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七百九十七章:海内存知己

第七百九十七章:海内存知己

        刘健还真说对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感慨,这群老顽固,想要让他们理解一件新事物,可不容易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若不是现实总是无情打他们的脸,只怕他们一辈子,都没法子转过弯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诚如第一次鸦片战争时,满清的那些大臣们一般,从1840年起,以至到数十年后,甲午战争失败,依旧还有人叫嚣着忠信为甲胄这等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大明的大臣们,还算开明一些,总还不至于像他们的后人们那般糊涂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颔首点头:“大漠之事,朕也就不说什么了,这是继藩的事,朕命驸马都尉镇大漠,那儿的事,继藩去办吧,若是需朝廷什么协助,直接和六部交涉便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虽小气,良心却还是会疼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这些年,受方继藩的恩惠太多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非薄情寡义之人:“或是,让太子从旁协助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便道:“臣遵旨,请陛下放心,自此之后,大漠之中,再无鞑靼人,或者什么乱七八糟的人,为祸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微笑颔首,突然想起了什么,看向方继藩:“你那新宫,叫做明园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呃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明明我叫圆明园好么?



        又明又圆,这不就是十五的月亮吗?



        可弘治皇帝,显然听岔了:“叫明园,是否是因为大明的园子的缘故呢?这名儿,太浅显了,反而显得不好听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何况,朕看了草图,此宫规模宏大,称之为园,实是不妥,还是叫宫吧,明宫?不好!大明宫?哈哈,这大明宫,乃唐时的宫城正殿。不过,这大明二字,本就是我朝国号,用了,也没什么不妥。就叫大明宫吧,朕知道你是个极有孝心的人,起初你说要修宫殿,朕哪,还以为只是一个小园子呢,可谁料,诶,破费了,太破费了,朕看着都心疼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声若洪钟,很希望提起这个新宫。



        倒不是说,对这个宫殿有很大的期待。



        紫禁城又不是不能住,弘治皇帝,可不是一个崇尚享受的人,自登基到现在,连一个园子都没修过,和其他的妖艳贱货可不一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提起这个,颇有几分自豪的意思,看看哪,看看哪,什么叫孝心,这就是孝心,大家都来看看哪。



        得女婿如此,太有牌面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等人都意味深长的看着方继藩,确定了,那是看二傻子的表情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古人常言,家国天下。这家,不是寻常意义的家庭,不是一家三口,也不是一家四口,而是家族,方家人不多,可当务之急,是使子孙繁茂,使家族兴旺,这才对得起方家的列祖列宗,不只如此,儿孙多了,还得给儿孙们多置财富,使其永续富贵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你方继藩……等于是将这家给搬空了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固然,得了陛下的信任,可陛下本来就对你信重,多一分,少一分,有何区别。



        说穿了,这就是败家子,方家先人们在天有灵,赶紧从棺材里爬出来,收了他吧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“陛下若是喜欢叫大明宫,那就叫大明宫好了,反正,这是给陛下修的,是儿臣的心意,叫什么都无所谓,哪怕叫弘治宫,亦无不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听着心里舒畅,却不免提醒道:“这银子,能省就省,也别糟践了,方家虽富足,却也没有金山银山,万万不可奢靡过度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顿时生气了:“陛下这样说,就是看不起儿臣了,儿臣既是给陛下修新宫,怎么能凑合,要用,就得用全天下最好的,不惜工本,儿臣家里有银子,就算这些银子不够,儿臣还可以卖田卖地嘛,再不成,儿臣还可以卖血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悲剧啊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等人都看不下去了,手痒的厉害,听着都牙酸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面带微红,却是唉声叹息:“朕悔不当初,不该让你修宫殿的,做人不可太实,继藩啊,有时,你也要留一点心眼才是,这人没有心眼可不成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下意识的,弘治皇帝眼睛瞟了瞟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目光所过之处,刘健等人心头一震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简直就是将其他人,当做了坏分子了,倒好像是,其他人不卖血,就是有心眼一般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人……最怕的就是比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刘健等人,无话可说,个个低着头,假装神游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眼圈红了,道:“陛下这话就错了,儿臣有时也有心眼的,儿臣虽有脑疾,却又不是傻子,哪怕是傻,那也得分人,陛下对儿臣,恩重如山,儿臣不是心眼实,只是,哪怕捐纳了所有钱财,卖了血,可也难报陛下对儿臣万一之厚爱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感触万千,鼻头有些酸,吸了吸鼻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翁婿二人,你侬我侬,听的刘健等人,都忍不住起了鸡皮疙瘩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,见方继藩和朱厚照告辞,这才松了口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出了暖阁,朱厚照背着手,傻乐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看了朱厚照一眼:“太子殿下,笑什么,方才难道还不够感人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太感人,本宫都差点想要哭了。”朱厚照笑呵呵的道:“不过,越是感人,本宫越是觉得,这背后,肯定有啥不可告人之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脸红了,不禁道:“胡……胡说,一派胡言,臣是一个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不多说,都来了宫中,去见母后呀,我们去瞧瞧小藩和载墨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便道:“以后不要再侮辱我人格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提醒了一句,二人匆匆至坤宁宫,先是拜见张皇后,张皇后见二人满身泥星,不禁道:“又不知去哪儿胡闹了吧,也不知换一身衣衫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大咧咧的道:“儿臣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却是低声道:“小点声,不要打扰了两个孩子读书学习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睁大眼睛:“学啥,他们学啥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笑吟吟的道:“你还是做爹的,竟都不知,陛下不是早下旨,让王先生教授他们读书吗?就是王守仁的爹,这学堂,暂时设在了内书房,两个孩子已学了近一个月了,才刚回来,现在,他们回来要温习功课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傻眼,忍不住道:“母后,他们还是孩子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便匆匆往隔壁的侧殿去看。



        果然看到,两个孩子,坐在席上,说是温习功课,其实这两个才刚刚学会走路的孩子,哪里能温习呢,不过是一个宦官,抱着书,在一旁低声的念,让两个孩子听,这宦官所念的书,想来是方才那王先生教授的东西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眼帘子很重,想睡觉,方才还坐着,转眼便仰躺在软垫子上,口里哈哈的喘着重气,可偶尔,又被这读书声吵起来,便眼睛防备的睁开一线,又继续眯上,而后,又睁开一线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如此反复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小藩比朱载墨大了一些,却也抱着她的大脑袋,脑袋磕在软席上的一个小几子上,鼻涕吸上来,又流下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: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却是板着脸跟着来,将朱厚照扯回来:“这读书,准不会有错的,母后思来想去,你现在总是四处游手好闲,令人操心,想来,是开蒙开的迟了,好了,好了,他们睡了,今日的功课,就做到此吧,不要惊扰他们休息,抱回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乳母们便将两个孩子抱出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脑海里,顿时浮现自己幼时被人灌输四书的一幕,突然沮丧起来:“母后,儿臣要告辞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却温言细语的道:“儿子读书,你这做爹的,竟还这个样子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不开心。



        抬头看天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紫禁城的天,很广阔,古代天子们,最喜欢感慨的就是,朕只在这洞天之中,好似他有多悲惨似得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让上一世,住在筒子楼里的方继藩觉得很尴尬啊,你大爷,上一辈子,我租的房里,阳台都没两米长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眯着眼:“看来父皇和母后是很嫌弃本宫了,他们不希望,本宫的儿子,是本宫这样的人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声感叹,挺心酸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即便是谁都知道,太子出息了,简直就是个天才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哪怕是亲生父母,依旧觉得,他不是效仿的对象,这……很尴尬哪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拍拍他的肩,表示理解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殿下,你饿不饿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凝视了方继藩很久,低垂着头:“不吃了,你自个儿去吃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这时才知道,朱厚照是真的伤心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就如得了脑疾的自己,希望得到别人的理解,可事实上,人们却总将一个超越了这个时代的人,当做是怪物一样看待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即便这个怪物是天才。



        居然连温先生的边炉都不想吃,太子殿下,这该有多伤心哪,方继藩一脸同情的看他:“殿下,优秀的人,总是不容于世的,譬如臣,也是这样的人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懂。”朱厚照点头,挤出笑容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又忍不住感慨:“这世上的人,都喜欢按部就班的人,仿佛只有按着前人的轨迹,才可使人放心,所以,任何想做大事的人,都会觉得寂寞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想了想:“老方,还是你知本宫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