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七百三十五章:神器

第七百三十五章:神器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听到银子二字,心里便忍不住哆嗦。



        银子哪,七万两银子,你们就心疼的厉害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朕一年银子丢进去上百万怎么说?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不露声色:“噢,这也是不小的事,诸卿对此,怎么看呢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道:“请陛下立即下旨,严惩相关肇事之人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挑眉:“继藩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图纸,不就是方继藩献上的吗,现在出了事,这责任,方继藩脱不了干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微笑,摇头:“不,监厂太监皮良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身边的萧敬老脸抽了抽,脸上虽还带笑,可眼眸却是深深的看了刘健一眼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好整以暇道:“京里出现了爆炸,且离皇城这样近,这是极犯忌讳的事,倘若朝廷不言不语,势必外间会有诸多流言蜚语,这天底下,终究是好事者多,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反而会觉得惊慌,各种可怕的流言,才会甚嚣尘上。所以,想要安抚人心,就必须得让天下人知道,原来这是有人疏忽了管理,朝廷严厉斥责一番,再治监厂太监之罪,这时,才可让人们相信,原来这确实只是一件小事。此举的本意,在于安抚人心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思量,有理,可随即叹道:“刘卿这是谋国之言,可是,明明是图纸有问题,岂可治不相干人的罪呢。此事,再思量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弘治皇帝意动,忍不住道:“继藩办事,一向可靠,又怎么会献上一个有问题的图纸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发出这疑问,众臣对此,倒是不以为然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近来办了不少利国利民的事,现在外头的读书人们,言辞也没有从前那般尖酸刻薄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听到这个,倒是有不少人为方继藩转圜,尤其是王鳌,笑容可掬的道:“陛下,方都尉在为人正直,很有担当,却办事历来一丝不苟。不过,人终究是人,何况还是个少年人,就算偶尔,有所疏漏,也是理所应当的嘛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为人正直……很有担当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晒然,倒是很少听说过,有人对方继藩这般的评价:“朕还是问清楚为好,来人……召方继藩来,噢,还有兵部尚书马文升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也早察觉到了王恭厂的爆炸了,动静实在不小,所以他琢磨着,陛下可能召见,早早在等着了,宫里来了人,他立即动身。

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了暖阁,见弘治皇帝和刘健、马文升、王鳌等人都在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便行礼:“儿臣见过陛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压压手,却是看向马文升:“马卿家,你继续说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想来马文升先来,所以正在奏报他从王恭厂调查的结果。



        马文升看了方继藩一眼,他有君子之称,虽然最近被人骂的厉害,可为人还是很刚直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倘若自己没有底气倒也罢了,可这一次,问题却出在了图纸上,他自是要仗义执言:“所以,老臣召集了王恭厂上下的匠人们细查,匠人们分析了结果之后,纷纷说,这个图纸,他们开始看时,就觉得有极大的出入,譬如炮身的厚度不够,竟还要在炮管里雕花,这又使炮管便薄,不只如此,炮管长了,使火药一旦出现在炮管炸开,这力气堵在那,一时出不去,最终……炸了,此炮初铸的时候,其实就有不少老匠人,起初看了图纸,就觉得有问题,只是上头压得狠,他们不敢进言,这才酿成了这一场灾祸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马文升说到这里:“臣在这里,并没有指责驸马都尉的意思,只是,术业有专攻,这军械制造之事,万万不可天马行空,幸好,这一次只是伤人,动静也不够大,倘若这些炮造了出来,送去了边镇,花费人力物力,且还导致边镇的将士死伤,这……就是弥天大祸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板着脸,颔首点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马文升心情很不好,看见方继藩在一旁,便道;“都尉,老夫说话有些耿直,你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张口欲言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压压手:“继藩……你要记住这一次教训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啥?”方继藩有点懵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朕知你多能,可涉及到了这等大事,以后,可要小心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是说……王恭厂的事?”方继藩一脸委屈。



        脸上写着不服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颔首道:“方才马卿家的话,你也听了,幸好此次,没有酿成大祸。不过,你有大功,且还是个孩子……朕不予追究,可下一次,却需三思而后行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看着方继藩,尤其是那李东阳,到现在肉痛,七万两银子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王鳌却是和蔼可亲的看着方继藩,这小子,成就了自己一段美名,虽然今日犯了错,没关系,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眨巴眨巴了眼睛:“可是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为自己辩解。”弘治皇帝心里说,你这个家伙,到现在还想辩解,朕不是说了吗,不予追究,这是在护着你呢,这件事,就算是尘埃落定了,你挨一顿骂,不做声,事情就揭过去了,还去招惹是非干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方继藩似乎还坚持要辩解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像关爱智障儿童一般的看着方继藩,这小子,果然不懂朕的深意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西山,按着图纸,将炮造出来了啊。”方继藩终究,找到了一个间隙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……所有人懵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啥意思?



        西山造出来了?



        “炸了吗?”马文升脑子有点转不过弯,看着方继藩:“西山那儿,炸伤了几个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这算不算画圈圈的诅咒?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摇头:“没有呀,好的很,一炮下去,炸死几头牛,不,不……这不是故意的,是一不小心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沉默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令人尴尬的沉默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皱眉。



        马文升却有点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脸有点红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王恭厂炸了,还炸的是自己人,这王恭厂是什么地方,是皇家的火器作坊,文皇帝时期,就由内廷、兵部、工部三方管辖,作为主要供应大明火器的机构,户部每年,拨付无数的钱粮,内廷里派出监厂太监,工部有郎中坐堂,兵部有副使盯着,招募了天下火器的能工巧匠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啥,这是专业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说是首屈一指,都不过分吧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马文升脸一红,看着弘治皇帝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皱眉:“方继藩,西山何时造了火炮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儿臣万死,儿臣绘了图纸出来,太子殿下觉得稀罕,说是造一门玩玩,儿臣当然要拦着,可太子殿下的性子,陛下是知道的,他非要玩,还说,得让他的亲戚们,有点事做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亲戚?”弘治皇帝心里想,却不知还有哪些皇亲国戚掺和,这不是闹着玩的,这是造火器啊,且不说朝廷不允许,就算是允许,你们拿这等可怕的东西来玩?若是和王恭厂一般炸了,怎么办?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其实,就是一些张家人,当初,逃荒,无处落脚,最后来了西山,为首一个,比较丑的,叫张卫雨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对于张卫雨,没有丝毫的印象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一听张家人……他全明白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前些日子,张皇后就在自己面前哭告呢,说两个兄弟至今没有音讯,怕是完了,张家惨哪,这是要绝后,又听说,张家的亲族,又都遭难,请陛下安顿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当然违拗不过张皇后,思来想去,若是再给张家远亲赐地和官职,朝廷肯定要闹成一锅粥,这毕竟是远亲,坏了规矩,若是开了这个先河,这祖宗十八代起算下来,谁家没有一窝亲戚哪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思来想去,索性,给方继藩安顿吧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……卫……雨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老脸微微一红,这事儿……看来……不能继续追究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追究下去,外朝又要说张皇后护短了,何况,张皇后本来就没了两个兄弟,现在正伤心呢,这事闹大了,反而不好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咳嗽:“噢,原来如此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可马文升不乐意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西山造了出来?这不就等于是说,王恭厂有问题吗?这么庞大的机构,都不如一个小小的西山,这西山懂什么造炮,他们都能造,那王恭厂算什么?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不只是说王恭厂没有技术实力。



        更可怕的是,这事儿往深里想,是没有技术实力的问题吗?这可能牵涉到的,就是弊案,还有可怕的人浮于事的问题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马文升看向方继藩:“方都尉不可戏言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脸无辜的道:“若是不信,可以去西山看看,要不,我让人抬来宫里,放一炮试试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无语,你搬来试试看,打不死你!



        马文升眯着眼:“陛下,方继藩此言,实是诛心哪,王恭厂上下,哪一个都是尽心竭力,臣为兵部尚书,这都是看在眼里的,可现在方继藩这么一说,倒显得王恭厂人浮于事一般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自然明白马文升的意思,他随口道:“英国公回京了没有,朕算着日子,他也该从南京祭祀回来了吧,他若回来,朕敕他去西山,眼见为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