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八百一十六章:为政以德(三更求月票!)

第八百一十六章:为政以德(三更求月票!)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急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年纪这么大的太皇太后,但凡有一丁点的闪失,可就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匆匆命人预备了御驾,当机立断,便带人出宫。

        浩浩荡荡的队伍,自大明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没跟着去,只是看着远去的队伍傻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预备要走,此时,远远的,却是刘健三人徐徐而来,方才陛下召唤他们来暖阁,走到了半途,又听说陛下居然出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啥意思?

        好端端的,出了啥事啊?

        刘健三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    便看到朱厚照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子殿下,陛下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:“没啥事,就是太皇太后身子偶有不适,父皇不放心,就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健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挤出了笑容:“这个,这个……应当的,是应当的,陛下至孝,臣等,钦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迁也点头:“不错,不错,是这个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能说啥?

        当今陛下,是看望自己祖母去的!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心急火燎,可哪怕是如此,也花了两个时辰,才赶到了大明宫的仁寿殿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儿,却见到的是太皇太后精神饱满。

        舒服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儿真正是四季如春,一丁点都感受不到身体的寒意,今早还泡了个澡,这温泉之水,泡过之后,竟还真是身子爽朗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这里的膳食,都是温先生亲手包办的,好吃,真香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太皇太后裹着衣,舒舒服服的躺在了露台上的躺椅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初春到了,露台之外,蝴蝶纷飞,昨夜还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,一夜之间,竟是盛放,这露台三面通光,都是大玻璃,脚下是瓷板,冒着丝丝温热,太皇太后吁了口气:“张氏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更比太皇太后晓得享受,她毕竟还年轻,这温泉浴池里,她足足泡了大半天的澡,不只如此呢,清早的时候,还有宦官去庭院里采了花,将这些花瓣,统统洒落在温泉水里,一泡,张皇后突然觉得,自己竟好像年轻了几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臣妾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……咱们的祖宗,为啥当初修紫禁城时,就不曾想到这些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笑吟吟道:“当初开国不久,文皇帝又是骑在马上的皇帝,哪里晓得,无非是让下头的臣子们规划罢了。可下头这些做官的,天天抱着一本圣贤书,他们哪里会想着,让咱们舒服哪。可方继藩不一样,方继藩他是自己人,他建这大明宫的本意,就是进孝,他的心思,自是让咱们,舒舒服服,您说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这个道理。”太皇太后笑吟吟道:“是这个道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两位娘娘,陛下来问安了。”有宦官匆匆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呀。”太皇太后要起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忙是起来,弯腰要搀扶起太皇太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弘治皇帝,却已疾步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一见到弘治皇帝道:“脱靴,脱靴,毯子踩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。”弘治皇帝脸一红,忙又折回去,脱了靴子,进来:“孙臣给祖母问安,祖母您老人家,身子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太皇太后笑吟吟的道:“好多了,舒服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皇帝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瞧你气喘吁吁的样子。”太皇太后一脸慈和:“你的事多,就不要费这个心了,这么远的路,来问什么安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孙臣心里终究放心不下。”弘治皇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摇摇头:“也罢,既来了,就别急着回去,先泡个澡,吃点东西,好好在此歇一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虚惊一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确实太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多时辰,哪怕是坐在了步撵上,摇摇晃晃,头也晕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去了乾宁宫,跑了个澡,吃了点东西,就坐在这乾宁宫的书房里,这里很舒服,可弘治皇帝心里又开始惦记着紫禁城:“萧伴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奴婢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不妨,你去一趟,将今日的奏疏送来,朕还是御览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遵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心里说,咱这一把老骨头诶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奏疏,到了半夜才送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在这亮堂的书房里看着,张皇后蹑手蹑脚进来,见他认真,不敢打扰。

        便轻轻的站在弘治皇帝身后,轻轻为他揉着肩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抬头,看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面带嫣红,竟是露出了女儿家才有的娇羞之态:“皇上,这儿,确实是修身养性的好地方,太皇太后住的舒服,一些旧病,竟也不见了。臣妾也觉得……极好。陛下这些年,身子一直不好,得养一养,歇一歇,不妨,在此都住一些时日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有些犹豫,这里……确实很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若再让他回到紫禁城那地方,他还真不习惯。

    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太皇太后在这儿,总不能请她老人家回去吧,自己孑身一人在紫禁城,心里放不下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颔首道:“那就住一些日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继续为弘治皇帝揉肩:“这便好了,权当,养一养身体,那些个国家大事,就暂时交给内阁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可不成。”弘治皇帝板着脸,一字一句道:“历来国君为政者,万万不可疏忽怠慢,一日失政,便如千里之堤毁于蚁穴,今日失政一日,明日再失政一日,那么这天下百姓而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张皇后还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又板着脸:“文武之道,布在方策。其人存,则其政举;其人亡,则其政息。人道敏政,地道敏树。夫政也者,蒲卢也。故为政在人,取人以身,修身以道,修道以仁。是以上梁不正下梁歪,为人君者,若是怠政,臣子们就会效仿,天下大乱,也就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觉得头痛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骤然想起,当初她嫁给还是太子的弘治皇帝,成为太子妃的时候,那一日,还是洞房花烛之夜,那时弘治皇帝还年轻,却也是这个样子,板着脸,和自己说了一夜的为君之道,还从头到尾,背诵了《论语》给自己听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候,年轻的弘治皇帝,也是这般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张皇后抿抿嘴,嫣然笑了,显然,现在的她,很擅长对付自己的丈夫:“陛下说的有理,既如此,臣妾就不多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次日清早,弘治皇帝依旧批阅奏疏,可随即,他提着笔杆子,却有心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犹豫。

        奏疏的票拟里,有几件事没有弄清楚,他倒想派人去内阁问一问,可问题在于,路途有些远哪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回去?

        似乎不好!

        太累了!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这里很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派人去问?

        又怕讲不清楚,到时让人白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……”弘治皇帝淡淡道:“召内阁三位学士来此,朕有事要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躬身:“遵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陛下口谕一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三人,哪里敢怠慢哪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忙是坐了轿子,到了大明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轿子走的更慢,花了两个半时辰,到了大明宫的时候,已到下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年纪大,下了轿子,便忍不住道:“诶哟,我的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坐就是两个半时辰,年轻人都未必受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东阳也一面蹒跚,一面轻捶着自己的腰,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,走吧,陛下想来等的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人匆匆去见了驾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问清楚了票拟的事,便抬头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显然累了,弘治皇帝体恤他们:“三位卿家,索性,就在这里的文渊阁里歇一歇吧,要不,就在这里票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刘健想了想,想说什么,可又觉得不妥,最后干脆的点点头:“老臣们遵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整个京师,都鸡飞狗跳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陛下在大明宫,三位内阁大学士,也在大明宫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数的奏疏,都送去了大明宫票拟和批红,可内阁大学士,可不是闭着眼睛票拟的,有些不明白的事,得赶紧让相关人等来询问。而一旦批红了的旨意,又需立即派相关人等去执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各部堂,还有大理寺、鸿胪寺、翰林院、都察院、顺天府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各个部堂,随时都有人来:“吏部尚书王公何在?奉文渊阁之命,有京察之事,还需细问,事情紧急,还请王公速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鳌有一种ri了狗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前天跟着圣驾去了大明宫,来回四五个时辰,他还觉得腰酸背痛,至今还难受呢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还去?

        是得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内阁那边在问,能怎么说?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坐了轿子,乖乖动身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马公,马公,内阁在问,兵部前日送往内阁的钱粮,似乎数目有些不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马文升刚刚从大明宫里回来,讨论了关于马政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气喘吁吁,累的不得了。可刚落脚不久,后脚,就有快马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脸发懵,瞪大了眼珠子,看着来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,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马公带着账目,委屈一下,去文渊阁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个文渊阁。”马文升其实是知道答案的,可他不甘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明宫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马文升的脸,绿了!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三章,继续求月票,今年最后一个月,非常非常需要月票,老虎爆更哪,求大家支持,你们自己说,要几更!

        战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