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八百一十七章:一夜暴富(第四章,求月票!)

第八百一十七章:一夜暴富(第四章,求月票!)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要跑断腿啊?

        马文升脸色惨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得,还得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二话不说,就出了兵部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有一副,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之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京中之官,真是受不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莫说是文臣,便连张懋都受不了。隔三差五要去见驾,还要去皇陵,马不停蹄,转的头晕。

        官不聊生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刘健三人还好一些,虽然不能回家,可文渊阁里,住的还算舒坦。只是其他人,却实在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时之间,坊间竟有了传言,说是朝廷有意,在大明宫附近,建衙署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关于此事,弘治皇帝已开始和刘健等人进行讨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的担心,是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大明宫花了这么多钱,以后能不住吗?

        何况,太皇太后还在此呢,未来许多年,自己怕都离不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是勤政的天子,不可能不问世事,可只要问,哪怕是一件事,都需内阁大臣随时来见驾,而内阁大臣要把事办成,就需要各部协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舒服的坐在奉天殿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喜欢这儿,暖和,舒服,景色好,最重要的是,明亮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纯金打造的御椅,相当上档次,突然之间,他也开始嫌弃,那紫禁城里的御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三人都在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和朱厚照也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看着弘治皇帝,弘治皇帝淡淡道:“建六部和各寺衙署之事,不可再让方继藩掏银子了,朕过意不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立即道:“陛下这是看不起儿臣哪,儿臣大不了,将西山的煤矿卖了,总能将银子筹措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也可怜巴巴的样子:“儿臣也可以卖……卖东宫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像看智障一样看着朱厚照,狗都不如的跟屁虫!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瞪了朱厚照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却是微微一笑,看向刘健:“刘卿家,这么着吧,营造之事,还是托方继藩来,各个衙署,如何营造,就让方继藩来主持,可银子呢,国库出一些,内帑也出一些,咱们一道儿,将事情办妥当了,你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健心里想,现在是怨声载道,皇帝既然离不开,还能咋样,只能委屈臣子们了,他点点头:“却不知需费多少钱粮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想了想:“这个,这个,暂时也算不清,不过,这么多的衙署,纹银百万以上,是要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健肉疼的很,看向李东阳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东阳苦笑:“臣来尽力张罗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愈发的舍不得离开这里了,这儿住得好,连身子都觉得好了,尤其是看到太皇太后对此满意,作为儿孙的,自是心情愉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这么办了。紫禁城已有百年,要修葺的地方,实在太多,现在,大明宫已营建,花费的银子,数百上千万,这么多银子,岂能糟蹋了。朕这便下旨,于大明宫规划,营建官署,以备眼下所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言而断之后,弘治皇帝便打算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少……自己未来的日子,都是赖在这大明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三人拜倒:“臣等……遵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那李东阳,突然察觉到了什么,若有所思,接着瞥了一眼方继藩和朱厚照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会吧,他们这么黑?是不是自己想的太深了,误会了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不是误会,到时私底下查一查,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乐了:“父皇只要肯出银子,肯定是物超所值,请父皇放心,将银子交给儿臣和方继藩,儿臣和方继藩,定当将这各处官署,修的跟皇宫一样,我们西山建业,修了大明宫,那可是响当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西山建业?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立即道:“不不不,绝不是修的和大明宫一般,肯定要比大明宫差的,这话太僭越了,太僭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起身,叹了口气道:“继藩啊,继藩,你给朕送了天大的礼,也给朕带来了一丁点的麻烦啊。朕没有责怪你的意思,这世上,总是有舍才有得,好啦,就这么办了。下旨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摩拳擦掌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方继藩,作为一个有良心的包工头,这官署交给我营造,那真是太好了,我方继藩绝不偷工减料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奉天殿里出来,方继藩和朱厚照二人结伴而出,朱厚照笑嘻嘻的道:“老方,甚是不是要发财了,是不是要发财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显得淡定:“殿下,别总是谈钱,太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激动的摸着自己的心口,蹦蹦跳跳道:“看来,要发财了,我一见你不谈钱,就晓得要发大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叹口气:“现在说发财,还早。我们现在谈的,是良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啥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咱们的西山建业啊,这建房子,关系着的是啥?是百姓们的福祉啊,若是房子没建好,今日漏水,明日掉瓦,你想想,咱们岂不是要遗臭万年?所以啊,现在别老是谈钱,把心思放在怎么精益求精上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小鸡啄米的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乔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钟鼓楼这儿其实不是什么好地段,可毕竟属于内城,一间两进两出的房子,房子有些破旧,进行了修补之后,才勉强像一点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王不仕这些年来,唯一一次高兴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带着自己的儿子王建业,二人在大门口,等着宾客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左等右等,居然没看到什么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令王不仕很是有些恼火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给面子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好歹也是翰林侍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要逼着下次老夫弹劾你们吗?

        今日乃是沐休,按理来说大家都有闲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气的呕血,气咻咻的回到了新宅的正堂。

        都好啊,自己买了个这么多好的房子,还只花了七八千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坐下,呷了口茶,王建业坐在一旁:“要不,儿子去打听打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王不仕阴沉着脸:“爱来不来,不能强人所难,不晓得的,还以为老夫多稀罕有人来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门子进来了:“老爷,老爷,那东城的刘东家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东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眯着眼,这个人,自己倒是很熟,当初王不仕要买房子,此前还看中了一个宅,便是这刘东家家里的,可惜,价钱没谈拢,对方咬死了说那里地段更好,要一万三千两,王不仕有些舍不得,也就没有联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选了现在这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刘东家,要来做啥?

        “请进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东家来了,一见到王不仕,忙是行礼:“见过王侍读,王侍读,近来可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面色缓和一些:“来,请坐下,无事不登三宝殿,却不知,刘东家,有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,大家实在是没有什么交情,王不仕甚至还看不起这个刘东家,若不是当初,看中了他家的房,甚至连话,都懒得和这样的人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笑吟吟的道:“小人来此,只是有一事想问问,不知王侍读,还对此前那房子,有兴趣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心里乐了,你有病吧,老夫都已买了新房了,当初是你自己咬死了一万三千五百两不卖的,等老夫房都买了,你还来问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他明显的感觉到,刘东家的面上,有几分焦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噢?刘东家,你那房啊,太贵了,当初老夫说一万一千两,便买,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刘东家立即道:“那就一万一千两,现在还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王不仕一脸怪异,当初这家伙态度坚决的很,怎么转眼之间就变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见王不仕不吭声,刘东家:“要不,一万两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见王不仕瞠目结舌,可刘东家却几乎要哭出来:“八千,八千两,可以立即成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过。当初一万三千五百两死不松口,现在八千?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我已买房了,我这房子,也近八千两。”王不仕心里遗憾,早知如此,当初这个价,买刘东家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刘东家却要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欲哭无泪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知,王不仕是不肯买了,只好叹了口气:“诶,那就算了吧,算了……王侍读,告辞……告辞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却觉得古怪:“且慢,出了什么事,你这样缺银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东家一脸沮丧的看了王不仕一眼:“不是缺,是天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变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侍读难道不知道,陛下去了大明宫?”刘东家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呀。”王不仕美滋滋的道:“那大明宫修的真是气派,老夫有幸去看了看……是那姓方的修的,这方继藩,历来有脑疾,这个家伙,真是无可救药,傻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逮着能骂方继藩的机会,王不仕绝不会有丝毫的犹豫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刘东家却像看傻子一般的看着王不仕:“那你又知不知道,陛下已下旨,要在大明宫左近,修筑衙署,圣旨,您看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了。”王不仕笑呵呵的道:“老夫乃是翰林侍读,怎么会没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东家也是服了这些翰林,真的对商业,一窍不通啊,脖子都被吊在树上了他还不知道怎么回事,美滋滋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四章,求月票,待会儿还有,不会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