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七百九十二章:真命天子

第七百九十二章:真命天子

        听了这方继藩言之凿凿的话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无言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似乎,已经习惯了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忍不住想问:“何以见得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正待要说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可朱厚照却忙道:“父皇,到时便知道了,何须问这么多做什么,儿臣刚刚回来,得去换一身衣衫才是,老方和儿臣许久不见,正有许多话要说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只好摇摇头,无奈的样子:“你们去吧,记得,待会儿要入宫,给你母后问安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忙是称是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朝方继藩使了个眼色,溜了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面带微笑,心里舒坦啊,我儿子比较厉害,嗯……实打实的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他四顾左右:“诸卿,听了继藩的话,可有什么说的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刘健有点懵:“老臣心里也是纳闷,这方继藩所言的鞑靼人争相依附,到底是怎么回事呢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都懵了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大明在大同,痛击鞑靼,而太子殿下,则直接深入大漠,一路横扫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按理来说,鞑靼人理应对大明恨之入骨才是,争先依附,怎么听,都觉得玄乎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君臣们大眼瞪小眼,此时,谢迁不禁捋须笑了:“陛下,刘公,或许,这只是方继藩的一句玩笑而已,反而却因为,他的一句玩笑,却惹得咱们纷纷猜测……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一听,俱都哂然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是这个道理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而今,大家对于方继藩的话,有了一种下意识的‘信任’,现在他就算是说明日天上会下刀子,说不定,这满朝君臣,都可能会讨论个大半天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矫枉过正了吧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也许……还真是一句玩笑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微笑:“继藩,还是不错的,他还晓得疼惜朕,给朕修新宫,方家忠良辈出,尤以继藩为最,朕心甚慰啊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此言一出,刘健等人心里酸溜溜的,可是这个时候却不敢接茬,总不能说,其实老臣,也很疼惜陛下的,来来来,老臣有一点家产,全部给陛下了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大家都要过日子,君臣恩义是另一回事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暖阁里,陷入了无比的尴尬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王鳌有点气不过:“我看哪,方继藩至多,也就修个宅子罢了,不算什么宫殿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心里自然清楚,这修宫殿贵着呢,可哪怕方继藩只是修一个宅邸,不也表现出了孝心和忠心吗?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微笑:“也罢,朕很想看看,方继藩到底修多大的宅子;也要看看,这方继藩口口声声说,鞑靼人会争先依附,到底是怎么回事,好了,诸卿,没了这鞑靼可汗,朕……是了却了一桩心事啊……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声感慨,犹如做梦一般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是真打算修园子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不,是新的宫殿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是个有孝心的人,不客气的讲,这天底下,谁有我方继藩对老泰山好哪,自从自己娶了妻,一下子,全天下的女婿孝心的平均值,拉高了不知多少点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次日一早,朱厚照便兴冲冲的来了,要修园子,他也有一个梦想,也想修个园子,紫禁城和东宫确实住的不自在,人家寻常百姓,有了银子,还晓得建新宅呢,可瞧瞧自己,住着的,却是百年的老房子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他昨日去见了母后,很是神气,今日来寻方继藩,就恨不得在自己额上写着大破鞑靼的字样了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名垂青史啊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昨夜睡得少,却在书案上,写写画画了许多草图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这皇家的新宫殿,得仿圆明园而建,规模嘛,要大,我方继藩是缺银子的人?我方继藩缺的只是良心而已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吹过的牛逼,得算数的!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见了朱厚照来,方继藩便道:“殿下来的正好,我正要去寻工部,不是要修宫殿吗?咱们得选址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小鸡啄米似得点头,老方很讲信用啊:“好啊,走走走,同去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工部,说明了来意,工部这儿,不敢怠慢,工部侍郎陈岩,亲自陪同朱厚照和方继藩选址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地址选在哪里,工部这儿,却拿出了几个方案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冷笑道:“选址在哪里,当然得看风水,是你们工部说的算的吗?倘若风水不好,将来影响了我大明国运,你担待的起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陈岩身躯一震,好,惹不起你:“都尉说的也有道理,下官这就先命人前去堪舆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叹了口气:“陈侍郎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方都尉……是驸马啊。”陈岩惊叹的道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叉起手:“你错了,我乃正一道第四十六代传人,当今龙虎山大真人,还需叫我一声师叔公,我的师侄,乃是朝廷钦赐的真人,为朝廷祈雨的那个,而今,掌龙泉观,这龙泉观,乃正一在北地,第一名观,得自正一老祖师们的真传,你在我面前,说什么堪舆?班门弄斧吗?来,叫我那不成器的师侄来,他是真人,问他就是,其他人,我信不过,谁晓得是不是招摇撞骗的无耻之徒,这宫城选址,乃是天大的事,下三滥的人,能放心吗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陈岩一听龙泉观真人的大名,顿时肃然起敬,那位祈雨的李朝文真人吗?此人……确实是道法精湛啊,京中之人,谁不晓得他是半神仙,有他来,确实放心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陈岩忙是颔:“快快有请真人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李朝文乖乖的来了,一见到方继藩,立即拜倒:“见过师叔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才朝太子行了礼,等见到陈岩便站起来,只向陈岩淡淡的打了个招呼,他是正二品的真人,后台又是当朝驸马,自然不觑一个侍郎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朝他点头:“小李啊,有一件事教你办,这是大事,不可懈怠了,而今,宫里要建新宫选址,你是正一道真人,却需寻访一处佳地才好……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李朝文立即道:“有啊,有啊,师叔,小道近日来,现有一地,竟有金龙自天而降,此地,实乃洞天福地,小道当时还嘀咕,好端端的,怎会有此异想,现在师叔一问起,真是巧了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还以为,这选址还需很多功夫呢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谁晓得,还有现成的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陈岩听的一愣一愣的,这时代的人还真信这个:“真有金龙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金光闪闪。”李朝文只朝陈岩含蓄一笑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陈岩忍不住道:“不知真人所指的地方,在何处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李朝文道:“拿舆图来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不多时,便有人取了舆图,陈岩低头,顺着李文的指头看去,却见这所谓的佳地,就离京师不远,数十里地,可惜……这里不属于皇家林园,附近虽有山,可并不算什么名山大川,河倒是有,现成的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此地……离龙泉观很近哪。”陈岩想起来了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此地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地方……”陈岩有些犹豫,距离太尴尬了,你说建一个新宫,距离京师有一段距离,陛下若当真去住,嫌远了一些,捯饬起来,麻烦。好几十里地呢!远一些倒还好些,至少陛下可以去尝个新鲜,可这里,和京师有啥不同?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微微笑着:“要不,另外选个地方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,不可。”陈岩忙摇头:“要选,就得选吉地,李真人说此地最吉,那就没有错了,其他的,都不是紧要的事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噢,原来是这样。”方继藩低着头,看着舆图,突然惊诧的道:“呀,这不是我家的地吗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陈岩诧异的道:“方都尉,在此,也有地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叹了口气:“看来,这是天命啊,难怪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,总是告诉我,要给陛下修宫殿,原来,竟是因为,我握有了这一块吉地,这样的地,不是我方继藩能够拥有的,我当在此修建新宫,献给陛下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陈岩呼了一口气,心里想,你是不是傻,出钱出地,就给陛下修宫殿,你是驸马都尉,陛下再青睐你,也不是你这般的,太败家了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陈岩便道:“这个好说,我一定奏报陛下,这地的事,就算是定了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定吧,定吧,就这儿了,我方继藩公忠体国,为陛下抛头颅、洒热血,都不皱一下眉头,这是应当的事。过几日,我让人将宫殿的图纸,送来工部,陈侍郎,咱们下次再会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一直盯着舆图看,心里忍不住咋舌,世上真有金龙?好厉害的样子,他不由道:“李真人,本宫能看到真龙吗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李朝文微笑:“太子殿下乃是龙子,当然能看到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不禁道:“可是,为啥本宫没见过龙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李朝文正色道:“龙无常形,千变万化,它可能是一花,可能是一木,可能是一果,也可能,已幻化为人……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感慨道:“下次再见到龙的时候,定要通知本宫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朱厚照一脸期待,和方继藩自工部出来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李朝文忙是兴冲冲的跟在方继藩身后,亲昵的道:“师叔……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回头,怒容看着他:“滚,傻乎乎的东西,一点都不懂的避嫌,你觉得我们现在这样亲昵,合适吗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噢,小道明白,小道明白,小道告辞,告辞了。”李朝文吓的脸都绿了,忙是行礼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还有。&1t;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