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七百九十一章:赤胆忠心

第七百九十一章:赤胆忠心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见此情此景,内心的喜悦,可想而知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朕子有大志,且是有大孝之人,今斩贼酋,足以告慰祖宗之灵。”弘治皇帝轻描淡写的四顾左右:“让御医去问问,英国公的伤好了没有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上前,凝视着朱厚照,这个家伙,臭烘烘的,晃着脑袋,乐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表情,从前看着很讨厌,没个正形。今日想来,却觉得,这有什么,挺好看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牵着朱厚照的手:“来来来,和朕入宫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拉着朱厚照,入午门,进入紫禁城,诸臣和宦官纷纷亦步亦趋尾随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心里感慨万千,忍不住侧目看了朱厚照一眼,感慨道:“厚照,你长得比朕还高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便驻足,摸着弘治皇帝的头顶,手比划了一下,恰好,手平齐的抵到了自己额上,方才道:“是啊,父皇,高小半个头,有一寸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: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在后感慨,太子殿下真是讲究人啊,匠心!



        待行至谨身殿,那里,还有被大火烧过的痕迹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群匠人,正在禁卫和宦官的督促之下,进行修葺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驻足,手指着那谨身殿道:“昨夜,这里起了火,可把朕吓坏了,还以为是触怒了上天,而来了灾祸,谁料,竟是喜报,厚照啊,这是上天,给你来报喜来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想了想,欲言又止,算了,不说了,免得说乌鸦嘴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则在后头,凝视着谨身殿,这火,烧的可不小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他脑海里,陡然浮现出了什么,像是一下子,有了灵光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顿时,方继藩激动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刘健侧目看了方继藩一眼:“方都尉,在想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没……没什么。”方继藩忙不迭的摇头:“噢,有,想到太子回来,喜不自胜,高兴的不得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便微笑,再没有说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等到诸人至暖阁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坐下,叹口气:“这喜报固然是好,只可惜,谨身殿乃宫中大殿,此番修葺,却需花费一些功夫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众臣都不做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修宫殿是要钱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宫中要修葺宫殿,别看只是一次重修,可银子下去,可海了去了,不过……现在不是内帑充足吗,但愿陛下别打国库的主意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只这么随口一说,见诸臣都在装傻,心里便感慨,果然……诸卿都很小气啊,个个不吱声,这是害怕向他们索要钱粮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方继藩咳嗽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抬眸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拜下:“儿臣有话说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看了方继藩一眼:“卿家有何事要奏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弘治皇帝心情很不错,笑吟吟的看着方继藩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太子殿下,立下了天大的功劳,这功劳,震铄古今,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印堂发红,老方这么吹嘘下去,不得了,今夜都睡不着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颔首点头,这话,很悦耳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而今,这宫中,又年久失修,朝廷为了修葺紫禁城,花费实在是巨大,儿臣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,心里疼……儿臣以为,不妨,就让陛下,新建别宫,用以养性,不知陛下以为如何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新建宫室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所有人打起了精神,方继藩,你想做啥?添什么乱?



        其实紫禁城的住宿条件,确实很糟糕,毕竟,它更多代表的是政治意义,反而生活起居方面,多有不便,何况,这是木质的宫殿,时间一久,就难免处处都要修葺,这……确实是很令人烦恼的事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明清两代的皇帝,都对修建园林很有兴趣,如历史上,朱厚照做了皇帝之后,便兴建了‘豹房’,以至于,到了后来,朱厚照都待在豹房,不愿在紫禁城了。虽然这修豹房,被后世的皇帝们批判,可嘉靖皇帝一面批判自己的皇兄糟踏钱,二话不说,却也将这豹房重新修葺一番,改了一个名儿,便自己搬去了豹房里修仙去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新建宫殿,是极恶劣的事,毕竟花费太大了,再加上一旦开始兴建,宫中和工部的人上下其手,往往造价,比之寻常的建筑,靡费有十倍之多。



        百官们,历来对皇帝修新宫是极避讳的,也只有朱厚照这傻缺,才如此任性,在历史上顶住了压力,给后来的大明皇帝们谋了福利,结果他自己,被人骂了几百年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方继藩你一个驸马,你跑来说要修新宫,这不是作死吗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何况,当今皇帝,只怕也不认可这样的奢靡浪费的行为才是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忙道:“方都尉,不可,紫禁城已规模广大,何须建新宫,方都尉,不要玩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是有点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若不是方继藩是自己儿子的师公,自己真想拍死他。可不管怎么说,刘健对方继藩的印象,还是不错的,生怕方继藩继续作死,到时惹的满朝鸡飞狗跳。



        谢迁等人,也纷纷道:“是啊,是啊,方都尉是个孩子,哈哈,不要开玩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自然对建新宫的事,虽有那么点儿小小的欲望,可顿时,又想到那花了如流水一般的银子,顿时打消了念头,压压手:“继藩这是好意,他是朕的女婿,说这些话也无不可,不过……继藩啊,朕可不能奢靡无度,此事,休再提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却是振振有词:“陛下,儿臣,是认真的。陛下对儿臣,恩重如山,而我方家,更是世受国恩,儿臣想到陛下的居所,舒适竟远不如寻常百姓之家,儿臣……心里……疼啊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捂着自己心口。



        脑疾发作了?



        平日不是这样的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君臣们都有点懵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振振有词道:“所以,儿臣打定了主意,要为陛下,建新宫,新宫的名儿,儿臣都想好了,叫圆明园!所需的银子,儿臣全……出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方继藩……出了?



        他还真建?



        这方继藩……何时这么舍得了?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心里震惊,还是摇手:“不必,不必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哭了,抽泣道:“陛下啊,儿臣受陛下洪恩,而今,总算挣了一些银子,这银子,放在那,又有什么用,自然是孝敬陛下要紧,这紫禁城,隔三差五起火,若是出了什么意外,儿臣心里怎么放心的下,儿臣决意要建,请陛下无论如何,都要恩准,请陛下放心,儿臣修建这新宫,不要陛下一颗粮,也不需国库一粒米,这银子,是合该儿臣出的,若是陛下不肯,儿臣宁愿撞死在此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就是这么刚烈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啥……这啥意思,他又有什么鬼主意?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等人,脸色缓和了许多,他们都在猜疑,这家伙是不是脑疾犯了,敢情他真是个败家子啊,上赶着给人送银子,倘若平西侯有知,非要气死不可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没事找事吗?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微微皱眉,心里想,或许,这只是方继藩的一点心意罢了,那就让他建吧,虽说,方家肯定也不可能拿出太多银子来,建设什么新宫,大抵,也就是建一个华宅,表达自己的孝心罢了,他既如此,朕怎么忍心拒绝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这女婿,弘治皇帝心里舒服了许多,还是女婿好啊,比儿子还好,弘治皇帝微笑:“既如此,那么朕……便恩准了,有劳你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得了旨意,眉飞色舞:“儿臣遵旨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觉得美滋滋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论起建皇家园林,方继藩还是很有经验的,上一世,曾有幸参访过圆明园,进行过一些圆明园的历史修复工作,许多资料,大抵都有些记忆,我方继藩,弄出一个圆明园来,美滋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谁也没有想到,方继藩竟真将这旨意当了真,大家也只以为,方继藩只是意思意思,自然很快,也就没人在乎这件‘小事’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打起了精神,倒是开始关心大漠的事来:“而今,太子斩了鞑靼可汗,可谓是劳苦功高,这大漠,只怕会发生异常巨变,朝廷要时刻关注,倘若有新的枭酋借此鹊起,也需小心防范,诶,这大漠之中,哪怕是诛了一个枭酋,可用不了三十年,便自然会有新的枭酋一跃而起,这些鞑靼人,桀骜不驯,有时,真令人头痛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父皇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和方继藩几乎异口同声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看着二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谦虚的看着方继藩:“你先说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便道:“请陛下不用担心,这大漠,从此之后,自此永为我大明所羁縻,再不可能有什么枭雄鹊起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脸狐疑:“噢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笑呵呵的道:“用不了多久,儿臣敢保证,到时,这大漠的军民,会争相依附我大明,只要我大明能妥善安置,这大漠,从此便永为我大明屏障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家伙也算是语不惊人死不休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其实想说的,也是这个,毕竟,当初这个是方继藩教授自己的,他忙不迭的点头:“不错,老方说的对,父皇勿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