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八百二十五章:人间渣滓

第八百二十五章:人间渣滓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这样的人,爆发出了可怕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一拥而上,围着这刘宽,就是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奉天殿,顿时混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大家都还在发懵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咋回事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本来还想跟着刘宽凑热闹的人,一切的念头,瞬间成空。

        上车的人和没上车的人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上车的人,看着那方继藩在大明宫挂起来的西山建业招牌,他们至多,也就吐几口口水,发发牢骚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上了车的人不同。西山建业若是敢将房子低了卖,他们就敢将西山建业砸了。倘若是有人想让陛下迁回紫禁城,造成新城变成废墟,这……就是天大的仇了,打死你都算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看的目瞪口呆,老半天反应不过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个斯文人,至多也就打过儿子,可似这般不堪的场面,他是见所未见,竟是脸色煞白了,吓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殿中殴斗的事,大明也不是没有发生过,土木堡之变之后,代宗皇帝临朝,愤怒的大臣们,直接对当时认为负有责任的王振党羽们动手,生生将人打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吓的那时还只是监国代宗皇帝,大气不敢出,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如今,这一幕却是重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宽被打的嗷嗷大叫,这拳头如雨点一般落下,立即大叫:“为何打我,为何打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到现在,许多人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见,虎躯一震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读史,也曾看过这一幕场景,谨身殿里打人的,或埋伏在宫门口,等仇人来了,一涌而出,高呼一声‘国朝百二十年,仗义死节、就在今日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读书人出身的官员,战斗力还是很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一个包工头,方继藩不喜欢喊打喊杀,死了一个人,就少了一茬韭菜啊,他热爱和平,热爱这个世界,热爱每一个可能将来要买宅子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体内流淌着的正义感,以及那对于生命热爱,使方继藩无法像其他臭不要脸的人一般,作壁上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激动!”方继藩一声大吼,冲了上去,拼命的拨开人群:“有什么话,好好说,怎可动手,不要打,不要打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拨开一个又一个人群,有时,甚至会有拳脚没收住,落在方继藩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点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家伙,也不全然是花拳绣腿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方继藩无怨无悔,他得救人!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打,不要打!”方继藩一把抱住一人,这人疯了一般,不断挣扎,方继藩居然发现,自己竟是把持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其他人才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得救人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然真要打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方都尉,倒是提醒了大家。

        还以为这家伙会冷眼旁观亦或者是落井下石呢,这小子挺有正义感嘛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忙是一拥而上,不断的拨开人群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抱着的一个老翰林,这老翰林竟有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气魄,一把将方继藩甩开,方继藩噗通一下,一屁股坐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疼……很疼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方继藩蹒跚着起来,大叫道:“赶紧啊,救人哪,要打死了。大家不要冲动了,同朝为官,哪怕各为其主,何至如此,都收收手吧,先冷静下来,好好说话,打人是不对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方继藩已一把抱住了满面狰狞,眼里血红的王不仕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像疯狗一般,他的乌纱帽,早就不知丢去了哪里,大袖子也被人扯破了,狼狈不堪的样子,可似乎到现在,还没有恢复冷静,扑哧扑哧的喘着粗气,他龇牙,不断的喘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将他扯住:“王侍读,王侍读,咱们有话好好说,为何要打人呢,大家都是体面人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却理不理方继藩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好在,有人了方继藩的提醒,众臣才将人分开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可怜的刘宽,鼻青脸肿,扑街一般,手撑着地,大口大口的在呕血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滩滩血在他的身下,浑身上下,没一处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宽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本以为自己仗义执言,面对的是黑恶势力,大不了得罪了方继藩,甚至可能遭到太子殿下的厌恶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他不怕,他自认自己是个有良心的人,这是在做对的事,他要仗义执言,他要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可最令他心疼的,却是……却是……对自己动拳脚,恨不得杀了自己的,竟是自己的同僚,和自己一样,都是大明的清流,是这些御史,是这些翰林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滔滔大哭:“为何要打……”噗……一口血,又喷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捶着自己心口,心疼的无法呼吸:“为何要打我啊,为何……我做错了什么。我做错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又是一口血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头的宦官吓呆了。这就是落地玻璃的坏处,这帘子卷开,以至于外头的宦官和禁卫,能亲眼看到这可怕的一幕,一个个人,汗毛竖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萧敬才醒悟过来:“快,快,将刘御史紧急送医,紧急送医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群宦官才麻溜的冲进来,抬起刘宽,刘宽还不甘心,眼角流水泊泊:“为什么呀……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宽被抬走了,走的不是很安详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奉天殿里,却是出奇的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王不仕这些人,还没有散去的戾气,他们气喘如牛,眼里还布满了血丝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在ri了狗之后,忍不住苦笑,要站出来,想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时候,王不仕四顾左右,脸上还是杀气腾腾,顾盼之间,隐有自雄之色,他厉声道:“还有谁,还有……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沉默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连刘健都乖乖的住了嘴。

        碰到这种人,你真的……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大臣,个个瞠目结舌,什么都脾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大吼:“还有谁似这奸贼刘宽这般,不忠不孝,似他这般,狼心狗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显得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台词,明明该是我方继藩的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自己才是京师一霸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转眼之间,自己成了老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所爆发出来的气势,连方继藩心里都在打鼓,卧槽,明天赶紧房价网上拉一拉,可千万别惹王大爷不高兴,不然到时,自己连死字都不知该怎么写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已是吓的脸色苍白,竟是说不出话来。他一脸无语,猛地想到,方继藩曾说过,陛下放心,这事儿…三五日之内,就会被狠狠压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事……竟还真压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问题在于,这个压得过程,自己的心肝,有点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    莫非……是方继藩勾结了这王不仕这些人?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狐疑的看了萧敬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这东厂厂公,本也是人见人怕的角色,可如今,也是脸色煞白,做了缩头乌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见弘治皇帝朝自己看来,萧敬和弘治皇帝相伴日久,只一个眼神,就领会了弘治皇帝的意图,而后,萧敬苦笑,朝弘治皇帝悄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绝没有,方继藩肯定没有和他们勾搭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完全可以用人头作保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可不敢说颠倒黑白,方继藩是什么人,那可是王不仕不共戴天的仇人啊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间渣滓王不仕的名号,至今还广为流传,都是拜方继藩所赐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永远都不会原谅这个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况,参与的人一百个大臣,那也有七八十人,这么多人,居然清流居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这也好理解。清流相对而言比较穷,他们能咬着牙买个新宅,本就已是砸锅卖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和那些高高在上,手握权柄的人不同,他们虽也利益相关,可还不至于因为亏了血本,直接原地爆炸。

        清流们,可一向和方继藩不太对付的啊,你要说方继藩和他们勾结。那还不如说我萧敬没有脱离低级趣味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王不仕拜倒。

        后头,数十上百人纷纷拜倒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一干人开始嚎嚎大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啊,那刘宽,猪狗不如哪!”王不仕声音中有疲惫,有嘶哑,有愤怒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此人貌似忠良,实则大奸大恶!”有人附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的人,真是恶心,看着他就吃不下饭!”有人呸了一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世上竟有如此奸贼,居然要阻止陛下进孝,臣等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啊,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百善孝为先,陛下为天下人立下了榜样,臣等欣慰不已,谁料这该死的刘宽,哗众取宠,这不堪为人的狗东西,竟还敢大放厥词,陛下万万不可受他误导。紫禁城残破不堪,年年都需修葺,所费钱粮,无以数计,陛下住在那里,也是不胜其扰,太皇太后更是因此而体弱多病,而这刘宽,为了一己私欲,他说的是什么话,这是臣子该说的话吗?臣等看不下去了啊。”有人捶胸跌足,宛如心痛的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等为陛下锄奸,若陛下认为臣等不该如此,臣等愿受陛下处罚,恳请陛下治臣之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千错万错,皆错在身,请陛下治罪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跪了一地的臣子……乌压压的人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……张口欲言,可嘴唇嚅嗫了一下,竟不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的臣子,纷纷看着弘治皇帝,静候弘治皇帝的裁决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该怎么裁决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