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七百九十八章:堂皇大明宫

第七百九十八章:堂皇大明宫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和朱厚照出了宫,朱厚照到另一旁去骑马。



        几个侍卫涌了过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倒是刘瑾踟躇的到了方继藩面前,一面回头紧张的张望朱厚照,一面吃了一个肉感,嚼了嚼,有些畏惧的看着方继藩:“干爷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背着手:“怎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瑾似乎对方继藩,有本能的畏惧,也不敢咀嚼肉干了,小心翼翼道:“干爷,您要修新宫,缺银子不,孙子这儿,倒有六七万两……干爷若是穷的吃不上粥了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狐疑的看着刘瑾,惊讶的道:“你哪里来这么多银子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六七万两,绝对不是小数目了,而且还是可动用的现银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孙子,现在不过是东宫的一个伴伴,还没开始进入司礼监呢,只能算是前途远大,但绝不是说现在手头有什么权力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这家伙……竟藏了这么多银子?



        刘瑾期期艾艾的道:“孙儿……孙儿……攒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果然是大贪啊,这孙子现在这身份,就搂了这么多银子,倘若是将来真如历史上一般,成了司礼监秉笔太监,掌握了权柄,贪墨的钱财,天知道有多少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太可怕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看着可怜巴巴,很是紧张的刘瑾。忍不住道:“克扣了东宫里不少的钱粮吧,是不是还偷偷将东宫里的宝贝,拿出去卖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没……”刘瑾道:“没有,都是宫里的宦官,孝敬来的,他们觉得孙儿人好,有什么好处,都分孙儿一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瑾忙解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顿时明白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未来之星嘛。



        宫里那些上下其手的宦官,谁不要巴结一下这个太子身边的大红人,毕竟,人得为自己将来找出路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宦官,看来很有钱嘛,却不知那个萧敬……藏着多少银子,方继藩眯着眼,心里想着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背着手,随后道:“噢,爷爷我,现在也不缺钱,缺钱了再多,贤孙有这心就好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瑾才松口气,将肉干一口咽下,眼角便泛泪,要哭了:“孙儿打被爹娘阉了,送进宫里的那一刻起,便和家里人,没什么干系了,直到长了见识,跟着干爹读书,方才知道,原来,世上还有此等学问,读书人们都说,朝闻道、夕死可矣,孙儿虽做不到这样,可干爹自打收了孙儿,便对孙儿很好,孙儿,也是有情的人,这辈子,也没一个家,而今,拜了爹和干爷,便算是死心塌地了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刘瑾便哭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只好捏一捏他肉嘟嘟的脸:“好了,别哭了,别哭了,爷爷也疼你,哭个什么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瑾立即抹了眼泪:“干爷,孙子去伺候太子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吧,去吧。”方继藩挥挥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瑾刚要走几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想起什么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孙子,还是得好好教育一下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既然人家真有这心,自己也得拿出爷爷的样子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等等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瑾忙是驻足,小心翼翼的看着方继藩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诶声叹息道:“以后要庄重一点,好歹也是我孙子,你不要脸,我方继藩,还是有头有脸的人哪,以后和人说话,别老是往嘴里塞东西,丢人现眼哪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瑾沉默了很久,道:“这是有缘由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啥?”方继藩倒是有点懵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瑾道:“孙子也觉得不好,后来花了重金,请了算命的来算过,人说了,孙儿五行缺肉,要补,这是病,要治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见他说的认真,极怀疑这家伙,是将那该死的算命之人给收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索性一挥手:“滚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瑾嗖的一下,追着太子去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老半天,才回过神来,卧槽,这算命的宰客也太狠了一点吧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新宫已开始徐徐拔地而起。



        工程分为了五个阶段,而今,第一阶段,除了护城河以及大明宫的宫墙、角楼、城楼之外,便是一处大明殿和万寿园的主体建筑。



        匠人们在生员照着图纸的指导之下,先是将砖,砌出主体的框架,而后,便是倒入混凝土,这混凝土里,掺入柳条,很是牢固。



        混凝土的好处在于,它不易渗水,且坚固,当然,最重要的省钱。

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便是墙面的找平,刷漆、彩绘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大殿不需木质房梁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玩意太贵了,得先去云南等地找上好的木头,而后,要辗转运输而来,其中的花费,不下万两纹银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直接让人采用石柱,美好,简约,大方。



        里头的道路,先用碎石和夯土夯实,两边挖引水渠,引水渠上方,用缕空了的混凝土砖板上贴,道路,则直接用混凝土施工,在这混凝土之上,再刷上一层沥青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沥青一方面,是从煤炭中提炼出来一些,石油沥青一方面是石油开采不易,京师附近,更没有容易开采的石油。另外一方面,则是直接开采天然沥青。



        抹上了一层沥青直之后,再在这沥青之上,绘了红漆,红漆上则有万寿之类的图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刷红漆也是迫不得已,这时代,就好这一口,喜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园林里的小道,则用防腐木铺成,顺着混凝土的主干道,总会有各种小道,这京师的天气,干燥,因而,得有水,护城河的水,是从大运河引来的,再从护城河那儿引水,挖掘出了一个人工的湖泊,移植的树木,已经开始栽种了,这是屯田卫的看家本领,张信亲自捋着袖子,带着一干人来,利用佛朗机人的绘画方式,先和园林的匠人们沟通,最终,设计出了草图,哪个地方,布置什么花草,哪里需有什么树,且这树,还得名贵,要稀罕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乎,那黄金洲得来的树种,培植出的树,便派上了用场,这玩意,整个大明都没有,你说珍贵不珍贵,方继藩说造价多少,它就多少,不服气,你寻一棵来?



        不只如此,佛朗机人,也为这园林献计献策,他们根据佛朗机的风土人情,提出要在这道路两旁,也栽种树木,既可防风,又可增添几分隐私。



        工部的侍郎来此巡查,看过之后,尤其是踩在那防腐木上,虽四周还是光秃秃的,园林还未真正开始造起来,却也觉得,颇为稀罕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大明宫,因为方继藩,以至引发了不少人的关注。

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这样的败家子,天下少有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以往皇帝要修宫殿,那可是动用全天下的力量,可方继藩,居然一个人一手包办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有人还固执的认为,这工程,定是缩水,也有人认为,或许,这方都尉确实没缩水,只是有点傻而已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争论,甚嚣尘上了一阵,以至于,不少人,竟也跑来此,远远的观看。



        瞧见那无数的匠人忙碌,远处数里,许多为了大明宫修建所用的工坊也平地而起,甚至有烟囱,冒着白烟,第一种猜测,顿时不攻自破,原来真的不是缩水,是方继藩脑疾犯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大的工程,到底得花费多少钱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是……反正是方继藩掏银子,与别人,也没什么关系,除了大家心疼了一下方继藩的爹之外,还有对方都尉的儿子,表示了一下同情,却也无人,敢挑出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此时,满剌加国使臣,已至京师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满剌加国,早在几年之前,就已被佛朗机人击溃,而后,佛朗机人,取了满剌加国的印信,伪称自己为满剌加的使者,早在数月之前,便抵达了广州市舶司,请求入贡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支浩大的队伍,显然是有备而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带来了许多的贡品,便是希望,以满剌加国的身份,以朝贡的方式,和大明建立商贸往来,同时,打探大明帝国的虚实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使节团刚刚抵达了鸿胪寺下榻,而后,便递交了国书,等待着大明皇帝的音讯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使节们显得很不安分,他们并不愿老老实实的待在鸿胪寺里,不少的人,开始出现在京师的街坊,甚至有不少人,想尽办法,想去京营附近打探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既对这个东方帝国,露出了极强的好奇心,可与此同时,又希望借此,摸清大明的实力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,在宁波造船的王细作,却也被召到了京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西山镇国府,方继藩直接一把匕首放在了王细作面前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王细作吓尿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两年的造船工作,让他明白了一个事实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这大明,是有一个人,是不能招惹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把玩着手中的匕首,翘着脚,感慨道:“能说汉话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能。”王细作二话不说,点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在这里,过的好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托都尉的洪福。”王细作露出了谄媚的笑容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你叫王细作,知道这名儿什么意思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王细作一腔愤慨:“知道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,你知道不知道,我方继藩,是怎么对待细作的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王细作要哭了:“不……不知道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我一般喜欢阉了他们,然后再送他一百个女人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王细作忙道:“小人,小人改过了,小人现在为都尉造船,再无二心了,都尉不信,可以去问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