不如温先生地道啊,温先生,为何任何食材到了你手里,总是更有滋味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温艳生看着朱厚照,笑容可掬的道:“殿下,天下没有难事,难的,在于是否肯花功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早已吃饱了,坐在一旁,架着脚,吃着白水。刚吃饱肚子,方继藩反而不喜喝茶,宁愿喝水,实在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刘瑾笑吟吟的,提了一坛花雕来:“殿下,殿下,找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瑾道:“您看,奴婢就记得是埋在镇国府后头,一挖,就出来了,这可是二十年的酒啊,前年埋在镇国府后头的,热一热,殿下就着牛肉吃,肯定舒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端详着,噢了一声:“那还不赶紧去热,赶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瑾美滋滋的应声点头,提着这一坛酒,垂涎欲滴,待会儿,倒是可以偷偷尝一尝,二十年的老酒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转头,谁料这时,却有人手提着一封便笺,冲了进来,来人是王金元。

        刘瑾不禁和王金元撞了个满怀,手中的一坛酒吧唧一下,落在地上,摔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    刘瑾惊叫一声:“咱的酒,二十年的陈酿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坛子破了,酒水流出来,顿时酒香四溢,刘瑾要哭了,酒啊,糟践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朝王金元龇牙:“这是二十年的陈酿,你……赔得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显得无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有点害怕刘瑾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是商贾出身,对于官员和宦官,有着本能的畏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期期艾艾的道:“我……我是来送书信的……我没瞧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瑾龇牙,阴冷的道:“你没瞧见,你得赔,这是二十年的酒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看着地上的酒,香气扑鼻,真是可惜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见王金元手足无措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朱厚照却是乐得看戏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眉一挑。

        手里一松,却是哐当一声,手里的杯子落地,那杯里的白水顿时洒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刘瑾和王金元一呆,都朝方继藩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方继藩顿时怒气冲冲的豁然而起:“刘瑾,你这狗奴,方才你一吼,吓得我将这一杯百二十年的陈酿的白水都洒了,要嘛赔钱,要嘛去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三章送到,还有三更,继续。

        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