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八百二十章:以和为贵

第八百二十章:以和为贵

        这三百亩的宅邸,卖的极快,很快就兜售一空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一部分官员,需要自住,还有一些商贾,似乎也瞅准了商机。

        房子和房子,毕竟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如京师内城,同样一套房,可能是上千两银子,若是宅邸,占地七八亩的,上万两也是轻轻松松,可在外城,几十上百两,就能买个屋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原因无他,内城是稀缺的资源,有内城的城墙围着,卖一套少一套,你还不能嫌贵,毕竟里头规划的是齐齐整整,顺天府格外的照顾,因为内城,是断然不能出任何差错的,买了这里宅子的人,本身就非富即贵,人家不缺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外城呢,却是三教九流混杂而居,污水横流,龙蛇混杂,本就是平民的居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代,不只有贫富差距,还有贵贱的差距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这通天园三百亩地,对于不少商贾们而言,是一个巨大跃升自己地位的工具,想想看,住在这儿,与皇帝相伴,周遭都是衙门,安全。且左邻右舍,说不准就是某某官,这倒也罢了,自己虽有银子,可人家未必瞧得起啊,可将来,自个儿的子弟,也可以和官人们,在一个学堂里读书,这……是花银子能买的着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以至于起初还犹豫的人,手慢了几分,居然发现……兜售……一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买着的人,个个兴高采烈,激动的不得了,就仿佛捡着了便宜似得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便是签订契约,同时限定十日之内,交付首付,王不仕手里拿着契约,见身边有人遗憾,似乎嫌自己手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没抢到好的地段,他所买的这一亩地,距离未来规划的学堂有些距离,本有些遗憾,可回头一看,竟还有几个自己的同僚,在那儿捶胸跌足,一下子,心里舒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瞧瞧你们,就是没有眼光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哪里像我王不仕,哈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坐上了轿子,回家,赶紧筹措银子哪,还有自己在内城的宅子,怎么处置?

        看来,还是要处理掉,卖吧,卖吧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地方,简直就不是人住的地方,还是新宅好哪,哪怕新宅只有一亩,旧宅大的多,可上一次去大明宫,对于那落地玻璃,那地砖,那暖气,甚至是许多的小细节,王不仕都记忆犹新,倘若自己也住在这这种地方,美滋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听那棚子里的人说了,住了新宅之后,不需在府里置这么多的丫头、轿夫还有护院、门房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何呢,因为这通天园里,据闻会有专门的护院,是统一招募的,个个经受过操练,这样的话,家里也不需这么多下人,主人家自己住,再有两个丫头,一个婆子,一个门房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一家六七口,完全够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想,心里竟隐隐有了些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 坐在轿里,王不仕想着,想着,突然……一个可怕的念头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啥?

        方才我来这,是为了做啥的?

        好像是……来找方继藩拼命的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坐在轿里,捏着这地契,脑子有点懵,我是谁,我在哪儿,我要干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整个京师,几乎所有宅子,都在暴跌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内城,更是跌的可怕,内城之所以是内城,是因为内城围绕着大明的中枢,现在中枢没了,它和外城,就没有了任何的分别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一场巨大的暴跌之后,人们竟有了恐慌,争先恐后的卖宅子,街头巷尾,都在议论新城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筹措了两千两银子,交了首付,而后,便去了钱庄里办了按揭,从此,他已不再是大明的臣子,也光荣的成为了西山钱庄的臣子了,朝廷好歹还给自己发俸禄呢,他*的,从今往后,自个儿每月,都得给这西山钱庄送银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开始焦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糊涂啊,怎么就一下子,稀里糊涂,就把这命根子,都交给了别人了呢,现在好了,家底空了不说,还欠了一屁股的债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嘛,在情绪激昂之后,等冷静了,便开始变得顾虑重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他在翰林院文史馆里,也开始变得惆怅,好似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,浑身懒洋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第三日,他照旧去翰林院当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翰林院里,却像是炸开了锅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日七八个大人告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告假,告什么假。”王不仕看着前来禀告的书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书吏苦笑道:“据说都去了大明宫那儿,最新一期,紫金花园推出,五百亩,正在开售呢,大家这是闻风而动,都跑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书吏这么一说,一旁的翰林也纷纷凑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消息不够灵通,个个看着这老书吏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知道这事,只晓得大明宫外头在卖房。

        是的,荒地上卖房,那良心被狗吃了的东西!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一听,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    卧槽……姓方的他又卖。

        缺德不缺德,前几日还说稀缺房源,只有三百亩,今儿就有五百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心里咯噔的跳起来,是不是完了,是不是老夫这一万两,也砸手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的翰林七嘴八舌,有人冷笑:“呵……笑话,谁买那荒地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老书吏却是笑了:“听说啊,那紫金花园,距离国子监,有一千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千步,有够远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比通天园的地段还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开价就是一万二千两银子一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……”王不仕一愣,瞪着老书吏。

        一……一万二千两。

        边上有翰林酸溜溜的道:“呵,这样能卖出去,才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书吏苦笑:“卖得出去,听说,说是五百亩,可事实上,有三百亩,已经没了,真正让人抢得,也就两百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百亩,谁买了去?”不少人狐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内定的。”老书吏也在感慨,仿佛世道变了一般:“诸公有所不知,这上头……”他指了指房梁:“那些公侯们,甚至听说,还有内阁和六部的某公们,早就和驸马都尉商量好了的,他们不需去抢,直接就将最好的地段,给拿下了,多余的两百亩,才是给人抢购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脸色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万二千两一亩,还有人内定,剩下那些稀烂的,才让人去抢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听着,像抢大白菜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个年轻翰林咬牙切齿起来,忍不住骂:“这是官商勾结,狗官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虽也是官,此刻,骂的这个官,显然是那些身居高位者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脸一抽,却是一下子眩晕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天,就三天,比自己地段还差一些的宅子,就多了两千两银子了?

        那自己的宅子,岂不是转眼,价值在一万三千两以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儿,噗通噗通的跳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辈子吃过无数亏,栽过无数的跟头,却从没捡过这么大的便宜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早知如此,当初该咬咬牙,多买一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后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翰林,却一个个面色各异,有人道:“诶呀,我身子不适,想来旧疾复发了,我得告个假,回去养一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身子也不适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再没人有心思办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买不起,也想去看看,许多没买上的,心里竟滋生出一股子莫名的焦虑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,修书回乡,让家中父母兄弟卖一些地?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端起了茶盏,脑子里已开始有些乱了,要不要再买一亩,将来自己儿孙多了,指不定,不够住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银子从哪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老家已经榨干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旧宅……对,旧宅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诶呀!”王不仕一捂着肚子:“本官肚子疼……得告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大明宫外头,人头攒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被人围在了中间,下头是张牙舞爪的人,有巨贾,有官宦,有勋贵,众人愤怒的叫骂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嗓子都冒烟了,他站在了桌上,歇斯底里的大吼:“大家不要激动,不要激动,且听我说,我王金元对天起誓,咱们方都尉,绝对没有和上头的人勾结,断然没有,暗中让人先买。我们做买卖,讲究的是诚信,是公平、公正、公开!绝没有内阁和部堂里的人……大家不要吵、不要骂,不要激动。咱们有话好好说,大家伙儿,都是读过圣贤书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啪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是谁,踹了王金元一脚。

        护卫们一看,忙是拉扯着衣衫褴褛的王金元出了人群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气喘吁吁,浑身上下,许多淤青,嗓子都哑了。可外头,激动的人潮还是不肯离去,各种的痛骂不绝。

        跟着王金元来的,乃是杨彪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彪奉命来保护王金元,他捋起袖子,忍不住骂骂咧咧:“王东家,这可不成,这些家伙们闹的太厉害了,恩公早就说,对付他们不要客气,该打就打,卖他们一点儿房子,还惯着他们,咱们做买卖,不养这些狗东西的脾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彪气喘吁吁的呷了口凉茶,揉着自己的腰:“你也不要激动,这事儿,也不知是谁传出去的,罢了,罢了,不要动手,以和为贵,要以和为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二章送到,今天依然爆更,求月票,大家手里有月票,赶紧投吧,码字很辛苦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