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八百一十九章:摧枯拉朽(第一更求月票!)

第八百一十九章:摧枯拉朽(第一更求月票!)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西山书院,此前没有蒙学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西山书院,就是金字招牌哪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是官宦还是巨贾,都是最害怕,自己的子弟成为不肖子的,一旦子孙不肖,照样可能家道中落。

        据说西山书院教育格外的严厉,并不会比那些家传渊源极厚实的人家差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人们习惯了私教,似官宦人家,往往会请族中的尊长,或者是聘请专门的人,来教授自己的子弟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些年,西山书院,摧枯拉朽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寻常的私教,已经满地找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方继藩提出设立蒙学,许多人倒吸一口凉气,动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王不仕歪着头,心思也开始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朝着提问的王不仕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家伙……有点眼熟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方继藩眼熟的人太多,有太多太多的人认识方继藩,而方继藩却不认识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今日格外有耐心,若是往日,有人在边上叽叽喳喳,早就一巴掌抡了过去,今日却格外的有好脾气:“是极,是极,这西山蒙学,专门招收附近的子弟,我大胆的预测,数年之后,咱们这西山第一蒙学书院,将培养出无数栋梁之才。不只如此,我们不但要让人读四书,好使他们金榜题名。我们还将高薪聘请,佛朗机、大食等等外藩最顶级的博士,偶尔来给子弟们上一上课,开拓咱们的眼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,不好!”众人纷纷摇头:“请藩人会吓坏孩子,咱们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方继藩一呆,大家很激动嘛,自己险些忘了,这年月,请外教是要被打的,方继藩微笑:“开个玩笑,开个玩笑,来,来,来,大家请移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面走,后头呼啦啦的人便跟上,方继藩道:“这通天园,还将招募私人安保,巡视附近的街道,也就是说,大家不必另外聘请护院,绝对安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只如此,大家见着了吗?不久之后,我们还将规划一条商铺街……嗯,就在这儿,也不过是百步不到的距离,诸位,只要住在此,咱们退,可享受幽静,进,则可坐拥繁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此地,明日开始破土动工,明年年初,诸位便可乔迁。这通天园乃是天下第一豪宅,各位,各位,而今只有三百套,先到者,先得,要买的,赶紧去取签,咱们摇号兜售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美滋滋的大吼:“快去呀,快去呀,不然要迟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如做梦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瓷片的地板,什么防腐木铺的庭院,什么门前沥青大道,什么专享的地下水道,什么医院,什么学校,还有那什么落地大窗和暖气,什么附近国子监,大明宫不远,听着晕乎乎的,竟真动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前他们对宅院的理解,只是气派,脸面。竟想不到,一个宅子,竟有如此多的功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动心了,动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方继藩说只放出三百套,稀缺资源,于是四处张望,便见附近都是乌压压的人,整个人,竟好像下了降头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忍不住道:“且慢,且慢,价钱还没说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最讨厌这个时候,还来问价钱的,于是鼓着眼睛看那家伙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其他人都不乐意了:“是啊,是啊,说吧,一亩多少银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亩?”方继藩乐了:“不不不,咱们这地,不是论亩卖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是论亩卖?

        大家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按平方米,这666平方米,才是一亩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心底开始计算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此乃咱们西山建业兜售如此稀缺的大宅,为了酬谢诸位厚爱,这一平米,纹银一百五十两,先到先得了哪。这一百五十两,购置的,不只是地,还有这地下的排污、排水,是地下的暖气,是上头为皇家建造宫殿的匠人所造的庭院,我方继藩,良心做人,今日,是给予诸位巨大的优惠,迟了,可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只如此!”方继藩道:“为了使大家能买好房,西山钱庄正式推出房贷,利息低廉,进士功名者,可有二十年还贷优享,举人者,可贷十五年;寻常无功名者,可贷十年。若是家里有爵位的,我们正式推出,百年还贷计划。每年只需还贷数百两银子,这稀缺大宅,轻松入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人不服气了:“我们没功名,就只能贷十年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怒气冲冲看着那小子,其实这家伙方继藩认得,是王金元的朋友,请来凑数的,方继藩上前,扬起手就是给他一个耳刮子:“臭不要脸的东西,瞎叫唤什么,你能和进士们比?人家能做官,手底下,不知贪赃了多少银子,人家还得起贷,你能保证未来二十年,年年能还得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人忙捂着脸,火辣辣的疼,一脸委屈。

        对待客户,方继藩一向不会惯着的,该打就打,该骂就骂,咋地?

        其他如王不仕这样的人,脸顿时黑了,啥意思,啥意思来着,他们气鼓鼓的瞪着方继藩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才笑了笑:“原谅本都尉说话比较耿直,也不全然是说,大家都是赃官,我的意思是………诸位都是有本事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血口喷人,哼!”众人低声叫骂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这时手指着天穹:“诶呀,快看,天上好大的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便都抬头,却发现啥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他们恍惚之间,低下头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早已开始计算起来,自己在钟鼓楼买的宅子,是内城,五六亩地呢,也才八千多两银子。这儿一平就是一百五十两,一亩下来,岂不就是上万两银子,黑,真黑,这还是一大片荒地呢,就一个棚子,你方继藩一亩地,敢卖一万,你去抢?

        可……论起来,方才方继藩所描绘的蓝图,还真有动人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当真……如这般,西山的钱庄,还可贷款,噢,首付多少来着,一打听,只需两千两银子,这房子就属于自己了,其他时候,一月下来,也就还三十五两银子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数目……自己的俸禄虽不多,可在老家,却也是置了不少产的,以自己的身份,且自己儿子还是举人,将来前途远大,区区三十五两,岂不是跟塞牙缝一般?

        买,还是不买?

        往后陛下真到了大明宫,难道让自己住在内城?那将来,翰林院搬来了这儿,自己来回四五个时辰当值?

        又或者,在此租房?

        这么贵的房子,租房下来,只怕价格不菲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边上,有人窃窃私语:“据说这儿的地,都是方家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突然热血上涌,周遭都是窃窃私语的人,令他一下子有点发懵。

        做官的人,没一个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想要科举,不是谁都能负担的起这读书的费用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何江南多才子,难道真以为天生就比较聪明,无非是那儿乃是鱼米之乡,比较殷实,商业也发达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嘴皮子哆嗦,咬了咬牙:“建业,你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爹,干啥。”王建业上前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眯着眼:“我看,咱们得买一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爹,你真买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预感。”王不仕眼里,掠过了格外的精明之色:“不买,将来可能还得涨,你也不想想,这方继藩是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声音压的更低:“这附近的地都是他的,现在一亩地,都开价了一万两,其他的地,他还肯低卖吗?此人甚为狡猾,十之八九,宁可地荒芜着,也绝不肯兜售的,可你想想,大明宫就在此,皇帝便在这里,附近这么多的官署,文武百官,将来都得在此当值……买,咱们家是进士,有官身,首付两成,贷二十年,这贷款的利率,也不算高,还算过得去,我看,咱们再筹措一下,两千两银子不是拿不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爹您可想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便见一些商贾率先去取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看着那些商贾,心里冷笑,淡淡道:“跟着这些商贾,准没有错的,你去,取签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建业无奈,只好乖乖奉了父命,去棚子里抽签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抽签的人开始多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起初许多人还犹豫,可见有许多人开始抽,甚至有家大业大的,竟是一口气,直接拿下十亩大宅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大家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总共放出三百亩地,若是迟了,可就没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这房贷是最容易让人产生错觉的,明明一万两银子,这是可怕的数目,可只让他先付两千,这原本买不起的人,却一下子,买得起了,原本只有一百人有这买的资格,却在瞬间,让数千上万人,有了资格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背着手,懒得去看那些抢房子的人,抬着头,慢慢踱步,朱厚照忙是追上来:“老方,老方,咱们不如坐地起价,你瞧,一万两一亩,都有人抢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微笑:“殿下,不要着急,慢慢的来,我们要讲信用,信用,便是我方继藩的生命,我要用自己的生命来捍卫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一章送到,感谢新盟主愤怒的烤包子十万起点币的打赏,感谢盟主北凉绿蚁五万起点币的打赏,感谢wxy矮大紧同学五万起点币的打赏,还有很多很多打赏的朋友,就不一一列举了,省得大家说老虎凑字数,老虎是有良心的人,今天,咱们继续,努力爆更,求月票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