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七百七十二章:破贼

第七百七十二章:破贼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呼喝着,冲杀在前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年的骑射,只有在这大漠之中策马,方才觉得痛快。



        虽是寒风冷冽,这凛冽的寒风刮的面上生疼,可朱厚照口里呵着白气,却已是热血沸腾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朝思暮想了十年,而今,终于得偿所愿。



        哒哒哒……哒哒哒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身后的将士随着战马的奔腾而身子高低起伏。



        对面的地平线上,出现了一个个黑点。



        显然……对面的鞑靼人,还在观望和迟疑。



        葛台鲁奉命去河西走了一遭,他们的人并不多,不过数百而已,目的是在河西转一圈,便返还大漠,大汗的目标乃是大同,而他带着的一队壮士,在去了河西一趟之后,反而显得无所事事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倒也不急着立即赶回去,而是一路走走停停。



        当他们听到马蹄声,看到远处现在一支骑队的时候,其实并没有戒备,毕竟……在他们心里,这大漠里,是不可能有敌人的,或许……是附近游牧的一些小部族,若是遇见,倒也无妨,正好还可到他们的帐子里去暖和暖和身子,喝几口奶酒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等对面的骑兵,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时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葛台鲁才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眯着眼,努力的瞄着迎面奔腾而来的骑队。



        良久……他醒悟来了什么,面带骇然之色:“汉军!汉军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声大呼。



        葛台鲁大吃一惊,这里……竟会有汉军,这可是破天荒的事啊,这数十年来,前所未有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顿时面露狰狞,忙是拨了拨马,而后,取出弓箭:“随我去杀汉军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众铁骑听罢,纷纷应命,个个威势十足,在大漠里,他们从没有将汉军放在眼里,在他们心目中,所谓的汉军,不过是笑话罢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呼喝着,纷纷上马。



        葛台鲁仰天大笑:“长生天果然赐福大可汗,今日竟在此遭遇了汉军,今日……便将他们碎尸万段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徐徐拨马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就在对面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呼啦啦的一千多铁骑,已如旋风而至,张元锡毫不犹豫,目测到了三百多步的距离,他身子在颠簸的马上起伏,却是心如止水,一只瘸腿绑死在了马身上,反而使他固定在了马背上,他取弓,自马鞍边的箭袋里取箭,眼眸里,掠过了寒星,却只在转瞬之间,张弓。



        箭矢如流星一般飞出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座下的战马,依旧扬蹄而起,叩击着与黄土相映的草地。



        葛台鲁大笑,已打起精神,高呼道:“杀了他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后头一个音节,竟是突然凝滞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摩拳擦掌的鞑靼人,本早已是跃跃欲试,就等葛台鲁一声号令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一下子……除了那由远而近的马蹄声,便是一种可怕的安静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枚羽箭,在转瞬之间,直射葛台鲁的心口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羽箭的来势极大,迅速贯穿了葛台鲁的心脏,且余势未消,竟是生生的,用着惯性,将葛台鲁刺下马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葛台鲁犹如断线的风筝飞下去,铁塔一般的身体,顿时落地,心口……是殷红的血,浸湿了他胸前的皮裘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双目睁大,不可置信的模样,到现在……他都无法理解,这箭矢,是自何处来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而后……葛台鲁气绝。



        鞑靼人顿时引发了一次小小的混乱,他们竟有些不知如何是好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还有人低头看着葛台鲁的功夫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却又有一枚羽箭破空而来,有人闷哼一声,瞬间倒地。



        鞑靼人顿时觉得,头皮要炸开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对面,竟还有如此臂力的神射手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有人高呼:“杀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举弓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对面的汉军铁骑,却已如旋风而至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队形齐整,至百步之外,立即变幻队形,朱厚照斜的拉了马绳,随即,以鞑靼队伍为圆心,开始兜起了圈子,他举弓,搭箭,随即一枚箭矢射出。



        身后无数的铁骑纷纷张弓射箭。



        箭矢瞬间如雨下,一窝蜂的射向鞑靼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鞑靼人此时,竟颇有几分像散兵游勇,葛台鲁的死亡,令他们显得有些慌乱,他们忙不迭的张弓,勉强射出一轮箭雨出去,只可惜,汉军铁骑在不断的快速移动,而他们大多马还未跑起。



        漫天的箭雨,足足有上千支之多,瞬间,数十上百人哀嚎着,落马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汉军弓箭厉害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,统统都是百里挑一,朱厚照选人很准,是否精通骑射,他一眼便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汉军之中,在经受了鞑靼人的射击之后,却也零零落落的落马数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趁着这一轮鞑靼人遭受了箭雨之后,这已逼近七八十步的朱厚照,却已舍下了弓箭,抽出了长刀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激动的……眼睛都已红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无数个日夜,想的就是今日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长刀扬起挥舞,自喉头里发出了暴喝:“随本宫……杀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策马,战马咆哮着,便笔直的,冲向鞑靼人的军阵。



        身后呼啸的铁骑,扬起漫天的灰尘,刀锋扬起,在艳阳之下,闪闪生辉。



        数不尽的人和马,浑身热汉腾腾,各自发出咆哮,好不犹豫的,朝向鞑靼人冲杀而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李怿和张元锡没有上前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最佳的射击位置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左右开弓,一枚枚箭矢射出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张元锡,他眼睛死死的盯着朱厚照的方向,但凡有靠近朱厚照的,便一箭射出,那箭矢,如连珠炮一般,一枚枚激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在此刻,朱厚照毫不犹豫的撞入了敌阵,他身边的鞑靼人,一个个倒下,可朱厚照浑不在意,举起了长刀,疯了一般的劈砍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从前的刀术和剑术,在此时全无作用,一刀下去,便是鲜血喷溅而出,可此时,已经分辨不清,到底是谁的血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瑾嗷嗷叫着,他不敢后退,他很听朱厚照的话的,无论是现在,还是在历史上,握刀的手,虽是无力,可勒马冲入敌阵,手中的刀在虚空随意挥舞,虽然没有杀敌,可他这张狰狞的麻子脸,配上他这砂锅一般的吼声,却如猛虎下山。



        鞑靼人慌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先是一个个人被箭矢射倒,还未交战,自己的首领便已阵亡,再加上他们远远低估了这支汉军的实力,被这么一冲,顿时七零八落,他们极力想要挽回颓势,可汉军已经杀至,他们手中的刀,宛如杀鸡一般,一面策马在敌阵之中来回奔走,一面砍杀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家伙们,都疯了!



        一片片血雨,飘洒在天空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数之不尽的铁骑疯狂杀至,局势在转瞬之间,就已有了定论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“杀啊。”不安分的朱厚照,激动的热泪盈眶,手中的刀,与对面鞑靼人的武器磕撞一起,他气力大,竟是生生将对面的鞑靼人武器击飞,而后,长刀一斩,对面的鞑靼人,脸便被削平了一块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一炷香之后,喊杀声停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气喘吁吁,翻身下马。



        脚下,一个鞑靼人在呻吟着,捂着自己腹部的伤口,可怜巴巴的看着朱厚照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上前,用鞑靼语道:“给你一个痛快吧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会鞑靼语,甚至他还会梵语,能勉强几句倭语,似乎……只要他认为大家可能是敌人,敌人的语言,他大抵都通一些。

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朱厚照的语言天赋,并非是方继藩带来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历史上,这位大明赫赫有名的明武宗,确实就熟悉掌握了多门语言,朱厚照打小便学习过鞑靼语。并且了解回人风俗。正德甚至还亲自烧造了很多带有回文的瓷器。又给自己取名为沙吉敖烂;学西番麻僧教,连带着梵语,一并学习了。此后,佛朗机人开始和大明接触,朱厚照似乎对佛朗机也有兴趣,也曾学习过佛朗机语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家伙,爱好之广泛,也算是世所罕见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且但凡他觉得有兴趣的东西,学习起来便极认真,且学习能力极强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对这鞑靼人,说完了一句鞑靼语之后,那鞑靼人,瞬间眼里泛泪,或许是疼痛或者是其他的缘故,他闭上了眼睛,颤抖着,甘愿引颈受戮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再无犹豫,手中长刀狠狠刺下,刀刃穿破了这鞑靼人的咽喉,朱厚照收刀,那咽喉处,随着刀刃拔出,骤然喷出一团血雾,而这血淋淋的刀,随即收回了刀鞘之中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抬头,看着一地的尸首。



        呼出了一口气,朱厚照口里发出了一个声音:“欧耶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,怪怪的,有点绕口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无法理解,方继藩为啥喜欢欧耶、欧耶,跟着这个家伙,学坏了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斩杀了四百二十一人!我方死伤十九人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噢。”朱厚照颔首点头,他面上冷酷无情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一个个将士眉开眼笑的样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似乎……朱厚照对这个战果,并不觉得激动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绷着脸:“本宫斩杀了四个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禁四处张望:“刘伴伴呢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刘瑾却是扯住了一匹鞑靼人的战马,开始搜索这马鞍上挂着的一个袋子,从中搜出肉干来,取出了其中一根肉干,这舌头舔了舔……没放盐,味道……能吃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二话不说,将袋子自马鞍上取下,背在了身上,接着,又蹲下来,搜索地上一个鞑靼人的尸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