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七百四十八章:战场之神诞生

第七百四十八章:战场之神诞生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和方继藩二人,躲在钱庄的后院,焦灼的等待着消息。

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方继藩义薄云天,可并不见得,这些该死的水兵们,会讲义气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今日说了这么多催人泪下的话,面子是做足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倘若这些该死的水兵和水手们死要钱,不见真金白银不撒手呢?



        那就真真的作了孽,这么多铜版,还有设计出来的用纸,以及印刷的匠人,统统都做了无用功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没有这些水手们的金银,来作为储备,方继藩可不敢开钱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代,金融系统,尤其的脆弱,随便一个流言,都可能发生挤兑,要建立信用,就必须得在许多次挤兑的风潮之中挺下来,建立信用。



        说穿了,就是哪怕再好的名声,也抵不上库存的真金白银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一旦这些真金白银被水兵们换成了金票和银票,那么……钱庄便算是站稳脚跟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往后,方继藩甚至可以要求商贾们收购西山的玻璃、无烟煤,也必须用金票和银票,西山的毛线,也必须用金票、银票交易,这些都是畅销品,商贾们喜欢,只要进货,就不愁销路。

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全天下,独此一家,别无分店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就会促使大量的商贾,不得不四处去兑换金票和银票,商贾们需要金票、银票流通时,一些商贸的活动,便可以通过金票和银票促成,而一旦人们深信了金票和银票的信用,确认自己手中的纸片可以随时取兑,越来越多的人,会接受这种简单便捷的货币。



        等了足足大半时辰,王金元匆匆到了后院,他口干舌燥,大汗淋漓,见了太子和方继藩,来不及行礼,而是喘着粗气,倒了一口冷茶,一饮而尽:“殿下,少爷,妥当了,放出的金票和银票,价值有九百三十五万两,其余的,统统被水兵和水手们取兑走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乐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他对金融这玩意也不懂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未必知道,这金票和银票的推广,意味着什么,可朱厚照不在乎,他享受的是成功的乐趣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不由感慨:“咱们的军民百姓们,真是厚道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届的韭菜,真的很……好割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大事已定,接下来,就是开始运营了,只要保证信用,能够应对各种流言蜚语,金票和银票,迟早会越发的深入人心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却在此时,外头有人匆匆来:“殿下,都尉,英国公奉旨而来,要见殿下和都尉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和方继藩对视一眼,自是知道张懋的来意,都乐了,朱厚照神气活现:“走,瞧瞧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到了镇国府,英国公拉长了脸,焦灼等待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很忙,明日清早,还要早起,沐浴更衣,没时间在此磨磨蹭蹭。



        见太子和方继藩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懋便先向朱厚照行礼:“见过殿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则向张懋行礼:“见过世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懋在太子面前,不便发作,勉强露出笑脸:“殿下,臣奉陛下之命,特来……彻查王恭厂火炮炸膛之事。”说着,取出了图纸:“这图纸,可是方贤侄进献的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是呀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懋道:“进献之后,王恭厂依着图纸造出了火炮,却是炸膛了,引发了满京师的猜疑,文武百官,无不侧目,后果很严重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言外之意是告诉方继藩,以后消停点吧,别惹祸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世伯,侄儿这图纸,完全没有问题,侄儿可以用自己的人头担保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张懋不喜欢抬杠的人,而方继藩,历来都是杠精,他……习惯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懋捋须:“嗯,老夫的来意,就是这个,听说西山,也铸了一门火炮,是依着图纸铸造的,陛下特命老夫来此,看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的轻描淡写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却颇有几分不信的样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说起火炮,张懋也算是老行家了。当初其先父在世时,张懋打小就在军营中长大,明军最犀利的武器,就是火炮,据说张懋还是婴儿的时候,他爹张辅还将张懋塞进炮膛里,任张懋在里头嗷嗷叫,这叫培养炮灰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懋只道:“好,带老夫去瞧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精神奕奕:“好得很,好得很,张卿家,本宫亲自带你去后山。刘伴伴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说到刘伴伴,却忙有一个宦官到了面前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宦官自然不是刘瑾,乃是东宫的张永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永笑嘻嘻的看着朱厚照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不禁有几分惆怅,道:“本宫又叫错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永立即如丧考妣的样子:“这是因为殿下是个重情义的人,张公公生前,是个厚道人哪,何止是太子殿下,便是奴婢,也无时无刻都怀念他,一想到他,眼泪就哗啦哗啦的想要流下来,哈哈哈……奴婢想哭……奴婢真的想哭……”他忍不住,居然笑出来,可张永知道自己不能笑,忙是想绷住脸,摆出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,可内心的喜悦,藏不住了,忍不住哈哈大笑,张永顿时吓尿了,心里说不能笑啊,于是这脸又哭又笑,变幻无常,索性扯着嗓子干嚎:“哈哈哈……”捂着自己的心口:“呜呜呜……奴婢该死,奴婢想到了刘公公的音容笑貌,想他在泉下,一定……一定无时无刻,都念着陛下,念着奴婢,奴婢和他,就像亲兄弟似得,奴婢的心,像刀子割一般,奴婢难受啊……啊哈哈哈……真难受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怒气冲冲,上前就是个张永一个耳光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永顿时被拍飞,这一次,他真哭了,哀嚎一声:“诶呀呀!”滚在地上,打了一个滚儿,立即化身为透明人,躲在一旁,小心翼翼的舔舐伤口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狗一样的东西!”朱厚照怒骂。

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朱厚照唏嘘一番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还是刘瑾好啊,竟有些发现,本宫有点对不住他,可怜的刘瑾,尸骨无存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心沉到了谷底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永站在一旁,满怀着幽怨,心里委屈巴巴,可不知咋的,一想到刘瑾,他就想笑,无论如何,都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喜悦,这是病,赶明儿得找个大夫看看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到了后山,一门火炮,早已架设在此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卫雨带着一干张家人,早就得到了消息,小心翼翼的擦拭着炮身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宝贝啊,是张家人吃饭的家伙。



        听说寿宁侯回来了,那个该死的家伙,居然回来了……张卫雨和族人们,心惊肉跳,生恐这寿宁侯,又打着招牌来占便宜,他们是怕了,真怕了,看着火炮,张卫雨露出了对孩子一般的溺爱。



        等看到一行人来,人群之中,竟有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

        是……寿宁侯张鹤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张鹤龄论起来,还是自己的二大爷,张卫雨忙是低头,假装没有看到张鹤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鹤龄是跟来凑热闹的,水手和水兵们纷纷都告辞了,他没走,故意留下来,他记得饭堂的后厨里,好像还有好几大盆的牛肉没有端上来,这样也好,夜里的饭也省了,美滋滋。他盯紧了太子和方继藩,他们去哪儿,他就去哪儿,脸是什么东西,有牛肉好吃吗?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他兴冲冲的跟着来了后山,一看到了张卫雨等人,便抬头看天。



        穷亲戚嘛,很讨厌啊,谁知道这些饿疯了的穷亲戚,会不会来占自己的便宜,哼,我也很穷呢,这群穷鬼,却每日想从本侯身上扣扣索索,想干啥,反天了?



        气氛有些尴尬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卫雨便上前,给朱厚照和方继藩行了礼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张懋却很快,将目光落在了那火炮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手里捏着图纸,上下打量着炮身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火炮,还真有点名堂,看着……竟和设计图纸上的一模一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炮身所用的钢材,竟也比寻常的火炮,要精致一些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手捏了捏炮身:“竟没有气孔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摇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懋啧啧道:“这就怪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须知铁这玩意,要锻炼出来,因为里头有空气,所以铁的内部,有【    更新快】气孔,一般的办法,就是锻铁,也就是通常意义上,铁匠拿着锤子,不断的对这熟铁进行捶打,就如揉面一面,将面中的气揉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才有了百锻钢的说法,这千锤百炼,其实就是形容这等炼钢铁的方式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问题就在于,若是制刀剑,用这种方法,没有问题,可铸炮就不同了,一门火炮,重达上千斤,这么大的工程量,难道还真千锤百炼不成?

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这些年,武备松弛,这等百锻钢就越发少见了,绝大多数的火炮铸造起来,所用的钢铁材质,很是一般,因为钢铁中存有空气,时间一久,这气泡就形成了中空,而炮身,也是坑坑洼洼,炮管的强度,可见一斑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这不打紧,强度不够,可以用厚度来凑啊,为了避免这脆弱的炮管承受不了炮膛内火药爆发的冲击力,免得炸膛,匠人们发明了一种很聪明的办法,不断的加强炮管的厚度,一个铁疙瘩堆上去,甭管啥火药,你炸膛来试试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懋已习惯了火炮就该是坑坑洼洼,敲一敲,里头还有些许中空的闷响,似这样表面平滑的火炮,很少见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