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七百二十章:殿下无敌

第七百二十章:殿下无敌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神气活现的杀了那朱宸濠一遍之后,左右四顾。突然想起一事来,对王震道:“你见着了刘瑾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刘瑾?”王震一呆:“此人不知是谁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本宫的伴伴。”朱厚照比划了一下:“生的极丑,贪吃、懒、怕死,说话时,嗓子像……嗯……很浑厚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王震摇摇头:“下官尽力去寻访一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感慨道:“或许,他已就义了,本宫回了京师,该给他立个衣冠冢,可怜的刘伴伴,他总是这样不小心。也罢,入城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入了城去,这城中的宁王卫,统统都降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当初宁王所勾结的鄱阳湖水盗,却都看押了起来,他们本来就是一群盗贼,可不是说赦免就赦免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今,这些人缴了武器,被看押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听说拿到了盗贼,朱厚照激动的一蹦三尺高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盗贼,竟有数万,且都是凶残无比,为害一方,朱厚照立即领着方继藩等人到监管的营地去看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宫要杀几个贼来看看,且看看这些狗贼,敢不敢反咱们大明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握紧了腰间的剑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出了京师,他如一只出笼的小鸟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也捋起袖子来:“我也杀一个,省的有人说闲话,白来一趟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对于坏人,历来是不留情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兴致勃勃,跟着朱厚照一道到了看押的大营,顿时有军士揪着几个匪徒来,可一看这匪徒,朱厚照有点懵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来人,是几个面黄肌瘦的人,衣衫褴褛,头发乱糟糟的,从残破的衣衫里,裸露出来的肌肤,干瘪的很,既像枯木,又如皮囊里,包着骨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就是贼?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脸上的笑容……渐渐的消失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饶命,饶命……”几个鄱阳湖的水贼痛哭流涕道:“饶命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吸了吸鼻涕,捂着嘴,因为对方臭烘烘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人是贼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。”随来的锦衣卫千户张晋笑呵呵的道:“殿下,这些贼最是狡猾了,殿下不要中他们的奸计,他们早早就勾结了宁王,死不悔改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又吸了吸鼻涕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本是兴冲冲的来,可瞧见这几个水贼,朱厚照一丁点兴趣都没有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上前去,细细打量这几个水贼,而水贼只是跪在地上,瑟瑟发抖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沈傲害怕这水贼暴起伤了朱厚照,正要按剑上前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却一把将他拉住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仔细的打量了这水贼,又开始吸鼻涕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带动本大学士、都督、总兵官、总管的行驾来。”朱厚照说着,面无表情,背着手,转身走开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到了行辕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落座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等人各自落座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水贼便被带了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:“本宫饿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有、有、有,我这里又干肉,我娘做的。”杨彪忙是取了几片肉干来,朱厚照取了一片,而后送这水贼每人两片:“吃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率先吃了,味道不错,除了有点骚,不过朱厚照不在乎。



        水贼迟疑的看着朱厚照,而后,也顾不得许多,立即狼吞虎咽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大笑:“他们像刘伴伴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几个水贼吃完了,朱厚照便道:“给他们取点茶水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那张晋皱着眉,不知殿下要故弄什么玄虚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有人取茶水来,水贼们忙是喝下,依旧跪着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便道:“你们为什么做贼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为首的老贼道:“不做贼便要饿死,前些年,鄱阳湖年年水患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:“做贼能吃饱肚子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老的贼便哭道:“都填不饱肚子,做良人的时候,颗粒无收,还欠着租,只好做贼。做了贼,更可怕,穷人抢了也抢不到一斤米,富贵人家,也抢不着他们,他们院墙高,有护卫,有大狗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便道:“你们知道不知道,做贼是要掉脑袋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水贼们便哭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吸吸鼻涕,染了点风寒了,他有点怀念刘瑾来,平时在夜里,都是刘瑾守着自己睡觉,自己若是踹了棉被,刘瑾隔三差五,便会来掖一掖被子,现在没了刘瑾,被子踹下地了,自己也浑然不知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吃饱了肚子,还会做贼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水贼们楞了一下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而后,纷纷道:“不敢了,再不敢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:“你们叫什么名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年长的道:“小老儿熊二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道:“我叫钱十三。”“我叫朱九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抚额,还有一个姓朱的,丢人哪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便站起来:“好,以后不许做贼了啊,回去告诉其他的贼,今日起,你们就是良人,世世代代,都是良人,再做贼,本宫剐了你们,我叫朱寿,我说话算数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众贼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显得不可置信。



        几人千恩万谢,正待要走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:“回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几个人吓得面如土色,以为朱厚照改了主意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:“杨彪,还有肉干嘛?谁还有干粮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只好搜了搜自己身子,各种的零食统统都抖落了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拿了块布一卷,交给那熊二:“回去吃吧,好了,快滚,本宫讨厌穷人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熊二忙是千恩万谢,匆匆而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待人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顿时怒气冲冲,那巡抚王震见太子盯着自己,忙道:“殿下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娘的,你饿本宫,本宫也反,这狗皇帝不让人吃饱肚子,不反了做什么?难怪朱宸濠那老狗,竟可以煽动这样多的人,还不就是狗皇帝和你们这些狗官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王震吓得啪的跪地:“殿下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皱眉:“土豆、红薯,为何没有推广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王震看了一眼朱厚照,道:“本是要推广的,可是那朱宸濠想来认为这是陛下要推广的东西,所以十分排斥……万般阻扰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冷笑,指了指王震:“狗官,滚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王震觉得自己的受了侮辱,想说什么,最终却咽回了肚子里,乖乖告退。



        等王震一走,明儿:“老方,你平日咋教本宫的,现在有办法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看着怒气冲冲的朱厚照,依稀在他身上,看到了自己的影子,同样都很有正义感,有悲天悯人的情怀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想了想:“我看红谷滩那一带,竟有不少淤地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:“而后呢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先从红谷滩那儿折腾起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准了。”朱厚照干脆利落:“让那狗皇帝和狗官们看看,什么叫知行合一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苦着脸:“殿下,别在臣面前说狗皇帝可以吗?你可以背着我说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狗皇帝,狗皇帝,狗皇帝,狗皇帝。”朱厚照吐字清晰,一口气连说四次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次日一早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封旨意到了行辕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晋像吃了苍蝇一般,想哭,他要吓尿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他身后,有一柄刀架着他,拿刀的人是张元锡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敕命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晋无奈大吼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则带着方继藩等人,欢天喜地的道:“儿臣接旨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晋道:“内阁暂不理事大学士、九边、诸都司总兵官……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一连念了许多头衔,最终张晋念道:“敕其为天下屯田大都督,驸马都尉方继藩,为副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:“儿臣接旨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拿了旨意,朱厚照气势汹汹:“父皇总算还有一点良心,也知道百姓们的艰辛和辛苦,既然命本宫为大都督,那么,将所有的水贼都召集起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说着,换了一身短装,这里可是数万水贼,他从水贼里,挑了一百多个有铁匠经验的人出来,而后,将无数收缴的兵器,开始回炉改造为农具。



        红谷滩那里,已是架起了一个个棚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里几乎没有田,因为江水湍急,有时干涸,有时江水却是泛滥成灾,一旦到了河水暴涨的时候,原先的田地,便俱都冲毁。



        宁王府的钱粮,俱都查抄,粮食统统搬来了此,建起了谷仓,方继藩琢磨着,想要在这红谷滩,至其下的红角洲、九龙湖一带开辟出良田,便需先修筑一条堤坝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再挖出无数灌溉的沟渠,如此一来,即可引水灌溉,又开开辟出无数的良田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有了这些良田,再引入大量高产的作物,这江西一带,这里便可作为一个农业的示范基地,这些经验,还可推广至鄱阳湖一带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倒是不闲着,亲自领着贼人们去梅岭里采石,而后用藤将石头筐起,用来修筑堤坝,方继藩很无奈,只好带着锄头,先让人绘制了一个沟渠水网的图纸,而后带着人去丈量土地,挖沟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也都不得不忙碌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小朱干活却是极认真的,他亲自扛着石头出现的堤坝上时,这些贼人都有点发懵。

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……没见过这样的大都督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熊二先是有点懵,起初将他们驱赶来此,他还以为这是要被拉来做苦役,可随后,越发觉得不可思议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还有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另外,很多关于小朱的描写,比如用刀砍一砍宁王的尸首,还有和颜悦色的给熊二肉干吃,其实都算是《武宗实录》的还原。



        比如给肉干吃的,其实是历史上小朱巡江南的记载,原句是:词色甚和(和颜悦色),遂烹茶茗以献(老人献上茶水给小朱喝),顾从者收果饼,自食两枚,取二枚赐老人。(小朱吃了老人的茶之后,让人取了饼出来,自己吃了两个,回赠老人两个饼。)

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有很多类似的小细节,都藏在故事里,不过经过了小说的艺术加工,嗯,大致如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