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七百五十五章:臣有办法

第七百五十五章:臣有办法

        历代王朝,都是在吸取了前朝的教训之下,渐渐的形成新的体制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譬如魏晋看到了汉时的宦官和外戚之害,于是严厉禁止宦官和外戚秉政,隋唐看到了魏晋时的豪强之害,于是开科举,广纳寒门。等到了宋时,又看到了隋唐时藩镇之害,于是收天下之兵,置于京师,强干弱枝,抑制武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了大明,吸取了宋人软弱,割地岁贡求和的教训,因而对于天子的要求,显然比之宋时要求高了许多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其中最重要的一条便是,天子需与国同存亡,宋时遇到了危险,尚且可以讨论迁都和求和,读书人们总能为天子找到理论基础,证明这样做的正确性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在大明,这一条,宛如天条,谁敢提,就是找死,无数文臣,唾沫星子都能喷的你*生活不能自理,皇帝若是动了这心思,也得乖乖的收回去,否则,只怕要举朝哗然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种一根筋的思维,贯穿了大明始终,弘治皇帝对此,自然是深受影响。



        巡边,不存在的,大明皇帝是有巡边的状况,可一般都是鞑靼人来犯的时候,京师出了疫病,想跑?固然只让太子和太孙偷偷离开京师,那也不成。



        倘若如此,那么太子还有资格,来克继大统吗?那么太孙还有资格,在自己和太子百年之后登极吗?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心乱如麻,却终是咬牙切齿,一副我意已决的模样:“下旨,北通州的灾情,本地官府,要极力遏制,上至知府,下至小吏,必须在职,玩忽职守者,可立即处置,连坐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随即道:“召百官至谨身殿议论赈济方法,这廷议,卿来主持,告诫百官,京师之中,可以有百姓逃亡,甚至可以有士卒逃亡,可在职公卿,逃亡一人者,亦连坐处置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颔首点头,此时也没有继续劝下去了,可怕的瘟疫即将开始,而这一场瘟疫,无论是陛下,还是寻常小民,在这可怕的疫病之前,都不会受上天特别的垂爱,唯一的办法,就是在大灾时,避免更大的人祸出现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除此之外,各处要张贴安民榜文,府库之中,要紧急调来草药,命御医院和西医院派出医者至各处探视病情,还要召集京师中的所有大夫,令他们在各街坊,熬制汤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臣明白。”刘健深深的看了弘治皇帝一眼。



        对待天花,几乎没有任何可行的良方,虽说在江南一带,出现过‘人种’的防疫方法,不过这玩意,危险性太高,本身没有天花之人,你却要用‘人种’给他种痘,虽然医者们会选择毒性较弱的‘人痘’,却也不是什么人,都可以承受的,据说人种种痘的死亡率不低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刘健十分清楚,这事儿,只能听天由命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陛下依旧派大夫熬制汤药。



        虽看上去是死马当活马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事实上,却是一种安定人心的手段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人们若是染上了瘟疫,倘若没有人救治,势必陷入绝望,那么人祸,转瞬即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倘若染了瘟疫的人,看到大街小巷里有大夫熬制汤药,尽力救治,哪怕这汤药能医好的可能微乎其微,可人一旦有了希望,这人心,也就能安定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瘟疫爆发,整个京畿上百万户之中,只怕要死十数万人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军中,一旦染疫,将更加可怕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咬咬牙:“臣遵旨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说罢,脸色温和一些,心里虽犹如压了一座大山,却还是看了刘健一眼:“卿的儿子,叫刘杰,在翰林院是吗?想办法,让他出京吧,卿家这些年,也是不易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一愣,眼里有些红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他深吸一口气,摇摇头:“陛下,他既是西山的生员,也是翰林院的命官,他和老臣一样,自有他的职责,他的死活,并非操持在陛下和老臣的手里,而是在老天的手里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颔首,他尽力使自己心情平静,借故低头:“卿去召百官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的兴奋劲还未过去,便被召到了宫中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谨身殿里,宦官宣读了陛下的旨意,刘健开始主持廷议。



        百官听罢,不禁哗然。



        面对这可怕的天花,还真不是靠仁义道德,或者是将士们用命,可以抵御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时之间,人们窃窃私语,有人面露胆怯之色,有人开始担心,有人皱眉,几乎每一个人,都是苦瓜着脸,忧心忡忡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也变得忧虑起来,显然,他也知道天花的厉害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不得不连续大吼了几声肃静,方才使谨身殿安静了一些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叹了口气:“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,今疫病滋生,国家危亡在即,届时,势必无数军民百姓陷于水火之中,死亡就在眼前,诸公乃国之栋梁,世受国恩,享朝廷俸禄。今日,当以死报效。而今,当务之急,首要的是安民,如何安民?自需陛下与诸公勠力,万不可滋生苟且之心,陛下定了,我等便定了,我等定了,军民百姓们就定了。人心只要安定,天花之害,便可减至最轻,所以从今日起,一切当值之事,依旧如常,赈济之事,也需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说了一半,却在此时,弘治皇帝头戴通天冠,穿着大红冕服入殿,众人焦灼起来,见了陛下,弘治皇帝面色如常,带着微笑,徐徐升座,他的笑容,总算是有几分安定人心的作用,这殿中才真正开始寂静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朝弘治皇帝一礼,弘治皇帝压压手:“刘卿家继续讲,朕听着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颔首,正色道:“赈济之事,乃是重中之重,此时正是共体时艰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说到此处,有人道:“且慢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朝声源处看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却是方继藩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脸黑下来,这个时候,谁还和你开玩笑。他厉声道:“何人喧哗?再有喧哗者,立即拿下,交有司治罪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自然清楚,喧哗的乃是方继藩,是当朝的驸马都尉,可刘健很清楚,在这个廷议之上,绝不容许有任何的杂音,一旦有人有了杂音,那么其他人势必也会纷纷开始诘难,大灾当前,必须得建立足够的威信,弹压住不服从者,只有如此,才可万众一心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当方继藩喊出且慢的时候,刘健一声厉喝,颇有几分杀鸡儆猴的意味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意思便是,今日别说你是驸马都尉,就算是太子,就算你方继藩,对吾儿有恩,敢在这里胡言乱语,照样将你方继藩办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厉声道:“殿卫何在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是内阁首辅大学士,平时笑容可掬的样子,一副老好人的模样,而今到了关键时刻,却顿时变成了怒目金刚,他的每一个字,在这殿中回荡,都带有杀伐之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外头的禁卫听罢,哪敢不从命,个个出现在谨身殿门外,虽不敢越雷池一步,却也是杀气腾腾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厉声道:“再有喧哗者,无论是何人,拖出去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遵命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方继藩倒是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他很清楚,刘健是对的,倘若换做了是自己,谁敢在这个时候造次,自己肯定打死他,当着百官的面,权威是绝不容许动摇的,纵容了第一个,就会有第二个、第三个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可方继藩不吐不快啊:“可是,我觉得,当务之急,是找出救治天花的办法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废话吗?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面色冷然,厉声道:“都尉,够了,来人,将你拖下去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一时之间,所有人都肃然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我有一个办法,可以试试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那禁卫正犹豫着,是否按刘健的吩咐,入殿拿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便连弘治皇帝,也是阴沉着脸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吓的瑟瑟发抖,大家都说他胆大包天,可朱厚照胡闹归胡闹,却也多少分得清轻重,这个时候,你老方果真是铁骨铮铮的汉子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当方继藩喊出我有一个办法时,所有人都懵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狐疑的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每一个人都是一头雾水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一愣,有些不可置信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别人说有办法,刘健多半认为,可能是在跳大神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方继藩……这家伙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看向弘治皇帝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也有点懵,他凝视着方继藩:“方继藩,你出来说话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悻悻然,天花嘛,我方继藩知道啊,简直太熟了,学历史不知道天花,犹如臭不要脸的下流无耻之人不知武teng兰一般。幸好,方继藩只知天花,不知世间竟有武teng兰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上前,行礼:“儿臣见过陛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深呼吸,他看着方继藩,心思复杂,可无论怎么说,方继藩燃起了他一丝的希望,天花太可怕了,可怕到连他这个天子,竟也心乱如麻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卿家方才说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儿臣说的是,天花,有防疫的方法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方法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”方继藩沉默了片刻:“有些复杂,儿臣说不清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好累啊,月票啊,月票,老虎心好痛,客官,给两子儿吧,老虎嗷嗷待哺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