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七百八十章:好女婿啊

第七百八十章:好女婿啊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等人大惊失色,看着弘治皇帝,心里说,莫不是出了什么事了?

        三人再不犹豫,忙是拜倒:“臣等万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该死的是鞑靼人。”弘治皇帝红光满面:“打得好,打的威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凝视着刘健三人:“我军出击,于大同城外,与之正面作战,七八万军马,击溃了七万鞑靼铁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也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文皇帝以来,有同等数量,旷野决战,击溃鞑靼人的战绩吗?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当初的名臣王越,也多是以奔袭为主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忍不住道:“这……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千真万确,上头说的明明白白,其中,最关键的,乃是这都尉威武霹雳弹,正因为是此物,再加上将士们用命,鞑靼人如土鸡瓦狗一般,竟是不堪一击。哈哈……这是天佑大明啊。经此一战,北方……可暂无外患了。来人,来人,去传唤英国公张懋来,此乃大捷,列祖列宗倘若在天有灵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此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和刘健等人,都一脸懵逼的看着弘治皇帝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欧阳志面上,如古井无波,仿佛眼前都是幻觉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萧敬尴尬道:“陛下,英国公,还在大同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朕竟忘了!”弘治皇帝抚摸额头,果然,人的惯性是可怕的,以至弘治皇帝不禁失笑:“有此大捷,足以振奋三军,等英国公班师回朝,凯旋而还时,朕再命他去太庙吧。张卿家果然没有让朕失望啊,他此前不动如山,可一旦抓住战机,却能当机立断,上头说他亲率亲军,抵在车阵之后,使三军效仿,人人奋勇上前,这才争取到了飞球营足够的时间,张卿家,劳苦功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方继藩,是朕的好女婿。”弘治皇帝面上通红:“朕有此子,便是十万精兵,也不肯换。只是可惜……”说到此处,弘治皇帝不禁惋惜了起来,真的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惜那鞑靼汗,竟是落荒而逃,他这一逃,却不啻是放虎归山,此人哪怕是遭遇了败绩,却屡败屡战,坚韧无比,也不知何时,他又要重整旗鼓而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弘治皇帝唯一的遗憾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鞑靼汗,比之以往的任何鞑靼汗都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往的鞑靼人,吃了亏,便会老实许多年,可此人,却总是能收留败兵,重新卷土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延达汗,便如弘治皇帝的眼中钉、肉中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刘健等人,似乎开始明白了什么,大捷啊,又是大捷,北方暂时,又可高枕无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战,历时不过一个月,省下了多少钱粮,且经此一战,朝廷威严,传播宇内,实是旷世之功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等人美滋滋的道:“恭喜陛下,贺喜陛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恭喜陛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面带笑容,背着手感慨:“立即明旨意吧,新近没有什么好消息,是该让朝廷与万民同乐了,朕……有张卿家和继藩这样的得力干将,可以高枕无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眼里,竟是雾水腾腾,竟有几分感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忍不住道:“这都尉威武霹雳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每一次说到这玩意的时候,弘治皇帝都觉得绕口:“这哪个混账取得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等人,心里无语,真相,难道不是不言自明吗?

        可欧阳志的反应,却极为迅,老干部瞬间变身,他立即道:“陛下,恩师研究出了霹雳弹,想来,是下头的匠人们,借此讨好恩师,于是,取了此名,这是匠人们,对这巧夺天工的霹雳弹之精妙,由衷的赞美。想来恩师对此,是极力反对的,恩师一直教诲学生,但凡有良心的人,都不可自吹自擂,恩师尊尊教诲,臣至今难忘,恩师这般教诲臣,也同样以此来严苛的对待自己,就比如恩师的大父,当初在土木堡时,营救了许多人,他便极少和人提起,恩师最怕的,就是别人欠他家人情,因而心生愧疚之心,恩师还常言,名声不过是身后之事,君子做人处事,俯仰天地,但求无愧于心,绝不为虚名所累,唯有无畏虚名,方可举重若轻,去做自认为正确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欧阳志毫不犹豫,拜倒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脸上的表情严肃,就仿佛脸上写了两个字:“忠厚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的话,你可以不信,可欧阳志的话,若是不信,那么,你还有良心吗?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只见欧阳志如此,便晓得,欧阳志说的是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感慨道:“是啊,下头的人,总是投其所好,继藩虽偶尔有孩子气,可料来,也不会如此厚颜无耻,朕几乎是看着他长大起来的,他是什么人,朕一清二楚。欧阳卿家,你快快起来,你的恩师,立下了赫赫功劳,朕高兴都来不及,怎么会因此而责怪呢,方才是朕失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陛下。”欧阳志爬起,面上又恢复了欧阳呆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等人,面面相觑,他们觉得……自己竟有一些些的错乱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…………到底是啥人来着?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下旨,命张卿家和继藩,立即班师回朝,所有的将士,论功行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臣等……遵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健领了旨,左右看了一眼,随即道:“陛下,太子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的喜悦,方才少了些许,他叹了口气:“朕的儿子,朕自己清楚,他……虽也有孩子气,可无数军民,深入大漠,与贼一决雌雄,朕的儿子,难道不可,为保江山社稷,而出生入死吗?他吉人自有天相,朕相信……他会平安回来的。卿等勿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是安慰了刘健等人一番,可弘治皇帝心里却是感慨,但愿……厚照能够平安吧,这个孩子,打小就想杀鞑靼人,要一雪土木堡之耻,真是个傻孩子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索性,就让他这般任性一回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背着手,没有再吭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东阳心里却急了,他不断给刘健使眼色,可刘健,却无动于衷,显然,刘健似乎不愿意在此时,提及这些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东阳忍不住道:“陛下,不知皇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深深的看了李东阳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想来,是无数大臣们的愿望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并非是有什么坏心思,只是……有自己的立场而言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淡淡的道:“过一些时候再议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草原上,到处都是火光,一个又一个的部族,被夷为了平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所带来的将士们,越的矫健,现在几乎不需制定任何战术,只需一声号令,每一个人,便都知道,自己该做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袭击了十几个部族之后,不知烧杀了多少粮食和畜牧,又杀死了多少鞑靼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的战刀染着血,血迹干涸了一遍又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骑在马上,颌下已生出了拉渣的胡子,肤色也黑了一些,可在马上,却显得更加英武。

        拿住了这水师上万户,确实给朱厚照提供了不少的线索,这赤鲁布花,对草原上的习性了若指掌,毕竟……水师嘛,天天蹲在竹筏子里瞎琢磨,这大漠之中,什么季节,哪里水草最丰美,而鞑靼人逐水草而居,只要知道哪里的水草最丰美,便知道,哪里聚集了大量的鞑靼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次次的突袭,奔驰了上千里地,朱厚照对于草原上的气候早已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    日子虽过的艰苦,可朱厚照觉得并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番沿途烧杀,尤其是几日之前,袭击了一个数万人的部族,这部族,显然是延达汗的本部,斩杀了不少所谓的王子和丞相,杀死的畜生,竟有十万之多,这一战,至今,朱厚照还在回味。

        鞑靼人最精锐的武士,都去了大同,留在这里的,人数再多,也不过是老弱病残,而且,明军铁骑,来去如风,突然袭击,攻击有序,虽也折损了不少人马,可这所谓的数万的大部族,却依旧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想来也是鞑靼人第一次,如此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报!”一个斥候,飞马而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现了一队人马,足有数千人,瞧他们样子,甚是疲倦,自大同方向北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    数千人马。

        莫非……是得到了什么消息之后,特来堵截自己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下麻烦了,倘若如此,那么……对方派出的,定是精锐,对方的人数,会是自己的数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……可打了什么旗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旗号,看他们的队形,似乎……有些散漫,像很是疲倦,有不少人,竟还失去了马匹,只得尾随步行……像……像……是一伙败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迅的拿起了舆图,大致的确认了自己的位置,这里距离大同,有五六百里的地,难道……是大同的败军……这太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方,可曾现你的行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卑下远远用望远镜看了之后,便立即撤退,对方即便现了卑下,大抵也只是认为,卑下不过是在附近游走的寻常牧人,绝不可能想到卑下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还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