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八百二十七章:神童

第八百二十七章:神童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现在学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少爷交代的任何事,都是天大的事,得赶紧着去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收了图纸,二话不说,自去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则收了懒腰。

        数银子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新的楼盘开盘,几乎就是黄金万两,到了后来,数都懒得数了,太累,糟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有这时间,不如多去睡睡觉,这才是千金不换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那交代下去的图纸,嗯……等他们造出来……再说吧!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相信这些匠人们,在有了图纸的指引之下,一定会发出无穷的创造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就是这样的人,他总愿意相信别人,而被他相信的人,也往往能为此而创造奇迹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正因为,生命之中,总会有无数的惊喜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如方继藩所言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乎各个作坊的主要总匠师们,现在都围着一个图纸,开始认真的琢磨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能成为一个工坊的宗师级别人物,那自是身经百战,非比寻常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的生活,是极舒适的,一年下来,至少数百两银子到手,到了工坊里,什么匠人、学徒,个个都将自己当爹一样看待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图纸,刘匠师眯着眼,却忍不住道:“如此高精度的东西,只恐不易生产啊,哪怕是当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到此处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一脸渗人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匠师心中一凛,嗷嗷叫道:“请王东家放心,请都尉放心,小人一定想尽办法,克服当下的困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他匠师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背着手,笑吟吟的道:“不要害怕,都尉也可能是开玩笑的,你们也知道,他爱开玩笑,他还是看重你们滴,大家尽心尽力就好,咱们大明,终究是有王法的地方嘛,看你们一个个苦瓜着脸,啥意思,这啥意思?咱们都尉,就这么可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怕,不可怕。”大家都摇头:“我们绝不怕方都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了,好好干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背着手,晃晃悠悠的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还得去卖房呢,何况,他和方继藩一样,也都很相信这些匠人,会坚决排除万难,无论制造上有任何的难题,都会搜肠刮肚,也定会想出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真是一群可爱的人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过了几日,房价渐渐开始有了上扬的趋势,绝大多数人,开始吃了这定心丸之后,便开始肆无忌惮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此前还有犹豫的人,在经历了最新的价格到达一万三千两之后,便开始蜂拥而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过一些日子,便是弘治皇帝的生辰,方继藩不敢怠慢,正张罗着礼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西山,方正卿已开始学步了,后头,永远跟着一个老嬷嬷,方正卿则扶着一个有轮子的小车,饶有兴趣的学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相比于方正卿,朱载墨却是惨了很多,大清早,他便被自己的爹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带着三岁不到的他,居然去……骑马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将他固定在马背上,而后自己坐在后头,鞭子一扬,啪的一下,受惊的马儿顿时撒开了蹄子,开始狂奔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的脸吓绿了,在马背上嗷嗷叫,滔滔大哭,可无论怎么哭,他还是在马上飞驰,好可怕,好可怕,好可怕啊……他继续哭,可没人理他,最终他似乎接受了现实,便瞪大了眼睛,眼里瞳孔不断收缩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,马停了,朱厚照先下马,再将固定了朱载墨的绳子解下,将他抱下来,忍不住对他左亲亲,右亲亲,夸赞道:“好儿子,有乃父之风,见你如此,我这做爹的也就放心了,好啦,去玩吧,让刘杰那个小子,教你读书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下了地,觉得地上是软绵绵的,两腿轻浮,走起出来,晃啊晃,像跛脚的鸭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苦着嘴,眼里夺眶的泪水要飚出来,红红的,却没有哭,任一个宦官牵着,寻到了方继藩,一头扎进了方继藩的怀里:“舅舅好,舅舅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忍不住慈爱的摸摸他的头,真是个乖孩子啊,这孩子和自己亲,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轻轻抚他的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闲来无事:“来,今日教你一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牵着他到了书斋,书斋里,琳琅满目的都是书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早预备好了一套连环画,一页页的翻给他看:“你看,这是交趾,交趾的人,脑袋上都戴着斗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睁大眼睛,看的极认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很珍惜任何不被折腾的日子,他看着图画中各种装束的人,小手指了指一旁的舆图:“这里是哪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是佛朗机。”方继藩道:“具体而言,这叫英吉利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忍不住道:“英吉利国,是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耐心道:“总之很远很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忍不住道:“他们不是我大明的藩臣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摇头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何他们不是藩臣啊。”朱载墨好奇的道:“刘师傅说,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他们坏了规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便垂头丧气起来:“舅舅,我很操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啥?”方继藩有点懵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左看看、右看看:“我的父亲,望之不似人君……他们都说,我……我将来要做天子,可是我想……我想,等到我长大的时候,我爹,已经做了亡国之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方继藩忍不住道:“这听谁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绷着脸,努力回想了很久:“我自己想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姓朱的果然都特么的开挂的,难怪这朱载墨脑子这么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感慨道:“事情没有这么严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便笑起来,双手抓住方继藩的手掌:“可是舅舅,我现在更操心了,前日,我被刘师傅带着,去河对岸的玩儿,认识了一个和我一样的朋友……他叫……狗子,他真是可怜极了,脏兮兮、臭烘烘的,一脸的煤灰,他说他爹是在山上挖矿的……我见他的毛衣,都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皱着眉,小鼻子皱了起来:“为何他不能和我一样,穿着新衣,每日都有好吃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方继藩有点回答不出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叹了口气:“我听王师傅讲解,说是皇帝乃是上天之子,那我……理应是上天的曾孙,可我又在想,先皇帝们,若也是上天之子,这么说,先皇帝和皇帝都是上天的儿子,难道他们都是兄弟,可又不对,明明皇帝总是喊先皇帝们是祖宗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开始歪着脖子,对呀,自己为何没有想到呢,他皱着眉,低头沉吟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道:“还有那个狗子,他是矿工之子,他告诉我,他以后也会做一个矿工,我便在想,好舅舅,矿工一定很无趣,他为何还想着也要做一个矿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……”方继藩又语塞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垂头丧气道:“长大了的人,却没有一个人去想明白这些道理,却个个都自以为自己什么都懂,这些问题,很难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深深的看了朱载墨一眼,将连环画合上,看来这连环画,已经不适合用来给朱载墨看了,方继藩将他抱在膝盖上:“因为道理很简单,人人都知道,这里头,有许许多多的问题,可会思考的人,却会忽略这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呀?”朱载墨一脸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想了想:“因为只有忽略这些,会提出这些问题的人,才会心安理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似懂非懂,他皱眉:“假使我的父亲是矿工,我自然不会去追寻这些答案,因为我已无暇去多想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又道:“可却因为我是龙孙,所以,固然我每日都闲极无聊,都会读书,都会冒出无数的疑问,可我却不该去想这些问题,因为他们本该和我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说话的时候,磕磕巴巴的,可是条理很清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对了。”方继藩想了想:“所谓君子劳心、小人劳力,是故劳心者治人,劳力者治于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皱起了小眉毛:“他们甘愿如此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想来是不甘愿的。”朱载墨道:“所以,所谓的治人,其实就是使他们臣服,用一切的手段,就如父亲养马一般,不听话就鞭挞它们,若是它们肯听话,就多喂它们一些马料。可是马太多了,所以需要寻一些马倌来帮着。噢,我明白了,原来……这便是好舅舅和刘师傅常常挂在嘴边的帝王心术……你们绕了这样大的弯子,原来想说的,却是世间最残忍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方继藩已经不想跟这个熊孩子折腾了:“皇孙饿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皱眉:“这也是帝王心术,当好舅舅已经无法回答问题了,对付聪明和提出质疑的人,便用吃的来堵住他的嘴,这叫诏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方继藩想了想,大方承认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便如小大人一般,背着手,道:“好,我现在接受招安,我要吃温师傅的八宝羹,一定要放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吃糖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不接受招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吃!”你大爷!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章写的好卡,要重新思考一下,安排剧情了,做功课去。