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七百一十八章:宁王授首

第七百一十八章:宁王授首

        那绳金塔,遥遥就在眼前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绳金塔乃是南昌名胜,声名并不在滕王阁之下,诺大佛塔,几经战火,却又几经重修,方继藩忍不住举起望远镜,果然见那擎天高塔出现正前方,朱栏青瓦,垒甃成楼;镏金玉顶,风铃绕梁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快寻宁王车驾。”方继藩大吼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找不到,这一次就算是砸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人家没来呢?

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宁王已经进塔了呢,咋射?



        如果……如果宁王拉肚子耽搁了时间呢?



        如果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计划虽是周密,可是……任何一丝的变动,都可能功败垂成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为何,方继藩不喜欢亲自行动的原因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失败意味着危险,危险可能让人死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热爱自己的生命,他是个对生命怀有热情的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样危险的事,交给那些勇敢的人去做,有什么不好?

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也可能会打草惊蛇,因为飞球已经当空,这一路过来,半个南昌城,都可能知道天上有个飞球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大爷的,宁王虽是个傻叉,可又怎么会不知道,这飞球突然出现,意味着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看到了,车驾……车驾上没有太多护卫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激动的狠狠捶打着藤筐的边沿:“没有太多护卫,说明宁王已经离开了车驾,快找,快找这老狗在那里。大舅哥,快将飞球移近一些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沈傲扑哧扑哧的转动着风轮,闷不吭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发现了,发现了目标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也发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远处数百丈外,地面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群人,拥簇着一个红袍的老者徐徐朝向绳金塔的入口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就是他!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厮穿着冕服啊!”朱厚照大叫:“反了,果然要反了,这绝对是要反,你看,他穿了冕服,边上还有宦官,抱着金刀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想,今日礼佛,召集南昌城诸官,想来,就是彻底摊牌。



        宁王穿着冕服出现,附近只怕早已埋伏了无数的刀斧手,只要那些官员不肯降服,便立即格杀勿论。与此同时,在解决了这些人之后,宁王十之八九,也将在此宣布反叛,彻底和朝廷为敌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家伙……脑子一定有问题。



        宁王全家都是智障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细细想来,历史上不乏这样的螳螂挡车的蠢货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方面,是初代的宁王被朱厚照的老祖宗文皇帝给耍了,当初宁王被胁迫着燕王朱棣起兵,燕王许诺成事之后将天下一分为二,哥俩好,方继藩不知道当时初代的宁王信不信,反正最后的结果就是朱棣改为了他一个大大的意外之喜,让他从大宁,直接改封到了南昌,一起坐江山,不存在的,想吃狼牙棒吗?



        另一方面,王爷做久了,身边总是不乏有溜须拍马之人,宁王威武,宁王好棒棒,大家自是捡好听的话说,知道宁王不满朝廷,更有臭不要脸的人,今日说弘治那个昏君,他又下了什么旨意,大明要完哪,今日说要完,明日又要完,总而言之,在宁王看来,这朝廷可不就要完吗?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世上,只有自己最是英明神武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元锡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元锡已毫不犹豫,取出了弓箭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远离他,怕影响到了他的发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藤筐狭小,大家只好挤成了一堆,脸贴着脸,大眼瞪着小眼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元锡深呼吸,张弓,他闭上眼睛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李怿已开始举着望远镜,开始观测,这是一门大学问,飞球的移动方向,移动速度,目标是否在移动,距离有多远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些……统统都需他不断的测算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后山,他已练习了不下数百上千次,和张元锡,早有了默契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心平气和,就如往常一般,他的目光,定格在了那一步步移近绳金塔的红袍老者身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机会不会太多,一旦没有抓住机会,就一切全完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东南三十九度半……微风,风向西,离我们水平向下七十丈。距离……四百五十二步,飞球速度七步,目标驻足了,目标驻足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张元锡没有发射,这是因为,距离有些远,他没有绝对的把握,四百多步,对他而言,不算什么,可这是在飞球上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而李怿,则不断开始报数,一次又一次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和朱厚照屏住了呼吸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绳金塔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宁王确实驻足了,在他的不远处,有侍卫引发了一场混乱。

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回事?



        朱宸濠一愣,回眸一看。



        侍卫们都抬着头,低声议论着什么?

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似有快马而来,似乎有紧急的消息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宸濠的心,有些沉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身边,乃是上高郡王朱建燧,朱建燧诧异的看着自己的父王,不,很快,自己的父王即将即大明皇帝位,号令天下,讨伐弘治皇帝身边的奸臣刘健人等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建燧道:“父王,良辰就要到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开始催促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宸濠颔首点头:“待会儿,去看看,是谁……在此滋事,巡抚王震人等,已拿下了吗?“



        “已拿下了,那王震,叫骂不绝,说是……说是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宸濠冷笑:“等见了诸佛,再杀了他,祭旗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朱建燧颔首点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宸濠显得随即,正要转过身去:“那狗皇帝,祸害咱们朱家江山,天下人,人人恨不得生啖其肉,今日父王举起义旗,诛杀狗皇帝和不臣,他日,等到了北京,便立尔为太子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建燧面露欣喜之色:“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宸濠没有再说什么,预备要进入绳金塔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他的身边,几个幕僚和宁王卫的指挥,也纷纷的抬起了头:“殿下……殿下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何事?”朱宸濠怫然不悦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今日……好像和自己想象中不同,理应在此的时候,自己参拜了佛祖,此后,招降朝廷派驻于此的地方官员,再之后,无数军民欢呼踊跃,在称颂声中,自己宣布称帝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先是以王震为首的一群地方官不肯依附,这里又闹出了乱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本王谋划了这么多年,再加上先王们的经营,那鄱阳湖的水贼,以及梅岭的好汉,统统愿意归本王节制,宁王卫,又有两万精锐,一旦起事,便可召集五六万人,到时一路顺水而下,夺下南京城,便可和京中的狗皇帝分庭抗礼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想象是美好的,现实却是另一回事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忍不住怒了:“尔等可否肃穆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战战兢兢的幕僚,忙是回过头来,道:“殿下,殿下,您看,这天上是……是什么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宸濠下意识的抬头看天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巨大的飞球,冉冉而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上天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。”那幕友打起了精神:“天降神物,想来……这是……这是列祖列宗,保佑殿下马到功成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戳达姆娘!”朱宸濠目瞪口呆,宁王世系久在南昌,不免沾了南昌口音,朱宸濠惊的瞠目结舌,一阵痛骂,一耳刮子便朝那幕友煽去:“这是飞球,狗皇帝……狗皇帝的人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“射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嗤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在两百三十步外,一枚狼牙箭,破空而出,狼牙箭如流星一般,在半空之中,划下了完美的弧形,自高而下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噗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愤怒的朱宸濠,一句话还没骂完,只在刹那之间,一枚狼牙箭竟是生生的扎入他的额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人的颅骨,最是坚硬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这狼牙箭,锋利无比,且又是那力大无穷的张元锡射出,箭矢在空中,气势没有没有减弱,反而增强了惯性,这箭矢,生生的凿穿了他的颅骨,而后,斜下着,自他的后颈贯穿而出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切……来的太快。



        如电光火石之间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宸濠脸上很滑稽,脑袋上,却插了一根棒棒一般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脑中的浆液,混杂着鲜血,却是淋淋而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条件反射一般,口张开,而后,哇的无数血自口里喷出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身躯剧震,已无了气息,可眼睛却还是张的大大的,那不甘的瞳孔,已是涣散。接着,整个人噗通一下,径直倒地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……下巴下意识的张大起来,如塞了鸡蛋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没有人看清,这箭是从何而来,他们看到的只是方才还气势如虹,端庄大方的宁王殿下,转瞬之间,就已成了一滩烂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幕友终于发出了一声剧烈的大呼。

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人们才反应了过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宁王卫的指挥毕竟见过大场面,大呼一声:“世子殿下,快扶主公进佛塔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可那世子朱建燧,却早已吓瘫了,面如土色,看着父王的尸首,想着父王无数个日夜的谋划,自己的祖宗,一代一代的积蓄力量,可在今日这一刻,这无数绞尽脑汁的谋划,就这么被一枚箭矢,直接落空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建燧惨呼一声,顾不得自己的父王,毫不犹豫,要朝那佛塔里狂奔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飞球上,望远镜已定格在了朱建燧身上:“此人穿着郡王蟒袍,十之八九,就是宁王之子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李怿开始目测,他额上满是大汗,似乎很是担心,朱建燧逃进佛塔,一旦他进入佛塔,那么……就错失了太子殿下要杀宁王全家的最好机会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微博搜索一下上山打老虎额,有惊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