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七百九十九章:可怜的孙子

第七百九十九章:可怜的孙子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便感慨道:“这便好极了,本都尉是个忠厚实在的人,可谓是物以类聚吧,这身边,也大多都是忠厚的人。你若是能忠厚本分,本都尉怎么忍心加害你,不但如此,我还会重重的赏赐你,随便给你几万金,也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几万金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王细作眼睛都直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几万金哪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在葡萄牙,一枚金币,价值不菲,这几万枚不就是富可敌国吗?



        要发财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王细作相信,这个在宁波,被人称之为天下第一‘富’马爷,连大明皇帝的宫殿,都是他家造的,对于方继藩的财力,王细作没有一丁点的怀疑。



        似他这等来到新世界冒险之人,九死一生,无非就是求取财富罢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有这几万金,回到了佛朗机,那也定是富甲一方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忙是跪下磕头:“不知都尉想让我做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打了个哈哈:“小事儿,前些日子,不是来了个佛朗机使团吗。他们初来乍到,肯定茫茫然,你既是佛朗机人,又在大明生活了两年,对大明的风土人情,再清楚不过,又会汉话,只要愿意和他们打交道,他们定会倒履相迎。你懂我意思了吗?王……细作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王细作一呆,仿佛明白了点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语重心长道:“你得对得住自己的细作之名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王细作想了想:“明白,我明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大明的水土养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王细作呆了这么些日子,算是揣摩过来了,人,不能犯傻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便微笑道:“他们是使节,我大明不斩来使,断然不会为难他们。可你自己要想清楚,出了任何事,或者是……有什么你知道,我却不知道的东西,你可没有使节的身份,我方继藩行事,想来你也是知道的吧,去吧,好好干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王细作心里悲催,来时是佛朗机使节,现在,却成了大明细作,他再无疑虑,只好叩首:“是,小人告退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等这王细作一走,方继藩才背着手出了镇国府,远远眺望,却见朱厚照兴冲冲,抱了个人来,连衣衫都扯破了,气喘吁吁的模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竟没骑马,靠着两条腿飞快跑来的,远远看到方继藩,大叫道:“继藩,快来,快来,好东西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顿时乐了,忙是迎上去,刚要开口:“殿下好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呀字还没出口,方继藩的脸,顿时绿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的怀里,抱着一个孩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可以确定,是朱厚照自个儿生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孩子在朱厚照的怀里,眼睛露出来,显得很惶恐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见到方继藩,又忙将脑袋埋进朱厚照的怀里,有点怕生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觉得天旋地转,突然想挖个坑,把自己埋了,死了还干净一些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你这是想做啥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累得快瘫下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从紫禁城一路跑啊跑,跑到西山,足足两个多时辰,若不是他体力极好,怕早累死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拼命的喘着粗气,老半天,方才道:“本宫仔细想了想,不能让本宫的儿子,给那些狗东西给害了,让他们教授载墨读书,将来,十有八九,要变成父皇那样的呆子,所以,今儿,我让刘瑾去吸引了坤宁宫乳母和几个宦官的注意力,本宫一把将孩子抱了出来,这孩子,本宫自个儿教授他学问,不不不,想来想去,你来教,本宫交给你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方继藩额上,冷汗淋漓,他抑郁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家伙……为何就不消停一下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呀。”方继藩想起什么:“那刘瑾呢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才想起什么,瞪大眼睛看着方继藩,老半天,才期期艾艾的道:“没见他,可能已经被打死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极严重的事,皇孙被太子抱走,哪怕张皇后和陛下不打死太子,作为给太子放风以及帮凶的刘瑾,十有八九,也死定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忍不住涌出了悲呛:“我可怜的孙子啊,你死的好惨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心里悲痛到了极点,早知如此,那六七万两银子,就收下了,可自己怎么就会蠢到放长线钓大鱼,现在好了,线放长了,饵下了,鱼死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一听方继藩失声痛哭,方才一阵惶恐,竟不知该如何是好,只觉得可怕的事在发生,一下子从宫里的舒适怡然,转眼间颠沛流离,吓的竟将本能都忘了,方继藩这么一哭,激发了他的本能,他张嘴,露出小乳牙,似是蓄了力,接着呜哇一声,滔滔大哭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哭,别哭。”朱厚照忙是拍打怀里的朱载墨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绷住了脸,幽怨的眼神看着朱厚照:“殿下打算咋办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孩子留在西山,自己教。”朱厚照斩钉截铁,似下了天大的决心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抚摸额头:“可宫里,要不了多久,便会来人,怎么办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眯着眼:“这是本宫的儿子,与他们何干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认真的打量着朱厚照:“这不一样,傻子都知道,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筐里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啥意思?”朱厚照有点懵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觉得,以朱厚照的智商,自己的解释有点多余,只好叹口气:“太子殿下,真不希望皇孙读书,却在西山书院学习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想好了。”朱厚照咬牙切齿的道:“儿子若和父皇一般,我朱厚照毋宁死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吁了口气:“这第一件事,就是赶紧,得将公主殿下和方妃接来西山,正好,西山的别宫,已营建的差不多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当初朱厚照想住来西山,便有在西山营建宅院的想法,这已过去了一年多,宅院确实建好了,在半山上,很是幽静,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只有她们二人来,宫里才能放心一些些,否则,张皇后,非要急死不可。所以,现在得立即让方妃和公主殿下,让人收拾东西,搬家,正好,将正卿也接来。另一面呢,让她们立即入宫,去请罪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为啥请罪,我没有罪!”朱厚照气咻咻的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叹口气,道:“这请罪,代表她们是心理有数的人,能给张娘娘,一点安慰,至少让张娘娘知道,有她们在,总不会让太子殿下闹的太过,而且孩子也断不会出什么问题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似懂非懂的点点头:“然后呢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看着可怜的朱载墨,哭了老半天,声音都哑了,他爹似乎也没咋理睬他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朱载墨一见如此,似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以往只一张口,便有人来哄着的,今日太阳打西边出来,好可怕啊。索性,他不哭了,便阖目假寐,耳朵竖着,眼睛时不时微微张开,打量周遭的险恶环境,而后,又如做贼一般,忙将眼睛闭上,打着鼾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然后,便得让欧阳志出马,欧阳志得去劝一劝陛下,这等大事,一般人的话,陛下是不肯听的,可他一直认为,欧阳志是个稳重的人,他的话,会有道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再之后,等他们的气消了一些,太子再乖乖去求饶吧,要打要杀,悉听尊便,记得哭,哭的动听一些,就说想念儿子,成日都见不着,儿子不在身边,郁郁寡欢,说完便要大哭,娘娘是殿下的母亲,你说的感受,娘娘也是有的,如此,才能感同身受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最重要的是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似乎觉得很有道理,一听还有最重要的,忍不住眨眨眼:“还有啥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郑重其事:“最重要的是,别把我牵扯进来,我方继藩是无辜的,我做了什么孽?在这个过程之中,无人是抢人,是抱着孩子出来,还有这西山,都和我没有关系,我也是受害者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眯着眼:“不成,我们是一伙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立即大叫道:“那把孩子送走,我是清清白白的人,不和你做这等违法乱纪的事,我三观奇正,我心里只有皇上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便忙道:“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,就按这么办,听你的,老方,一切都听你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将孩子先放着,我去安排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一把将朱载墨塞给方继藩,方继藩是想拒绝的,感觉这不是孩子,是个炸弹,却还是将朱载墨接过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兴冲冲的道:“我去办了呀,你好好照顾着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便又气喘吁吁,大叫:“备马,备马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忍不住嘱咐:“殿下,若是刘瑾还活着,救救他,救救他啊,他还是……他是我孙子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大叫:“知道了,知道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人已上马,策马,风驰电掣一般,去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手里沉甸甸的,低头,看着朱载墨,朱载墨依旧在假寐,身子却微微在颤抖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叹了口气:“等你做了天子,第一件事,谨记着原谅你的父皇,千万别刨了他的陵,他只是傻而已,绝不是故意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人,来人啊,给我寻奶来,去将新宅收拾一下,赶紧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第二章送到,每天上课,下课就码字,辛苦,却快乐着,因为知道可爱的读者们还在等更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