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七百四十六章:二狗子的妖孽人生

第七百四十六章:二狗子的妖孽人生

        陈二狗说罢,便高声道:“大洋成就了我陈虎,往后大明还要三下西洋、四下西洋,有用得上我陈虎的地方,我陈虎怎敢不尽力,殿下问我们还下不下海,为何不下?弟兄们愿意跟着徐大使,也愿意跟着寿宁侯,咱们这么多弟兄在海里,遨游四方,是何等的痛快,又能挣大笔的银子,养活妻儿老小,让他们过上好日子,只要徐大使和寿宁侯一声召唤,往后这海,小人下定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嘶吼着,众水兵和水手也是激荡不已,纷纷道:“下海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徐经听的眼睛都红了,心里感慨万千,这些人在船上和自己朝夕相处,每一个人,他都能叫上名字,下一次下海,身边还有这么多熟悉的面孔,这……是何其幸运的事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鹤龄终于松了口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怕就怕这些该死的狗东西,拿了老子的银子,美滋滋的去过自己的好日子了,这……这不就成了诈骗了吗?吃了我张鹤龄的,还不叫你们吐出来?

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众人心情激昂,情绪一度失控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亦是听得心潮澎湃,忍不住上前拍了拍陈二狗的肩道:“说的很好,本宫很是欣赏,为了表彰你的功绩,本宫决定将那小朱秀才是坏人号,改为定海伏波陈二狗号,陈二狗,你是好样的,连本宫都不如你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……”陈二狗激动得不得了,突然,他好像想到了什么,嘴巴嚅嗫着:“殿下,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朱厚照却是回头,用杀人的目光,狠狠的瞪了方继藩一眼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小朱秀才是坏人号……自己只是随口一提而已,谁晓得徐经就拍板了,这怪谁,怪我方继藩很耿直,还是怪徐经开不起玩笑?

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真要追究,那就打死徐经赔罪好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:“大明缺的,就是你们这些人,什么该死的忠义,什么礼义廉耻,本宫看不上,说一百遍,也不及有胆子下海有用。二狗子,本宫知道你想讲一些感激涕零的话,可你不必说了,本宫心里都知道,你……已不再是你老母和妻儿的二狗,从此之后,你是镇国府的二狗,你是无数水手和水兵们的二狗,你的大名会传遍宇内,二狗子,你好好的下海吧,你娘和你的妻儿,本宫会照看着,谁敢欺负他们,就是欺负本宫,就是打老方的脸,本宫和老方一定会为你们出气,将他们碎尸万段。这天下不缺商贾,不缺文士,不缺农户,缺的,就是二狗子你这样的人,若本宫有千千万万个二狗子,咱们大明就可光照万年。好了,你什么都不必说了,本宫都明白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的一番话,说的无数水兵们眼泪哗啦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可是太子殿下啊,有他这些话,弟兄们就算是卖命,也值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还有徐大使这般胸怀大志的人,弟兄们在他身边,耳濡目染,知道自己所做的乃是光照万年的千秋伟业,就算是搭上这条命,也是值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还有如寿宁侯张鹤龄这般毫不利己,专门利人,任何战利品,自己都分文不取,甚至在船上,自己天天吃着老鼠尾巴,据说登上了岸,还每日都在吃粥,堂堂皇亲国戚,日子过的苦巴巴的,却散尽财富,让弟兄们个个腰缠万贯,大鱼大肉,妻儿们都过上好日子。跟着这样的人,就算是环切了自己,哪怕是去做个阉人,那也值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人生如此,能得遇如此人垂青,得到他们的护佑和欣赏,夫复何求。



        士为知己者死!



        陈二狗的脸色又青又白,他很多次尝试着想开口说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话说到这个份上,似乎……再多说什么,都变得矫情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只得热泪盈眶的道:“太子殿下大恩大德,小的们这条命就给镇国府了,太子殿下叫我们上刀山,下火海,小的们绝不皱一下眉头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随即纷纷道:“万死不辞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深吸一口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喜欢二狗子这样的人,实在!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万分高兴的哈哈大笑道:“今日……大家都在,本宫设宴,咱们……吃牛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鹤龄却是一副愁眉苦脸样子,心里仿佛有着什么心事,可一听吃牛,顿时精神抖擞,他神采飞扬的振臂一呼:“吃牛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听罢,再不迟疑,纷纷乐呵呵的道:“吃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太子殿下亲自设宴,对于二狗子们而言,这绝对是可以吹嘘一辈子的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大家满面红光,激动得不得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朱厚照领着人到了屯田卫的饭堂,众人坐下,一盆盆热腾腾的牛肉便端了上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随即用勺子敲了敲盆子,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,大声道:“诸位,诸位,本宫还有话想说,为了让大家出海,不至饿着,咱们的温先生弄出了罐头,以后出海,你们便带罐头出去,且看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一面说,一面取出了一个玻璃罐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罐头在历史上,是拿破仑时期的产物,因为行军时,人们发现食物很容易腐败变质,于是拿破仑拿出重赏,希望有人解决这个问题!



        最终,一个厨师想到了办法,他发现当食物在全部置于沸水锅中,加热小半个时辰之后,趁热用软木塞塞紧,再用线加固或用蜡封死,食物在罐子之中就可以保持长久不变质,因而也得其名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根据这个方法,和温艳生商量了之后,试制出了十几个品种的罐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其中就有雪梨罐头,将梨子泡水,煮沸,倒入罐子中密封。或是牛肉罐头,又或者是八宝粥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这些罐头,可以保证水手和船员们在航海的过程中,能够补充足够的营养,不至出现营养不良,或是缺乏维生素以及脂肪的情况,有了这个……对于下海的水兵和船员们来说,船上的日子就好过了许多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罐头的成本,自然是不低的,当然,这个成本是对于寻常百姓而言,可对于腰缠万贯,以及能带来巨大财富的船队而言,这些成本,可谓是不值一提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笑呵呵的道:“待会儿回去的时候,每人领几个罐头回去尝尝看,若觉得口味不好,可以修书来提一提建议!二狗子,你有儿子吗?你儿子应该爱吃这个!”



        陈二狗的脸色又青又白,他很多次想要提醒一下太子殿下,自己不是二狗,自己是陈虎,可此时殿下叫到自己,他想说的话,却是很快吞咽进了肚子里,不争气啊!



        他乖乖的道:“殿下心里记挂着小的们,小的们感激不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很是豪迈地道:“来,举起酒盏,咱们……为二狗子喝一杯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喝!”众人欢欣无限。

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在座的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吃过牛肉,他们本来就是苦哈哈,何况市面上,几乎没有牛肉,这等熟牛肉,既不是他们吃的起,也不是他们有资格吃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吃牛肉,仿佛成了身份的象征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又可以吹牛逼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肉的滋味,好极了,二狗吃的很欢快,早将不愉快的事忘了个干净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是个极容易满足的人,为了这口牛肉,这条命,他恨不得多卖太子殿下几次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才吃了一半,突的,咔擦一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陈二狗拧起了眉头,感觉口里有点痛,一摸,牙齿竟有点松!



        随即,他吐出了口里的牛肉来,从这渣滓里,竟翻出了一颗钢珠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小心翼翼的捏着钢珠,这……是啥?



        这牛肚子里,还会生钢珠?



        卧槽……神了啊!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英国公张懋马不停蹄的赶回了,没好好的歇一歇,又匆匆的赶到了宫里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旅途劳顿,他是累得一把老骨头都散架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即便是回来了,还有许多事呢,良辰吉日,又要到了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准备的工作,一刻都不能松懈,祭祀这等高级的玩意,哪怕是出一点瑕疵,都可能惹来上天和列祖列宗们的不满。



    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此等事,陛下不能轻易假手于人,这也是将这等重任交给自己的主要原因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就比如那方继藩吧,陛下肯定是信任的,可他有脑疾,自然也就被排除在外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等不讲究的人,怎么能去祭祀列祖列宗呢?



        张懋心里愤愤不平的这般想着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却突然又想,为啥自己没有脑疾,为啥自己生下来如此的健康?

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又叹了口气,他一回到礼部报备了一下,宫里就来人了,请他入宫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懋不敢怠慢,心里说,莫非又有什么新的祭祀吗?

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了暖阁,便见弘治皇帝正在对刘健等人嘱咐着什么,刘健等人不断点头,表示同意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懋缓步向前,而后拜倒道:“臣见过陛下,吾皇万岁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抬眸,见到了张懋,打量着显得有些消瘦了的张懋,不禁感慨道:“卿家真是辛苦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懋道:“陛下,臣为陛下效力,理所应当,能为陛下分忧,臣不辛苦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连连点头,心里不禁感慨,张卿家,真实在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还有,准备去网吧,找个包厢去写了,老虎告诉自己,努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